“哦,说的是禁锢水晶。”

萧帅闻言,随意指了指侧面一个紧闭的殿门:“里面有很多,需要多少自己拿。”

徐逸快步而去,轻轻一推就推开了殿门。

下一秒,他就看到了无数的封印水晶,一簇一簇,跟花朵一样绽放。

徐逸立刻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曾经白衣用蛇皮缝制的口袋,伸手一拜,就将一块块封印水晶掰了下来,放进口袋里,装了千斤。

萧帅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们这个世界的武道发展确实太慢了,连储物空间道具都没有吗?”

徐逸并不觉得低人一等,淡淡道:“龙陆已知最强者,就只是神藏境,神藏境强者也就只能初步运用时空力量,还找不到什么东西来承载时空的力量。”

萧帅就笑,指着那些封印晶石道:“这不就是?”

徐逸浑身一震。

“这些晶石,连时空的力量都能封印?”

“当然,不然以为这块冰晶怎么封得住我?我在这里面都不知道多久了,时间、空间的力量都无法存在,所以我依旧是这副模样,也能永恒存在,事实上,我才二十岁!二十岁有木有?小小年纪就承担了我这个年纪不该承担的压力,我也很绝望啊……”

徐逸沉默良久:“那个魔帝,为什么要把封印在这里?”

家里的甜蜜女佣人

“我那个专门坑儿子的老爹请他这么做的。”

萧帅捂脸抓头,叹息道:“说是我太耐不住寂寞,心性还要磨砺,结果就成这样了。”

徐逸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哪个父亲会忍心把自己的儿子囚禁无尽岁月?

咔咔咔……

突然间,杂乱的气息肆虐,引动阵阵狂风。

三双目光立刻汇聚到白玄机身上。

“八品超凡境……”

徐逸和白衣忍不住咋舌。

龙陆上的修炼是没有捷径可以走的,除了安心积累之外,几乎别无他途。

徐逸等人能够在龙渊内的兽灵神殿里实力暴涨,那是因为得到了兽族皇者的传承。

而这种机缘,是无法复制的。

又如裘雨旋,被王逢源弄成恶念的化身,汇聚天下至极的恶,实力突飞猛进,同样是不可复制的。

白玄机仅仅依靠修炼一门功法,就瞬间突破五个品级,从三品超凡境跨入八品境界,在龙陆上几乎是不可能的。

“才五个品级啊……”

萧帅竟然还不满意,略显得失望的道:“天赋果然是很重要的东西,白玄机未来成就也就到神藏境了。”

徐逸和白衣一时间竟有些无话可说。

“们也别觉得我在夸大其词。”

萧帅道:“每个世界的科技和武道发展历程不同,如果们这算是乡村的话,现在的地球已经是国际化都市那种程度了,不过地球也是从乡村走过来的就是了,我给白玄机的修炼功法,叫做屠神诀,在无尽久远的太古之前,是一个名为厄族的强大种族九大极致功法之一。”

“厄族非常强大,厄族的老祖宗是天生的超脱者,这么说应该会明白吧?其实我也有厄族血脉,因为我老爹也有,我奶奶就是正宗的厄族人……”

或许真的是太久太久没跟人说过话,被封印的孤独让萧帅成了话痨。

这其中牵扯到很多惊人的秘密,不过萧帅可能是觉得跟这三个土著说什么秘密都没关系,反正他们的层次也接触不到。

徐逸仔细听着,将每一个字都深深记在了脑海。

现在的萧帅和徐逸都不知道,在久远的未来,因为萧帅的这番话,徐逸才躲过了一场生死大劫。

无论萧帅怎么想,白玄机自己是万分满足的。

失去的一切,他都可以再度拿回,屠神诀就是他的底气。

看着眼前三人各有不同的提升,萧帅悻悻的挥了挥手:“如果我能出来的话,们的实力又怎么会只有这么一丁点的进步?算了算了,现在我也没什么能帮到们的,走吧,等们足够强大的时候,再来帮我脱困。”

“谢谢。”

徐逸三人衷心道谢。

这个神秘的萧帅,给予了他们一场机缘。

虽然是有条件的。

可无论换做任何人,都不会舍得错过这场机缘吧?

萧帅又叹了口气:“很纠结,我有些想让们留下来陪我聊天,但这样的话们的实力提升又会很缓慢,小爷我被囚禁的时间就越长……阿西吧,算了算了,们走吧。”

“萧少,我可以留下。”

白玄机突然开口。

萧帅愣了一下,徐逸和白衣也都怔怔看向白玄机。

白玄机正色道:“我的天赋不行,实力提升也有限,哪怕我晋入神藏境,也破不开封印您的冰晶,不如就留在这里陪聊天解闷,我们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很有趣的事情,我都可以讲给听。”

其实这个念头也是白玄机突然升起的。

“留在这里可是很孤独的,确定?”萧帅问道。

白玄机吸了口气,重重点头:“确定。”

“啊哈哈哈……”

萧帅怪笑起来,看向白玄机的目光里第一次带上一抹赞许:“好,虽然天资不行,但情商不低,既然如此,小爷就收做第一个随从了,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人,放心,小爷脱困后,带离开这里,总有办法提升的天资,别的不说,起码让达到至尊境,拥有万年寿命……”

白玄机没等萧帅说完,直接单膝跪地:“白玄机见过萧帅。”

茫茫冰原,一片纯白。

两道身影从扭曲的虚空里走出,安然落地。

寒风呼啸如刀。

两人静默了良久,彼此对视。

白衣道:“白玄机的选择是对的。”

徐逸点头:“这世界,太大了……区区一个神国帝君的位置,确实无法与万年寿命相提并论。”

突然,白衣脸上露出古怪之色:“不见了。”

徐逸脸色也有些凝重:“是不见了。”

在二人的感应里,秘境消失了,消失得很自然,很干脆,很彻底。

毫无踪迹。

白衣眼神有些恍惚:“神秘的宫殿,神秘的圣寒宫,神秘的萧帅……难道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只是超出了我们的认知罢了。”

徐逸沉默良久,牵住白衣的手,目光看向远方:“不急,慢慢走着,我们的未来,似乎因为萧帅的出现,变得越来越精彩。”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