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证卷交易市场,建立于1771年,这个年代是东欧最大的股票交易中心,汇集了来自欧洲各地的投资商。

1850年6月11日早上六点钟,维也纳证卷交易市场,这个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能够让股民们早早过来排队的,自然是发生了大事件。奥地利最大的铁路公司——奥地利联邦铁路运营集团,今天在这里上市了。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酝酿,铁路股的概念早就被炒热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朝阳行业,能够给他们带来丰厚的回报。

一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下了马车,看着排队的人群咒骂道:“该死,今天怎么这么多人,难道是赶着去Geh schei?en!”(吃屎么)

他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人们的怒目相视,维持秩序的青年警察走了过来,不满的说道:“先生,请注意素质,这里是高档场所,禁止使用脏话。”

华服男子乖乖的闭嘴了,他知道如果在继续下去,没准一个扰乱公共场所治安的罪名就下来了。

平常的时候无所谓,大不了警察局里面走一趟,骂几句脏话而已,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罪,交一笔罚款就完事了。

可是今天不行,打新股向来都是股民门的最爱,何况还是潜力无穷的铁路股,要是错过了今天,再想要买就不在是一个价位了。

看他的反应,青年警察满意的离开了。

来这里排队的都不会是什么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都直接进入楼上的贵宾交易室了。

维也纳最不缺的就是权贵,不要看这些不起眼的小警员,没准就是某个贵族家族的旁支。

爱笑穿着白衬衫的美女秋初写真

这一点其实看气质就明白了,暴发户和贵族站在一起都是格格不入,一眼都可以区分开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八点钟交易大厅的门准时打开了,尽管大家很着急,却没有急着涌入。

在这里规矩很重要,看看前面站成一排的警察,大家还不想被请去警察局喝茶。要是因此错过了交易时间,那就只有哭了。

这个年代没有互联网,没有电子显示器,甚至连电都没有通,所有的交易部都靠人工进行。

一个个大黑板,工作人员们在上面书写着数据。股民们就看着上面的数据,决定是否要去交易员处登记交易。

这个时候,一名股票交易所的管理人员走了出来,高声吼道:“奥地利联邦铁路运营集团今天在维也纳证卷交易市场上市了,公司总估值为:1亿盾。

一共对外发行三百万股,占总股本的百分之三十,每股发行价为十盾,计划对外募集资金三千万盾,欢迎感兴趣们的朋友速来抢购。”

他的话音刚落,紧接着又有工作人员在人群中重复,尽可能的让每一个人都了解这个信息。

没有办法,这个年代通讯就是靠吼,要是嗓门不够大,还真吃不了这碗饭。

……

交易已经开始了,虽然说对外发行三百万股,可是证卷交易所流通的肯定没有那么多股,银行、证卷公司都提前认购了一部分。

这也是抬升股价的最常见方式,要是流通量太大,市场饱和了,就算是优质股同样也会血崩。

关注股价的人很多,这关系到大家的投资,奥地利联邦铁路运营集团的股价,将直接决定大家的收益。

就连弗朗茨也非常重视这次上市,如果联邦铁路股票一飞冲天,那么奥地利接下来大铁路建设就不用愁了,靠资本市场就可以解决资金缺口。

只要把铁路都修起来了,铁路公司的效益好坏,就和弗朗茨没有关系了。

经营不下去?没有关系,奥地利政府不介意兜底接盘的。

大不了到时候出台一条法令,铁路公司无法保障正常运营的,就收归国有。反正不赚钱的铁路,也就是废铁价回购。

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和企业判断价值的标准是完不一样的。

对政府来说,铁路可以不赚钱,只要便捷的交通会带动其它行业的发展,这些行业上缴的税款同样属于利润。

还有政治、军事等方面的收益,同样要被计算在内。这也是为什么到了后世很多铁路线亏的一塌糊涂,各国政府依然会拨款维持铁路的正常运营。

傍晚时分,美泉宫

“陛下,截止到今天下午收盘,奥地利联邦铁路运营集团股价增长百分之五十六,收盘价为每股15.6盾。”约翰-施特瓦激动的说道

毫无疑问,股市这种赚钱的买卖,作为奥地利影响力最大的皇家银行,怎么可能不插手呢?

比如说联邦铁路上市,别的先不说,光发行股票的手续费都是数十万盾,尽管这种大买卖是大家联手在做,分到手的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当然,手续费只是一笔小收入,真正的利润大头在于做庄家,这个年代的股市管理体系不完善,留给庄家的操作余地就更大了。

传统行业在金融市场的盘子早就被瓜分一空了,正常情况下大家是不会冒然越界的,不然今天你扫了我的盘子,明天我又砸了你的场子,谁都不要想好好的赚钱。

新兴产业就不同了,现在正是跑马圈地的时候,就算是金融大额面对突然杀进来的皇家银行也无能为力。

施特瓦也是在金融圈混的,知道这个所谓的规矩,实际上是先看后台,再看资本,最后看能耐。

皇家银行的资本肯定是没有办法和同行比的,操盘能力只是新丁也干不过老鸟,可是架不住后台大啊?

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就只能合作了。

作为第一次操盘,就遇到了股价飙涨无疑是一个好彩头,施特瓦自然兴奋了。

弗朗茨开玩笑说道:“你们做的不错,看来今年你们的年终奖有着落了。”

管理体系一旦建立,就不能够胡乱折腾,像那种想当然的随便发奖金,在弗朗茨这里是不可能出现的。

既然制定了规章制度,那就必须要按照规定来办。做出了什么样的业绩,就拿多少回报。

滥发奖金短期内大家是高兴了,可是时间长了就会发现破坏规矩容易,重新建立规矩难。

不是所有的项目都一样赚钱,有些项目是劳神费力,短期内还看不到回报,可是也需要有人做啊?

老板坏了规矩,给管理层带来的麻烦,无疑是巨大的,有的还根本就没有办法弥补。

……

铁路股票暴涨,和球经济有关系。自从1847年英国经济爆发,引爆1848年欧洲大革命后,世界经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衰退。

到了1850年,世界经济已经从危机当中走出来了,开始周期性增长,而奥地利的经济增长速度还在世界经济增长速度之上。

奥地利政府启动的大铁路计划,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地的资本,大量热钱的涌入自然造成了股价的暴涨。

对于这些资本弗朗茨向来都是来者不拒,钱是没有罪的,管他主人是谁呢?

就连有人从股东手中收购铁路公司的股票,他都假装没有看见,只要向政府交了税,这些都是合法行为。

这个年代奥地利政府可没有排斥外来资本的想法,在工业化的关键时刻,正需要大量的资本。

光利用本土的资本,谁知道完成工业化到那年去了?能够利用外来资本加快这个进度,弗朗茨是不可能拒绝的。

只要想想英国人投资美国铁路建设,从1848年到1858年就修了三万多公里,最后自然是赔的一塌糊涂。

要知道这个年代,美国人口才奥地利的三分之二,地广人稀到令人崩溃,从投资学角度上来说,奥地利的铁路明显更有经济价值。

能够分流一部分资金过来,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只不过弗朗茨还是低估了英国人的资本过剩程度。

作为最早完成工业化的国家,英国人利用这个时间差,从世界赚取了大量的利润,这些利润又转化为了现金涌入英国。

钱多了总是要用出去的,偏偏英国人的殖民地扩张还在进行中,各地的叛乱时有发生,投资殖民地的风险太大。

这些钱就在世界寻找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奥地利政府推出的大铁路计划,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只要稍稍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奥地利的人口密度比美国大十倍,自从奥地利政府完成改革后,国内的经济发展速度就走上快车道。

连远在大洋另一边的美国,英国资本家们都没有放过,近在欧洲的奥地利,自然不容放过了。

大量的热钱涌入,这些钱也不仅仅只是流向了铁路业。政府扶持的农产品加工业、制造业都受到了资本的热捧。

到了1850年的下半年,奥地利经济就呈现出了一种爆发式的增长,几乎各行各业都在野蛮增长。

这个年代,政府是很少直接插手市场的,大家还没有这个意识。

弗朗茨知道这样的经济发展是非常不健康的,如果不加以限制的话,要不了几年奥地利就要因为产能过剩,引发经济危机了。

要不要限制呢?这一刻弗朗茨犹豫了,经济危机带来的损失损失惨重,可是爆发式的经济增长,也带动了奥地利工业的大发展,增加了奥地利的国力。

这也是俗称中的莽一波,在短时间内疯狂的扩充产能,等到发展到了极限过后,就会发生经济危机。

由于了再三,弗朗茨还是决定等等看,反正这才开始爆发,距离产能过剩还早着呢?

世界经济危机才刚刚过去,短时间内不会再次爆发。既然危险还不会降临,那么在到达极限前政府再干预也来得及。

求订阅

承蒙大家的关照,这本书距离精品已经很近了,现在是均订是2916,还差最后84个均订,海月求订阅啦!!

没有订的,给个订;没有订阅的,给个订阅。

码字这么多年,海月都没有见过精品徽章涨什么样子,可怜、无助……

书友们帮帮忙,海月在这里谢谢啦!!

《神圣罗马帝国》求订阅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b>神圣罗马帝国</b>》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