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失礼了。”

宇智波富岳看着倒在桌上的茶杯,沉默了一会儿才勉强的笑了笑对宇智波启说道,只是这样的失态确实有些不应该。

宇智波鼬也有些吃惊,他可没想到自己那个看起来一直都无比沉稳的父亲,会露出这样失态的样子。

聪明的宇智波鼬没有说话,但是他却牢牢的记住了一个名字——宇智波斑,这个让自己父亲失态的人。

“启君,这个名字以后不要再说了。”宇智波富岳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哪里看到这个名字的,但是请不要在提了。”

“我明白了,族长。”宇智波启表面平静的点了点头,但是内心却也不由得感慨了一声。

宇智波斑的威慑力真的恐怖如斯啊!

哪怕他在这些人心理已经都是一个死人了,也没有人敢否认宇智波斑的强大。

在未来宇智波斑以秽土转生的姿态复活后,他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有多么的恐怖,也证明了记得他的人对他的恐惧是多么的正确。

宇智波启对宇智波斑心怀敬畏,但是现在他也不是那么怕,说不定这货都要断气了呢。

至于未来的话,宇智波启暂时不去想那么多,想要让自己变强是需要时间的。

他不是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如同开了外挂一样升级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

落叶飘零校服少女丛林写真

宇智波启很清楚自己不能和这两人相比,但是宇智波启也不算是没有自己的优势,他觉得自己未来就算再差也,应该能达到宇智波鼬的地步。

“继续吧,启君。”当宇智波鼬把茶重新沏好,宇智波富岳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好的族长。”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随后他接着说道:“自从那位忍者离开之后,祸根就已经埋下了吧?二代目火影的政策的一些政策看起来是针对所有的忍者家族,但实际上他的目的恐怕只有宇智波。”

“为什么这样说?”宇智波富岳喝了一口茶平静的问道。

“木叶警卫队。”宇智波启微微一笑:“二代火影设立的木叶警务部是一切根源,名义上把这个重要的部门交给了宇智波,但实际上却让宇智波一族担任惩治罪恶角色,并以监视罪犯为名,将警务部与监狱建在一起,如此一来便明目张胆的将宇智波一族赶到木叶忍村的角落”

说到这里,宇智波启停了下来并且开始观察宇智波富岳的表情。

并没有出乎宇智波启的预料,宇智波富岳看起来似乎依旧平静,虽然猜不透他的想法,但是这倒是让宇智波启点了点头。

这才符合一个族长该有的风度,而且宇智波富岳的沉默很显然是在告诉宇智波启继续说,不过宇智波启也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宇智波鼬似乎也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小小年纪就有着火影的思维?

宇智波启摇了摇头,看起来成熟其实异常的幼稚,祸不及家人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的家伙,宇智波启真的不喜欢这个小鬼。

仔细思索一下,宇智波启在组织自己接下来要怎么说,思来想去宇智波启觉得自己还是留一手比较好。

有些想法还是慢慢的抛出才是最吸引人的。

“这样做的目的想必族长也想得到吧?其实上一次族会我就感受得到恐怕有些族人都感受到了。”宇智波启想清楚后直接开口说道:“我猜想,二代目火影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宇智波,防止下一个‘那位忍者’出现时可以立刻进行应对,在他看来这样好更加完好的保护木叶。毕竟”

“我明白了,启君。”宇智波富岳大打断了宇智波启的话,他叹了口气说道:“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了。”

宇智波富岳自然明白了宇智波启的话,而且他也理解千手扉间为什么要这样做。

毕竟千手扉间与宇智波一族交战了很多年了,对宇智波一族非常了解,此外,千手扉间亲身经历了宇智波斑袭击木叶忍村事件。

虽然最终是千手柱间用尽力在终结谷大战将其击败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则是初代目火影的生命。

因此,千手扉间害怕宇智波一族中出现下一个宇智波斑危及到木叶忍村,必须时刻警惕。

毕竟,宇智波斑的实力太强了。

而且宇智波富岳还能猜到的,在二代火影严重宇智波一族是天生的邪恶一族,这种话他也没少听一些族老说过来,因为在宇智波一族仍然还存在着不少宇智波斑的追随者啊。

“启君今天话不要说出去。”宇智波富岳思索了一下,最后他认真的对着宇智波启说道。

“我明白了了,族长,这也只是我一些个人的猜想。”宇智波启点了点头。

开什么玩笑,这种话说出去找死吗?

他也就是在这里说说,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就像让宇智波鼬离开的原因。

当然,后来宇智波启琢磨到现在的宇智波鼬还小,给他内心里面留下一些种子何尝不可。

生不生根发不发芽宇智波启无所谓,他就是为了纯粹的恶心宇智波鼬。

如果未来宇智波鼬有实力并且接触到三代火影的时候,他能主动去问这些问题就有意思了。

“如果三代着急了把他干掉,那就有意思了,你是还手呢还是不还手呢?”宇智波启心理暗暗的想到:“当然,也有可能三代故作冷静然后询问他到底是谁说出来的,然后三代给他一波洗脑回头来找我吧?”

不管好坏,宇智波启都把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假如到时候自己计划成功了恐怕三代也只能自寻死路!

当然,计划失败宇智波启也无所谓,因为真的计划失败了宇智波启不是投诚了就是跑路了,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引火烧身。

看着宇智波富岳的态度,宇智波启感觉自己距离自己的计划可能又进一步了,毕竟这一次宇智波启展现出的政治头脑可是比上一次还要厉害的呢。

“启君。”就在宇智波启内心暗暗得意的时候,忽然宇智波富岳从沉思中醒了过来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是,族长。”宇智波启立刻低下头装出一副老实恭敬的样子。

“不需要在用这样的表情了,恐怕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失败者吧?”宇智波富岳叹了口气。

宇智波启内心很想说‘是的,而且你还是个冷血的神经病’。

不过宇智波启还没有膨胀到这个地步,他立刻摇了摇头:“不,族长,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请勿当真。”

“启君还真是够谨慎的啊。”宇智波富岳不在意的笑了笑,忽然他的神色变得严肃了一些:“不知道启君有没有当老师的想法?给一只雏鸟当老师?”

“”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