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裘恨天不相信徐逸还能继续施展。

但是,当他看到一连五道虚影迅雷一般袭来时,裘恨天心脏怦怦狂跳。

“剑御天下!”

裘恨天狂吼声中,神铸剑爆发出刺目的光芒,在裘恨天身前,形成了一堵如墙壁般的虚影。

墙上鳞片密布,宛如有生命一样,轻微跳动。

一道道恐怖的剑气纵横交错,任何胆敢冲上来的敌人,都会被绞杀成肉泥!

徐逸的攻击来了!

虚影撞击在那墙壁之上,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仿佛凭空消亡了一样。

但墙上的恐怖剑气,也瞬间消散了很多。

第二道虚影冲来时,剑气消弭殆尽。

第三道虚影直接冲撞到墙壁上,一道裂痕浮现,猩红之色,像是血肉之躯。

靓丽mm清晨户外休闲唯美写真

紧接着,第四道、第五道!

噗嗤!

裘恨天身前,墙壁虚影消散。

“哈哈哈哈!”

裘恨天狂笑,笑着笑着,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我王!”

西原众战士惊呼,三千战士煞气纠缠,在虚空上凝聚出一尊血色的猛虎。

阎亡等南疆五绝将,各自神色冷厉,随时准备出手。

“混账!没本王命令,谁敢插手?给我退散!”裘恨天怒吼。

瞬间,那刚刚凝聚而成的血色猛虎消散下去。

裘恨天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看向徐逸,脸上居然带着笑意:“徐牧天,你的牧天连枪,根本发不出五枪,强行发动,自寻死路!”

徐逸神色淡然,似乎轻松自在。

可是,他的嘴角,有一缕鲜血悄然流淌下来。

“我王!”红叶惊呼,当即准备上前。

徐逸伸手阻止,目光始终看着裘恨天:“这是本王与裘恨天之前的事情,任何人,不得插手!”

“我……”

阎亡伸手按住红叶的肩膀,深深看了眼徐逸,又看看裘恨天,低声道:“听王的话。”

红叶死咬嘴唇,后退一步。

“裘恨天,继续?”徐逸问。

“求之不得!青蟒剑气!”

裘恨天一步迈出,神铸剑高举头顶。

剑中青色丝线仿佛活了过来,蜿蜒直上,化为一条细小的青色蟒蛇。

瞬间,这蟒蛇迎风而涨,十丈身躯,盘旋在虚空上,看起来无比骇然。

紧接着,青蟒仰天嘶吼,身躯碎裂,化为无数青色剑气,朝着徐逸这里疯狂落下,如雨滴一般,密密麻麻,进行覆盖性攻击。

这一招要是出现在战场上,造成的杀伤力根本无法想象。

轰轰轰……

爆炸声此起彼伏,以徐逸为中心,方圆三十米内,升腾漫天尘埃。

这些尘埃缭绕如云雾,久久不散。

突然,一道身影从尘埃里冲了出来,携带强烈的威压,直奔裘恨天。

“绝武!金戈!腾云!诛灵!”

徐逸手持牧天枪,缓慢挥动,脚下步伐辗转,宛如在跳舞一样。

但实际上,却是以虚空为纸,以牧天枪为笔,在勾勒着什么。

“惊神枪法!”

裘恨天脸色大变,挥剑猛攻,不敢再给徐逸继续发挥的空间。

只是,徐逸长枪如龙,点点寒芒点缀其中,在阻挡裘恨天攻击的同时,依旧在空气里点出一道又一道寒芒。

裘恨天脸色难看到极致,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打断徐逸。

他干脆抽身而退,以神铸剑在身前画了一个大圆。

那神铸剑像是将虚空都切割开来一般,圆圈内变得一片漆黑,并且缓慢的开始了旋转。

“神铸空间,神圣无免!”

狂风,悄然而起,吹动了徐逸和裘恨天的衣袍。

万众瞩目之下,气氛紧张到极致。

双方都在憋大招,即将爆发的,将是极为罕见的惊天大战!

轰轰轰……

地面开始震颤,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地面钻出来。

黑洞旋转速度加快,有黑色的涟漪,从黑洞里扩散出来。

徐逸头发凌乱,身上战袍席卷,眼神锐利如刀,牧天枪点出最后一缕寒芒。

嗡!

无数寒芒之间,有丝线勾勒,一尊莫测的身影,手持大刀成型。

“惊神!”

徐逸大喝之中,虚幻身影手中的大刀,朝着裘恨天斩了下去。

它动作很慢,非常慢,慢得像是脚步蹒跚的老人!

可是,百米方圆内,空间陷落,地面石板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齑粉,被狠狠压下。

强大气流吹动,连阎亡等人,都被迫再退三十米!

狂风席卷了一切,令人窒息的威压,铺天盖地。

给人的感觉,那道虚幻身影,就是神祗降临!

怦怦……

怦怦……

裘恨天身前,黑洞传出怦怦之声,如心跳跳动。

每一次跳动,那黑色的涟漪就荡开一圈。

嘎吱嘎吱……

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出现了。

那黑色涟漪,蕴含瞬间摧毁生命的恐怖力量,正在与神祗虚影,进行激烈的对碰。

嗤嗤!

当大刀落下一分,裘恨天身上就出现一道伤痕,鲜血染红了他的战甲。

“噗!”

当黑色涟漪扩散一次,徐逸嘴里就不由得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白得吓人。

“呃啊!”

裘恨天的身上,短短两个呼吸,遍布伤痕,白色战甲已经彻底破碎,身上下鲜血淋漓,宛如被凌迟了一样。

而徐逸这里,鲜血吐出,脸色已经成了紫青色,如同中毒一般,看起来分外吓人。

轰!

骤然间,剧烈的爆炸声传遍,一朵像蘑菇一样的黑云升腾起来。

黑雾笼罩整个校场,所有人都看不到任何东西。

城墙上,候远钦大惊失色,连忙一挥手,有一架战机轰隆而至,狂暴气流向下冲刷。

黑雾被驱散时,所有人,呆若木鸡。

裘恨天单膝跪地,神铸剑已经没入地面,只剩下剑柄。

而他对面,徐逸战袍成了破布,摇摇欲坠,牧天枪钉在数百米外的城墙上,只剩下五分之一还露在外面。

二人之间,是一个百米方圆的大洞,深大三米!

这就是战神级强者拼尽一切爆发出来的战斗力?

简直不是人力能为!

“我王!”红叶眼眶通红,当即要朝徐逸跑去。

徐逸淡淡开口:“不准过来。”

另一边,裘恨天也同时呵退了两个想要跑来搀扶他的西原将领。

艰难站起身,裘恨天目光死死盯着徐逸:“这是本王与徐牧天的战斗,战斗还未结束!任何人不得干涉!”

徐逸咧嘴笑,鲜血从他嘴角滴落下去。

“没错,这是我们之间的战斗,谁也不能插手!”

徐逸往前迈出一步。

裘恨天也朝前迈出一步。

二人像是约好一般,跳进了漆黑滚烫的深坑,一步步的朝对方走去。

无论是西原的战士,还是阎亡等南疆五绝将,眼睛都是通红,血丝已经爬满。

双王之战,打到这种惨烈地步,却依旧还要继续!

不分生死,不愿停!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