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过吗?”夏挽沅倒好奇起来了,君时陵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去夜店的人,

“去过,以前做任务的时候去过,”所以他知道里面什么人都有,不放心夏挽沅自己出来玩,

“好吧,我穿这个是不是挺丑的?”夏挽沅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花衬衫,

“没有,你最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君时陵极其认真的说着,

听到君时陵的话,夏挽沅觉得好笑,她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给君时陵下了蛊了,不然他怎么这么痴迷自己,

——

薄晓一路踩着油门回家,车速飚的飞起,安娆在副驾驶上乖乖的坐着,充当一个沉默的吉祥物,

下了车,薄晓一副不想管安娆的样子大步的往家里走,安娆慢慢的走着,

“还不快点儿,电梯快没了,”见安娆磨磨蹭蹭的,薄晓停下脚步等着她,

见薄晓停着等她,安娆笑着跑了过去,

回到家,刚关上门,薄晓就要跟安娆秋后算账,“你真长本事了你,”

“老公,”安娆直接从后面抱住薄晓的腰,柔情似水的叫了一声,

清新单纯短发气质美女写真图片

“…….少来这套,”薄晓转过身,推开安娆的手,还要继续跟她说拐着夏挽沅去夜店的事,

“薄晓,我好喜欢你呀,”被薄晓推开,安娆立马又缠了回去,抱着薄晓的腰,仰着头,“你怎么这么帅,对我这么好,脾气也好,什么都好,”

“………..”看着安娆眼神中流露出的爱意,薄晓喉头滚了滚,“少来这套你,穿的跟个神经病似的,还学人家玩美人计?”

“哦,”安娆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有点丑,

但是,真的没用吗?她感受到薄晓的反应了哎,安娆脸红的抬起头,怀疑的看着薄晓,

薄晓此刻也很想骂人,谁能想到穿的跟个神经病一样的安娆,说两句好听的话,他就能石更呢?

“赶紧去把衣服换了,还有你身上那一股酒味,”薄晓推开安娆,逃也似的走进了卧室。

——

付家的别墅里,从阳台上传来阵阵叹息声,

“儿子,算妈求你了行吗?折腾了这么多年,但凡她要是有一点喜欢你,你妈我二话不说就去给你提亲,可是你也看到了,她对你根本就一点情义都没有,”

付太太看着日渐消瘦的儿子,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

当年付离在临毕业之际,突然改换专业,家里人不许,他便直接闹翻了自己出去闯荡,这么些年了,付家早就没了那些偏见,可是付离却始终在外飘荡,

好不容易回来了,却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她这当妈的看着实在心疼,

“妈,是我对不起你们,你不是给我安排了相亲的吗?在哪里,明天我去见吧。”付离神色淡淡的,仿佛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他的兴趣一样,

“好,妈给你安排,”终于等到付离松口了,付太太略微松了一口气,

付太太走后,付离一个人躺在阳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恍惚间,他还是那个刚毕业的活泼少年,与柳幸川唐茵一起租在小而破的公寓里,夏天没有空调,他们三个就是这样躺在阳台上纳凉看星星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时光,虽然累,但却单纯而真挚,看着看着,付离就这样躺在阳台上逐渐的睡了过去,

直到一阵手机铃响将他从睡梦中捞了出来,

付离拿过手机一看,顿时就坐了起来,

“喂,唐茵,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不出事的话,唐茵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付离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你在哪?”

“我在父母家,怎么了?”说着话,便起身去穿衣服,他担心唐茵出了什么事儿,

“我在我们以前住的地方,你过来吧,”

“好的,你等我,”付离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别墅,正准备睡觉的付太太一看他这阵仗就头疼,

“这又是去哪儿啊,大晚上的,”

“哼,他还能去哪,你觉得有谁能让他着急成这样的?”付离的父亲倒是很了解儿子,

“唉,孽缘啊,也不知道我们儿子什么时候才能结上婚,”付太太一想起付离的感情路就头疼,真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深夜街头无人,付离将车速开到最大,很快的就到了老公寓,

他敲了敲门,屋内有脚步声传来,门被打开,

“你没事吧?”付离关切地看向唐茵,然后就愣住了,唐茵本就长得好看,今天应该是特意打扮了一下,更显得美艳动人,

“进来吧,”唐茵打开了门,给付离让路,

“柳幸川又欺负你了吗?”通过唐茵的反应还有她这装束,付离一下子就联想到,唐茵可能是刚见完柳幸川回来,虽然心里钝疼钝疼的,但是付离还是忍不住的想问,柳幸川是不是欺负她了。

唐茵坐在沙发上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出问题了?还是其他的事情,你跟”付离说到一半,唐茵突然扑到了他怀里,

付离一下子就愣住了,“你怎么了?”

“付离,”唐茵开了口,

“你说,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解决,”付离想拍拍唐茵的背,又怕她误会自己,双手只能尴尬的放在半空,

“你抱抱我,”

唐茵的话让付离成功落下了手,付离伸手将唐茵抱紧,

就算是片刻的温暖,他也不想放过,

“你还喜欢我吗?”感受着付离强劲的心跳,唐茵笑了笑,

“喜欢,当然喜欢,一直都喜欢,”从十几年前初见就喜欢,这么多年,一直没变过,“你问这个是想?”

“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多个女朋友?”唐茵从付离怀里坐起来,那双明亮的眼睛里,这一次,真正的只装下了付离一个人。

“你再说一遍,”付离有点不敢相信,

“我说,你愿意多一个”唐茵还没说完,付离就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我愿意,我愿意死了,你根本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紧紧的抱着唐茵,付离只觉得整个怀抱都被她填满了,

感受到付离心中的喜悦,唐茵心里也高兴,

这些天她一直在思考,自己对付离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那天得知付离其实没有病之后,她心里第一感觉是解脱的,付离身体健康,她便觉得没有那么愧疚了,

然后她自己住到了这边,想起付离的瞬间越来越多,她觉得,在不愧疚的情况下,她也愿意给付离和她一个机会,

“阿茵,”刚才两人互诉衷肠后,付离便直接留了下来,现下共同睡在单人床上,显得有些拥挤,俩人只得紧紧的贴在一起才不会掉下去,

“嗯,”靠在付离怀里,唐茵觉得,自己正在跟过去和解,

“我真的很高兴,真的,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会不会明天早上起来发现是个梦?”付离到现在都有点害怕这是个梦境,

“那就先睡,明天早上起来再看”,这么多年了,唐茵终于又见到了付离孩子气的一面,心下很是感慨,

“好,晚安,阿茵,”付离低下头,想在唐茵脸上亲一下,但是想起唐茵经历过的那些噩梦,

付离想着,现在唐茵能不抗拒自己的接触就很好了,

“晚安,”唐茵不知道付离有那么多的想法,自顾睡了过去,

付离一整晚都处于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等到第二天天一亮,付离就睁开了眼睛,他往怀里一看,唐茵睡得正熟,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带着暖暖的温度,付离觉得他此时才真的是有了一些真实感,唐茵还没醒,付离却睡不着了,认真的端详起这个他爱了十几年的女人,

他看了没一会儿,外面就有人敲门,

付离拍了拍唐茵的背以示安慰,然后便下了床去开门,

“唐茵你喜欢吃”柳幸川拎着一堆早餐,兴冲冲的准备进门,却在看到穿着拖鞋,披着睡衣的付离时,生生停住了脚步。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