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江允儿被送上救护车,宴会里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尴尬的罗梓熙愤然起身离席,迅速地离开了宴会现场。

订婚宴会在继续。

那短暂的一幕很快就被人抛之脑后了,大家的话题又重新回归到了订婚仪式上的情侣。

沈默侧过头,难得地看到纪乔希的脸上闪过一丝快意的微笑。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笑得如此开心。

他的手伸到了她的腰际,手指稍带了几分力度,轻轻地一揽,她便是整个人都伏到了他的怀里。

“沈默,干嘛?”

“喝酒!”

他端起酒杯,眉头微扬。

纪乔希咬着唇看了沈默一眼,总感觉这男人的眼里藏着什么。

“沈先生,的计划好像要落空了,那女人似乎没有能够帮完成任务?”

游乐园甜美双马尾萝莉少女软妹写真图片

“嘿嘿,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要轻易下定论。”

纪乔希扬了扬眉,“好,喝酒!”

她手里的酒杯与他轻轻地相碰。

随后,便是一饮而尽。

酒宴继续。

“感激我吗?”

沈默突然贴近了她的耳际,在她的耳尖轻轻地咬着,声线低沉暧昧。

纪乔希装作听不懂,“我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不是想要的结果吗?”

纪乔希心中惊跳,她似乎隐隐明白过来,他话里暗指的是江允儿流产的事情……

江允儿倒霉,她自然是高兴的。

那堆积在心里的积郁也终于得到了释放。

不过,这些远远不够弥补她内心所受的伤痛。

“慢慢玩,我还有点事情先去忙。”

沈默喝了两杯酒,便起身离席了。

纪乔希侧过头,看到大门的另一端,有一个黑衣男人,在众人的族拥下走下台阶。

而沈默正是快步赶过去与他汇合。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男人正是秦烈。

这一群人很快就消失在迷茫的夜色之中了。

秦烈!

他没有跟叶绵绵在一起吗?

纪乔希脑海里这么闪过一个念头之后,很快就迷糊了。

或许是因为今晚上开心,她喝得有些多,原本开场时就喝了两杯,现在陪着沈默喝了两杯。

喝着便有些微熏了。

起身走了一趟洗手间,再回来的时候就有些分不清楚方向了。

昏暗的灯光下,耳际里是嘲杂的声音。

她每走一步都像踩在柔软的棉花上,嗯,不能再喝了。

打车回去吧!

她走出酒店,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马路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去这里……”

她拿起手机,给了一个地址。

其实原本想要回自己的家的,但是父母都不在,乔言也不在,她去了也会难受。

所以,她给的是沈默住所的地址。

等师傅应了一声之后,她便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车子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她然不知道。

只知道楼道里很昏暗,有人拿钥匙打开了门,扶着她走进来。

“慢点!”

进了屋,她便踢掉了鞋子,脚步有些不稳,她扶着墙壁靠了一会。

屋里没有开灯,只有外面的月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

她后背抵着墙壁上,看见男人的身影在屋子里忙碌着,弯着腰收拾着她踢掉的鞋子,又给她拿来了一双拖鞋。

他架着她的肩膀,扶着她在椅子上面坐下来。

她就像一只小懒猫似的缩在沙发上面。

男人仍旧在昏暗的光影里穿梭着,就像一场美好的梦境。

他给她拿来了热毛巾,替她擦了脸和双手,又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

他伸手抚着她的额头,似乎在检测她有没有发烧。

“难受吗?”

他坐在她身边,轻声地问着。

那温柔的声线像极了一个人,她迷糊地睁开了眼睛。

黯淡的光线里,她始终看不清楚他的眉目,但熟悉的气息,让她警觉起来。

“乔言?是吗?”

是啊,声音像极了纪乔言,可是纪乔言不是已经走了吗?

她说了那么重的话,他肯定会很气很气,有怎么会回来看她?

她伸着手抚到了他的脸上,她轻轻地摸索着,想要在这张脸上摸出来一些什么。

“希望是我吗?”

他低沉地问道。

声线带着困惑,徘徊,还有几分彷徨……

纪乔希怔了怔,“不希望!”

是的,她不希望他是乔言,她不想让他再回到这个虎狼之地。

她想要让他自由,让他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过一生。

所以,她更希望此刻是一场梦。

“那就……随便把我当成是谁吧?”

“随便……怎么能随便!”

纪乔希苦笑了,或许是因为酒精在燃烧,她的情绪还是有几分亢奋。

“乔言,知道吗?我今天很开心,我终于看到那个可恶的女人自食其果了。说,我是不是太恶毒了……”

虽然心里并不希望乔言回来,可是她随口喊出来的,还是心里最亲近人的名字。

“不,从来都不恶毒,只是受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太多可怕的事情……”

“乔言,过来一点,我想躺在腿上!”

男人坐在了沙发上面,腾出手来抱着她。

窗外,月光清清浅浅,夜色如梦似幻。

她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说着不着边的醉话。

他安静地聆听着,直到夜色更深。

次日清晨。

纪乔希睁开眼睛,灿烂的阳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也照亮了屋子里的寂静。

她猛地坐了起来,下意识地唤了一声乔言。

手机还在响着,她转过头,接起了这将她吵醒的电话。

“昨晚上去哪里了?怎么不见的人?”

沈默的声音带着几分愠怒。

纪乔希下了床,拿着手机从卧室里走出来,推开了另一间卧室的门,里面空空如也,因为主人长期不在家,桌面上都落了灰尘。

“沈默,我回家了!”

纪乔希都完记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可是,又恍忽觉得昨晚上纪乔言有照顾了她,他将她抱进了卧室,还帮她泡了脚。

“家?我以为我这里才是的家!”

“哦,我昨晚上喝多了,沈默,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马上收拾一下,我来接!有重要的事情。”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