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错过高峰期拥堵路段,司机师傅特意选取了一个人少的街道,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上追尾,

“我下去看一下情况吧。”鹿梨放下东西,推开车门下去,

她正要去跟后面车上的人协调情况,看到车的一瞬间,眼睛就微微瞪大了,

鲜艳如火的颜色,极具野性的造型设计,和宣升的车很相似,

鹿梨看向车子的前挡风玻璃,那里能看到车内,挂着一个小小的金丝雀的挂饰,鹿梨现下肯定了,这就是宣升的车,

这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车内走出,止住了鹿梨上前的脚步,

“不好意思啊小妹妹,有点不太习惯这个车,撞倒了吧?多少钱,我赔,开个支票可以吧?”说话的人,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波浪大卷的头发衬得一张小脸越发精致,浓烈的妆容在她的脸上不显丝毫的突兀,反而将她艳丽的美全部给激发了出来。

鹿梨愣了一下,看看车,又看看人,“好。”

风无忧撩了下头发,见眼前这个小姑娘傻傻呆呆的,觉得她怪可爱的,她红唇微扬,“借一支笔给我可以吧小美女?我没笔。”

鹿梨正要转身去车上拿笔,夏挽沅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风无忧看到夏挽沅,眼中微微一亮,这就是宣升喜欢那个女人?果然跟刚刚那个丁姗姗是天壤之别,她就说嘛,宣升眼光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

“夏挽沅小姐,”风无忧冲着夏挽沅挥挥手,“久仰大名,初次见面,果然跟照片上一样那么的漂亮。”

樱花女神黄灿灿夏日写真

面对这个陌生人突如其来的招呼,夏挽沅很是淡定,“这位小姐是?”

“我叫风无忧,”风无忧冲着夏挽沅笑了一下,风情万种,她眸光微闪,“我是宣升的,女朋友,哈哈,好呀,我一直听说宣升很喜欢来着。”

“……好”夏挽沅认真的看了一眼风无忧,看出她言语间并没有讽刺,而是认真的表达事实后,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一旁的鹿梨,虽然早有猜测,但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难过,

好像所有人都可以站在宣升的身边,就是她不行。

“不好意思蹭了的车,加个微信好不好?我给转账。”从小在镁国长大的风无忧,性格很是直接,她是个标准的颜控,

想当初能和宣升交上朋友,就是因为宣升长得还挺合她的胃口的,

现下看到夏挽沅,她觉得,夏挽沅实在是太符合她的审美了,不管怎么说,都要先加上夏挽沅的微信。

而且嘛,她很好奇,被宣升喜欢的女孩子,具体是什么样的,

鹿梨知道夏挽沅不会加陌生人,她站出来,“这位风小姐,您加我就好了,转给我就可以。”

风无忧耸了下肩头,“那好吧。”

说着,她把手机递到鹿梨面前,毫无设防,“那麻烦帮忙弄一下,我不会操作。”

多少年没回过华国了,她对这些新出来的社交软件一点都不了解。

鹿梨将风无忧的微信加上后,风无忧直接往鹿梨手机上转了五万,“够吗?”

鹿梨看了下被追尾的地方,只有一点小痕迹,“多了吧?”

风无忧晃了下手机,“没事,反正花的也不是我自己的钱,”

她看向夏挽沅,“拜拜了夏小姐,我还有事就溜了,咱们有缘再见啊。”

话落,风无忧便像一阵风一样的飘回了车里,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风无忧单手开着车,然后笑眯眯的冲着夏挽沅挥挥手,夏挽沅冲着她微微点头。

等到风无忧消失在了视线里,夏挽沅收回目光,看了眼一旁正低垂着头的鹿梨,眸光里划过一抹遗憾,

她走上前,拍了拍鹿梨的肩膀,“好了,不要难过。”

鹿梨抬起头,出乎夏挽沅的意料,她虽然神情有些失落,但并没有哭,鹿梨抿着唇,“夏姐姐,我知道宣总不喜欢我,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她给宣升送饭,关心宣升,只是她自己还放不下而已,这并不影响宣升交女朋友,宣升喜欢别的人。

虽然她喜欢的人是宣升,但宣升同时也是自由的,宣升做什么,跟她无关。

夏挽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嗯,这样想很好,还年轻,总会遇到最合适的人的。”

鹿梨乖巧的点头,她最崇拜的就是夏挽沅,夏挽沅说什么,她都觉得是对的。

两人又重新回到车上,夏挽沅到了君氏集团楼下后,便让司机将鹿梨给送了回去。

如今君氏集团的员工们没有一个是不盼着夏挽沅来的,

谁都知道,每次只要是夏挽沅来接君时陵,那公司下班下的都很早,

“夫人好。”“夫人好”

一路走过去,众人纷纷跟夏挽沅打招呼,脸上满是热情的笑容,

夏挽沅自己坐了专用电梯上楼,君时陵还在会议室开会,夏挽沅便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等他,

君时陵的手机没有带走,就那么放在办公桌上,

他们彼此的手机都是互相交换了密码锁的,夏挽沅的手机没电了,便拿过君时陵的手机玩,

没想到刚拿起来看了没多久,便有一条加密消息发送了进来,

信息被存在一个带着密码的网站里,夏挽沅没点开看,但对面很快又发过来一句,“长官,这是夏瑜的消息,他目前是安全的,我们已经将他找到了。”

夏挽沅眉头微皱,夏瑜?

夏瑜出什么事情了吗?

将疑虑放在一旁,夏挽沅用君时陵手机看着新闻,

这一看,便见到微博上,自己又上了热搜,

刚才她们在门口遇到的祖孙俩,不仅没有去医院照顾自己所谓的老伴,反而在她走了之后,撒泼耍赖将她留在那里的保镖给赶走了,

这还不算,老妇人越想越气,

她可是听别人说过的,夏挽沅那天就帮别人看了一下摊子,那个摊主就赚了五千多块钱,

并且第二天前去买糖人的游客多如牛毛,那个摊主的摊子变成了网红摊,许多人前去打卡留影,那一家人就此发财了,

到了她这里,夏挽沅却一点面子都不给,

老妇人觉得,就是因为夏挽沅不愿意帮她,才让她损失了几千几万的钱,

于是她坐在摊子前,各种哭诉夏挽沅有多狠心,连这么点小忙都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老伴一个人在医院里孤苦伶仃,夏挽沅还不愿意花点时间帮她看一下摊子,

周围很多摆摊的都是她平日里的朋友,听到她这么哭诉,都帮着骂夏挽沅,

不仅骂夏挽沅没有帮忙看摊子,还骂夏挽沅这么有钱,都不知道给他们分一点,看着她们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寒风中买东西受冻,怎么这么没有孝心。

一群老人围坐在剧组门口的画面实在是太显眼了,有媒体记者前去采访,老人们一看镜头就更激动了,七嘴八舌的开始控诉夏挽沅的“恶行”,

她们这些人长期在剧组门口摆摊,自然耳濡目染的知道,对于娱乐圈明星来说,大众舆论有多重要,既然夏挽沅不给她们钱,那她们就让夏挽沅名声不好听!

然而,出乎这些人的意料,

老太太们一嘴我一嘴的吐槽夏挽沅的画面被记者们发到网上后,不仅没有得到什么拥护者,反而被骂的很惨,

【卧槽,果真是坏人变老了,这些老巫婆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人家夏挽沅都愿意把保镖借给用了,还嫌这嫌那的,有这时间去看看自己老伴不行吗?看这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真的让人怀疑她有老伴吗?】

【前面的,这就不懂了吧,保镖怎么比得上夏挽沅亲自看摊子呢,人家哪里是因为没时间啊,人家分明是冲着夏挽沅的名气来的,我看这老太婆比谁都精呢。】

【够无语的,这群人跟乞丐有什么区别吗?乞丐菜回伸手找别人要钱吧,夏挽沅凭什么把钱给她们,一个个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看得我这叫一个气啊。】

如今的网友们,经过太多次的反转事件,在看待问题时,已经不会再盲目的跟风,而是会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眼前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事实的真相。

网友们在网上骂完还觉得不解气,打听好了这些人卖东西的地点后,迅速赶到了剧组门口,

一群人正唾沫横飞的骂着夏挽沅不懂事,没孝心呢,面前突然过来一群满怀怒气的年轻人,

“干什么干什么?夏挽沅的粉丝要欺负人啦?”摊贩们扯着嗓子喊,

粉丝们很气又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坐在摊贩们周围,他们说一句,粉丝们就顶一句,

老人们再会吵架,总还是没有年轻人的精力旺盛,大家吵了半天,最终以粉丝们的胜利告终。

划着网上的新闻和网友们分享出来的跟老人们斗智斗勇的微博,夏挽沅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

她看得出来,如今网上的风气要好多了,至少大家看到一件事情后,不会盲目的跟着骂,相比较去年那些一点就炸的场面,如今要和谐的多。

夏挽沅正看着呢,君时陵拿着文件走了进来,看到椅子上的夏挽沅,他挥手示意林靖先出去,然后解掉一颗西装扣子,上前将夏挽沅一把抱起来,放在自己怀里。

“喂?!”夏挽沅好笑的推了推君时陵,“能不能注意一下,这是在公司。”

君时陵低头亲了一下夏挽沅的下唇,含糊不清的,“不想注意。”

半晌,两人才分开,夏挽沅已经是粉面含春,“这是怎么了今天?”

虽然以往君时陵也很热情,但今天未免热情的有些过头了,

君时陵靠在夏挽沅肩头,“没事,就是想了,我收拾一下,我们回家。”

“等一下,”夏挽沅止住了君时陵的动作,“我刚刚看到手机上的消息了,夏瑜怎么了?”

君时陵动作一顿,拿过手机,输入几个密码,那个加密的网站便被打开了,“看,”

夏挽沅就着君时陵的动作去看网站上的信息,上面显示,夏瑜曾经于一次海战中受伤,失踪了半个月后,又被找了回来,目前情况稳定。

“夏瑜受伤了?”夏挽沅眼中划过一抹担忧,“重吗?”

“没事,”君时陵摇摇头,“医生已经看过了,是小伤,放心吧。”

“嗯,好久没跟他联系了,我想跟他说会儿话。”刚好今天提起夏瑜了,夏挽沅便想着能够借着君时陵的关系看看夏瑜过的怎么样。

“行,”君时陵拿出电脑,点进一个秘密联络的网站,“我帮联系。”

F洲,华国的舰船停靠在海岸边,不远处的沙滩上,夏瑜正漫无目的的踢着上面的石子,

突然,队友的声音响起,“夏瑜,长官找。”

夏瑜一脸闷闷不乐的走回舰船,接过手机一看,眼睛顿时就亮起来了,“姐姐。”

夏挽沅温柔的声音从视频里传出来,“最近过的还好吗?听说受伤了,严不严重。”

夏瑜摇摇头,往上抬了抬自己的胳膊,“不严重的,姐姐看,我都能活动了。”

“嗯,好好照顾自己。”夏挽沅这下便放心了一些,又跟夏瑜叮嘱了不少东西,这才挂断了电话。

夏瑜捧着手机,一时有些想家,

出来这么久都没怎么想过华国,如今听到夏挽沅的声音,他突然就觉得心里又酸又涩的。

“哟,夏长官,这是的家人又给打电话来了吗?唉,有个当官的家人就是好啊,想和家里联系就和家里联系。”夏瑜正想着事,旁边走过来一个黑黑瘦瘦的男人,

这人是夏瑜同队的队员周洲,当初和夏瑜同样的成绩进了队,但这次组内级别调换,夏瑜成了副队长,他却还是个普通的队员,心里对夏瑜很是不服气。

夏瑜看他一眼,懒得理他,放下手机准备离开,

周洲却一下挡住他离开的道路,“夏瑜,别以为有背景就一天到晚一副别人都惹不起的样子,要是没有当官的亲人,能当上副队长?”

夏瑜凌厉的目光看向周洲,“上一次的海战,作战不利,错失了机会,自己的问题,不要总是归结于别人身上。”

听夏瑜提起上次的海战,周洲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那天他偷偷的喝了一点酒,在敌人来临的时候犯了困,差点酿成大错,

这确实是他的问题,但从夏瑜的口里说出来,就让周洲觉得夏瑜是在嘲讽他,“嗤,别拿上次海战那点功劳一直显摆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敌人给抓走了,怕不是自己躲在哪个地方呆了半个月,然后回来邀功的吧。”

“!”夏瑜咬着牙,一把拎起周洲的领口,

“怎么?”周洲冷笑一声,“仗着有背景就要欺负人了是吧?”

夏瑜最终还是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一把将周洲推开,“我懒得跟这种只会怨天尤人的人说话。”

夏瑜径直离开,只留给周洲一个挺拔的背影,

周洲往地上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啊,我看一会儿还笑不笑得出来。”

夏瑜出了房间,便去厨房里拿了点吃的,然后走上甲板,去找他前段时间从战场里捡回来的一个华国孩子。

那孩子的父母都是华国人,父亲是华国的军医,母亲是护士,

在一次战争中,两人都死去了,只留下这么一个五岁的孩子坐在父母的尸体旁边哭,夏瑜看他哭的可怜,便将人给带了回来。

夏瑜走到甲板上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这个孩子的身影,

“看到石头了吗?我让他在甲板上等我的,”夏瑜问一个队员,

队员回想了一下,“刚刚好像看到他往那边城市去了,要不去那边找一下。”

“好。”夏瑜说着就要离开,

“哎,夏瑜,十五分钟后舰船就要离开海港了,快点回来啊,别耽误了时间。”

夏瑜一边往前走,一边挥挥手,“我知道,我找到他马上就回来。”

此刻不远处的城市里,弥漫着异样的气息,

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沿着街道往周洲告诉他的地方走,

他很喜欢夏瑜哥哥,但刚刚一个黑黑瘦瘦的大哥哥却告诉他,夏瑜生病了,在这边的医院养病,

石头没忍住,便从舰船上走了下来,想来这里看夏瑜,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夏瑜。

夏瑜从城市入口进去,刚进到集市里,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敏锐的察觉到这里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夏瑜潜意识的觉得有危险,他沿着街道向前,一路找着石头。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到了舰船驶离的时间,所有人开始集合,

“报告,所有人都到了。”这一日正好轮到周洲当值,他带着人从前往后梳理了一下人员,然后前去向长官报告,

长官扫了一下名单,“好,刚刚接到任务,我们要立刻回去,现在所有人回到岗位,出发!”

“是!”周洲敬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去,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舰船离开海港没多久,舰船上就收到消息,刚刚他们停靠过的海岸边城市,有动乱发生,

但那里本来就是别人的国家,与他们无关,

众人虽然觉得唏嘘,但也没有再说其他的,只是内心当中会有一些庆幸,还好他们离开的早,不用被殃及到。

听到这个消息,周洲脸上有着根本掩饰不住的喜悦,

“夏瑜,这可怪不了我,我只是想让受个处分的,谁让运气这么不好,居然这么巧就能遇到暴乱,这就是自己活该啊。”

海边城市里,突如其来的动乱打破了城市的宁静,在轰炸中,众人抱头逃窜,

夏瑜沿着街道一路往前,终于看到了石头的身影,此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正用枪对准着石头,

夏瑜向前一跃,将石头抱着滚到一边,

“夏瑜哥哥!没生病啊!”石头被动乱吓了一跳,但看到夏瑜,他眼睛里还是带着兴奋的光芒。

“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夏瑜抱着石头,头探出去想看看这里的地势,

“是一个很黑的哥哥告诉我,说生病了,让我过来看看的。”

听到石头的话,夏瑜眸光微沉,想必是周洲故意把石头支到这里来的,

但现在他想这些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如今当务之急,是该怎么从这里安全的逃出去,

“来,拉着我的手,”夏瑜缩回头,仔细叮嘱着石头,“记住,无论如何,不要停下脚步,不管发生什么,”

“好。”石头认真的点头,

夏瑜拉着他,沿着各种小巷子往外走,他刚刚在海岸上的时候看过这里的地形,西南方是一片森林,进到那个里面,就很好隐蔽了。

他的武器都落在船上,现下只能拿着一把刀,一路往西北方向走,

路上遇到不少的反乱派,夏瑜一刀解决,火热的鲜血喷涌出来,溅到他和石头的身上,石头吓的眼睛里都是泪,但还是记着夏瑜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不停下脚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能看到森林的入口了,此时夏瑜和石头的踪迹也被敌人发现,一队人马朝着这边赶来,夏瑜将石头抱起来往不远处的树里丢过去,自己则撕下一块衣服迅速的点燃,

闻着空气里的酒香,夏瑜凭着直觉将布条往前面的房间里去,果不其然,里面有大量的酒罐,

夏瑜将这些酒往外扔,然后拿着燃烧的布一把丢过去,火苗顿时窜高,

这里的气候干燥,一点火星便足以引起大火,很快的,敌人前行的路便被大火给堵死了,

透过袅袅的火焰,能看到夏瑜奔跑的身影,敌人没有办法,只能拿出枪一顿扫射,然后看着夏瑜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里。

众人也不会因为这一个跑掉的人而放弃自己本来的任务,见抓捕夏瑜无果,便又折了回去,

密林里,石头听到脚步声,眼睛骤然亮起,“夏瑜哥哥。”

夏瑜朝着他走过来,在距离石头一步之遥的地方,却直接倒了下去,

石头连忙跑过去,“哥哥怎么了?”

他扶着夏瑜的时候,这才发现,夏瑜的背部,已经是鲜血淋漓的一片,有两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背,

夏瑜紧皱着眉头,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石头几天前才经历过这样一次情景,那一次,是自己的爸爸妈妈中了弹,死在自己的怀里,现下又看到夏瑜倒在自己怀里,石头还是个几岁大的孩子,一时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夏瑜哥哥醒醒,”他想把夏瑜拖起来,但根本拉都拉不动,反而一动夏瑜,就有鲜血从夏瑜的身体里流出来,把他吓得不敢再动。

眼睁睁的看着夏瑜即将死去,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办法,石头的哭声越发的大,

“小朋友,怎么了,谁受伤了吗?”就在万念俱灰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说着鹰文的女声,

石头转过身去,身后是一个穿着简单衬衣,头发高高扎起的华国女人,

看到小孩的面孔,林奕有些意外,连忙上前,换成了华文,“这是的爸爸吗?先让开,我是医生,我先帮他急救。”

石头连忙退开,站到一旁。

密林里安静的只有虫鸣鸟叫的声音,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

阳光从东落到西,直到夜晚来临的时候,林奕才终于站起来,“好了,这里离城市太近了,不安全,我去做个拖带,我们要赶紧离开,往里面走。”

深夜的密林中,林奕用藤曼做了个拖带,小心的带着夏瑜往前面走,石头拎着医药箱跟在后面,害怕被敌人侦测到,三人连手电也没有开,依靠着密林中一些在夜晚发着光的草木看路。

——

华国,风无忧出去了一趟回到宣升住的地方,一进门,便脱去了外面的羊绒大衣,露出里面穿着的吊带小衫,

宣升扫了一眼,“把衣服穿好,”

风无忧轻哼一声,“啧啧啧,以前还说我好看呢,现在还避嫌,咱俩这关系,还用避嫌啊男朋友?”

宣升懒得跟她多废话,拿过一个毛毯直接丢到她身上,

风无忧撩了把头发,冲着宣升眨了眨眼,“哎,我白天在路上遇到夏挽沅了,”

听到夏挽沅的名字,宣升下意识的眸光微动,

风无忧笑了一下,“啧啧啧,果然啊,说真的,那夏挽沅长得可真好看,那个气质,哎哟,我要是个男的我也喜欢,怪不得能让宣大海王收心呢。”

宣升被她吵得头疼,“能不能去的房间,别来烦我。”

“那不行,”风无忧点燃一根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口红映在烟头上,留下浅浅的一圈红色,“我可是”

“不走我走。”宣升这回是真的后悔让风无忧这个女人回华国了,

“别啊,我还想听跟我讲讲跟夏挽沅之间的事情呢,哎,怎么没追上她啊,不行啊,当初我要是早点回国当的军师,说是不是早追上了。”

宣升深吸了一口气,“再烦我,我就给家族发邮件,告诉他们在哪里。”说完,宣升直接推门离开,坐电梯下楼开车去公司,一气呵成,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路上的车和行人已经很少,

宣升放慢了车速,慢慢的看着夜景,

突然,他将速度放的更慢,同时也摇上了车窗,

不远处,一群人正押着一个女人往车上走,女人似乎挣扎了一下,但很快便被制止。

那个女人,他刚好见过一面,是夏挽沅的表妹。

------题外话------

晚安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