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多米外的道路上,一辆礼车正缓慢行驶。车内弥漫着高级酒的香味,车窗与空气循环系统都不能很好的祛除这种深入礼车本身的味道来。

一个司机,副驾驶座像是秘书样的女子,车后座则是伊齐基尔。脸上带着醉意,但永远都只是表象,手术者的身体可以高效率的分解那些物质。摸着身旁的箱子,伊齐基尔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这次会议,一方面是告知下一步的行动计划,需要在什么地方下重手,另外一方面,则是发放每季度的雇佣金。这次还有插曲,大概是为了让这些拿钱办事的人更加卖力些,几个雇主专为伊齐基尔等人准备了他们切身需要的东西。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变相招募的意思,但作为礼物的东西都得到了每个人的喜爱。伊齐基尔的是一块已经加工完成的金属片,用于覆盖膝盖部位的形状。高级合金制成,下一步只要联系好医师与机械师,它就能变成伊齐基尔身体的一部分了。

“等下你们出去买些好酒来,这段时间也难得有放松的机会。下周开始,又是忙碌、、、”

礼车在伊齐基尔的话语中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红光下一刻贴着车窗玻璃闪亮起来。前座两人才反应过来,脑袋就在转轮手枪子弹的威力下被穿透。

伊齐基尔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也冲出了翻倒的礼车,剩余的几颗子弹被躲开,他也顺势与礼车拉开接近二十几米,隔着两个路灯的距离,与卡西亚各自处在一方灯光中,相互对视着。

但好在没有立即逃跑,卡西亚收起枪时想,否则追击又得浪费一些时间,今晚他想尽可能多的完成对目标的清理。等到明天一早消息传出去,剩下的人会因警觉变得麻烦些。

“朋友,这样不好吧。”视线从翻倒的礼车来到卡西亚身上,伊齐基尔活动着身体,顺带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撑起贴身衣服的鼓胀肌肉。在声音探测下,卡西亚根据穿透反馈的不同,大致能判断出伊齐基尔身上哪些部位有金属部件在。

这是基于声音利用的一项新功能,还是在卡西亚的有意识下,喉咙部分发生了些许变化带来的结果。不能经常使用,比起探测,这种频率的声音要更加高,喉咙相比较下显得非常脆弱。

“和你一样,拿钱办事罢了,谈不上好与不好。”卡西亚回答,“对了,今晚你去雇主那里开会,有什么重要消息吗?作为等价交换,我能考虑放你走。”

“只要有嘴巴,话怎么说都是不受限制的!”伊齐基尔哼了声,同时身体微微前倾。身上的肌肉在此刻似乎微微膨胀了一圈,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卡西亚,靠近时右腿横扫过去。

妩媚牛仔的诱惑

右腿早就被改造完了,卡西亚清楚这点。很类似以前碰到的拥有覆盖骨骼手术开发的人,整条腿在皮肤下,以自身骨骼为支撑和基准,覆盖满了块状的金属片,膝盖那里最为厚实。

卡西亚轻轻往后移了几步躲开,伊齐基尔这一脚并不能立即停下,可以看出是力。只是没有击中目标,一脚将卡西亚身旁的路灯柱子扫断。平衡掌握得要比他的那些手下们好上很多,伊齐基尔立即让身体在力一脚下变得异常平稳,追击上后退的卡西亚。

攻击大都是适配身体上的改造部位,那些地方有坚硬的钢铁块,击中后就与使用钝器攻击的效果差不多。只是这些在卡西亚看来都是一种不必要的限制,不知不觉间就将自己的攻击方式,以及灵活禁锢在了身体的那几个位置间。

能看出伊齐基尔已经注意到了这点,并对之做出了修正。可效果并不好,以至于显得别扭。好像普通人若是手上有了枪,且可以不考虑弹药的消耗,过后就没有什么可能让他空着手去战斗了。伊齐基尔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经过机械改造后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还是说只是伊齐基尔的实力不高,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形。卡西亚思考,沃特斯与赫斯列也说了,机械改造时,一些人还会在植入身体中的金属部件中加装可以受蒸汽动力驱使的部件。也能越过身体强度的限制,穿上带有动力补给系统的重装作战服,让自己在各方面都得到增强。

价格一定很昂贵,涉及这些反面,无论做成巨型,还是小型,都考验设计能力与技术经验上的积累。

从思考中退出来,卡西亚捕捉伊齐基尔的动作,感觉从他们身上去收集有关手术者机械改造的信息并不怎么现实。他本想为反叛势力那边的行动做准备,毕竟能伤到赫斯列,说明这种改造还是有其特殊的地方,只是伊齐基尔不能表现出来。

吐出一口气,卡西亚扭动脖子躲过伊齐基尔顶过来的手肘,就站着以极快的速度,没有丝毫掩饰的一拳打向他的胸口。本想立即躲避,发现速度跟不上,变成用双手去阻截时,拳头已经让伊齐基尔的胸口凹陷了下去。后背心那里凸出一块,撑破了衣服,伊齐基尔下一刻飞出去,落地时已经距离站着的卡西亚接近十几米远。

嘴巴鼻子都在往外冒血,伊齐基尔在地面上挣扎了好一阵子,终于将头稍微抬起来一点时,面前的道路上已经不见了卡西亚的影子。

随后几分钟内,伊齐基尔的脸迅速失去血色,体内的内脏碎了很多,大量的内出血让他逐渐失去了力量。至于多久失去体温,卡西亚猜会是十来分钟后吧。而那时,他已经在去往另外一个目标住所的途中了。

、、、、、、

彻底步入春季,天色在六时半左右就有亮光。正在休息的沃特斯被自己的助手叫醒。一名年轻人,富有朝气与干劲。

“出事了,出事了,沃特斯先生!”年轻人喊出来,但脸上却是笑意,丝毫看不出有出事应有的表情。见到沃特斯打开门,他连忙递过去手上的纸张,上面用简洁的话写着信息。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需要出去一趟。”沃特斯看完资料后说,当即换了身衣服,拿着那几张纸,开着礼车出去了。

不到十来分钟,沃特斯来到卡西亚住着的二层小楼前,才下车,正准备按下门铃时,卡西亚就从他身后走来。

“沃特斯,有事找我?”卡西亚手里还提着在周围顺手买下的早餐,五六人的份量。

看见了沃特斯手上的纸张,卡西亚问:“有新消息?”

沃特斯递过去,卡西亚空出手看了下:“少了五个人,应该是我不久前才过去那里,还未被人发现吧。”卡西亚绝对就是如此般的表情,“剩下的我今晚会过去。有问题吗?还是说这样做影响了什么?”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