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寒川站在餐厅的中央,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衣,身姿挺拔优雅,俊脸干净完美。

他站在原地,看着叶绵绵一步步走过来,脸上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表情。

叶绵绵仰着小脸看向他,眸中的爱慕像星光一样荡漾着。

看着慕寒川呆了很久也不吭声,叶绵绵拿手指戳了戳慕寒川的下巴。

“发什么呆呢?”

慕寒川这才垂下眸子,在她的身上扫了一圈,轻轻地推开她,然后看向远处:“我出去抽支烟,一会就来!”

“哎!?”

叶绵绵摇了摇头,这男人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奇怪了?

法式的餐桌上铺着白色的桌布,桌面上摆放着雕花的烛台,餐厅里没有开灯,几支烛光如星晨般的亮着。

今晚的晚餐跟昨天不一样,比较丰盛一些。

有可乐鸡翅,烤牛排,还有奶油鸡茸汤,浪漫而又温馨,还散发美甜美的食物香味儿。

叶绵绵偷偷拿了一块鸡翅吃了,尝尝感觉味道挺不错的。

谁也不能诠释性感

抬头看见阿武从门外路过,她喊住了他,“阿武!”

阿武侧过头看过来,停下了脚步,“叶小姐有什么吩咐?”

她走近阿武,朝着门外看了一眼,这便压低了声音,“慕寒川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发愁的事情?”

“叶小姐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他神情恍惚,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慕凌峰最近又惹什么妖蛾子了?”

据她对慕寒川的了解,以前公司被慕凌峰所霸占的时候,也没见慕寒川如此的烦燥过。

“叶小姐,这个我不了解。如果想了解的话,可以亲自去问他。”

阿武很沉默,平素也不怎么说话。

此时回答问题也不知变通。

叶绵绵笑着挥了挥手,“今天的鸡翅不错,要不要吃?”

阿武尴尬地摇头,“不了,我吃过了,谢谢!”

说完,便是逃也似的走了。

他的情商再低,也知道今天是慕寒川与叶绵绵两个人的浪漫烛光之夜,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来吃东西呢。

叶绵绵把一盘子烤鸡翅都快吃完了,慕寒川才走进来。

此时,他的脸色看起来从容了很多。

叶绵绵正拿着纸巾擦试着唇上的油渍,一边拿眼睛偷偷地瞄着他看。

慕寒川将面前的盘子拉过来,拿起刀子将牛排切成了小块,然后推到了叶绵绵的面前。

“多吃一些,瞧瞧最近瘦了很多……”

“咳,难道没有看见吗?这盘鸡翅消失了一大半!”

他勾唇而笑,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慕寒川,我们来干杯吧!感谢这一段时间对我照顾!”

她端起了酒杯,与他手里的杯子轻轻地碰了一下。

他却是利索地将她手里的酒接过来,自己一口喝了,“的伤还没有好,别喝了!”

“慕寒川,真像我妈!”

“像吗?”

“有点!我妈也是成天管这管那的……”

说到这里,叶绵绵突然怔了一下,然后沉默了。

这些天也没有跟叶安若联系,她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总想着能够跟叶安若说说话,哪怕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好也行啊。

可惜了……

既然答应了慕寒川,她就应该坚持下去。

可是,为什么心里有那么一小会感觉到了莫名的沮丧。

许久,看着叶绵绵脸色不太好,也不说话了。

慕寒川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如果觉得在这里很无聊的话,等过几天我忙完了,带去国外旅行一趟,好不好?”

“我想去看儿子,可以吗?”

“好!”

他答应得很爽快,她顿时心情也开朗起来了。

“慕寒川,这牛排很不错,也尝一块!”

她用叉子叉了一块肉送到了他的嘴边,他张嘴便咬住了,然后轻轻地咀嚼着。

“慕寒川,一会陪我跳跳舞,可以吗?”

“好!”

对于她的要求,他都是来者不拒。

简单的烛光晚餐之后,厅里的开了音箱,然后慕寒川牵着她的手开始跳舞……

彼时,月光从门口洒落进来,将两个人的身影融合在了一起。

慕寒川搂着叶绵绵的腰肢,叶绵绵将脸依偎在慕寒川的怀里。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以及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特有男性气息,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到夜晚的美妙。

钢琴的声音如流水般的流淌,她轻轻地摇晃着,就像在海浪上轻轻地晃悠着。

连呼吸都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慕寒川,会爱我一辈子吗?”

她闭上眼睛,低低地呢喃着。

“嗯!”

他沉默了许久,才在她的头顶低低地应了一声。

而此时,在慕家。

叶婉清跟慕盛刚吵完架。

慕盛生气地拎着西装外套气匆匆地走出去,叶婉清则郁闷地坐在沙发上面,泪流不止。

此时,一道身影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姨母!”

夏知薇一连唤了几声,叶婉清这才恍惚地抬起了头看过来。

她认出来了来者之后,立即从沙发上面坐了起来,胡乱地擦了一下眼泪,赶紧拉住了夏知薇的手。

“知薇,是来了啊?”

“是啊,姨母,我来看了!”

夏知薇将手里的礼品袋放在了桌面上,微笑着跟叶婉清坐在了一起。

“我前几天送我妈回了澳洲一趟,这不,刚回来就给您带了一些特产,希望姨母喜欢。”

夏知薇永远那么优雅知性,深得叶婉清的喜欢。

“这一回来就听说表哥已经收回了亿皇,姨母也可以过上以前的好日子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叶婉清却高兴不起来,眼圈都是红的,长叹了一口气,“生活里都是烦心事啊!说出来也不怕笑话,这不,姨父又闹着跟我离婚。说,都这么大年纪了,孙子都有了,他还折腾……”

夏知薇垂下眸子,安静地聆听,“那寒川跟司皓是什么态度?”

“唉,说起来头痛!寒川根本不管这事,这孩子从小就对家事看得比较淡。司皓这个熊孩子,居然还说让我快一点离婚,还说什么找个小老头来一段黄昏……”

“姨父这么大年纪了非要离婚,怎么感觉外面应该有些不正经的女人在闹事情吧?”夏知薇不动声色地说道。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