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目送秦惑骑着黑炎乌龙骓远去,消失在视野尽头,依旧是议论不断。

战天台最近的一栋高楼,某个清净典雅的房间里,白玄机正和柳寻、吴剑等心腹坐着喝茶。

“这个徐牧天,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半城人都等着看决战,他也敢放鸽子,至此一次,得罪的人怕是就不计其数,名流权贵们都徐牧天都会心生不满。”白玄机啧了啧嘴。

吴剑依旧是酷酷的模样,只是喝茶,一言不发。

柳寻笑道:“站在我的角度上看,徐牧天这么做才是对的。秦惑的实力很强,何必白白送死?即便是再丢人,有命在,才有无限可能。”

“本太子也有些恼呢,还打算冒着跟秦惑撕破脸皮的风险,不顾一切的救他性命,结果他居然不来。”白玄机道。

柳寻道:“这件事还没完,秦少皇霸道惯了,从未有人敢这般对他,就看秦少皇到底能闹腾到什么地步。”

“你的意思是,再等等?”

柳寻点头:“可以等等。”

“也罢。”

白玄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左右今天无事,本太子就为徐牧天浪费一天时间又何妨?”

“玄机太子英明。”

清新美女户外写真俏皮可爱

与白玄机所想一样,多少权贵都为此对徐逸心生不满。

本来还想看看这率领十八万炮灰就敢夺取剑门关,创造传奇战役,不但不死,反倒被封王的徐牧天到底是怎样的天骄人物,没想到居然是个缩头乌龟,浪费了他们的时间。

立刻,不少人冷哼一声,各自离去。

但战天台附近,依旧有不少好事者还在等待。

秦少皇去皇宫揪人,这场风波还没结束,徐牧天到底会不会应战,还是未知数。

皇宫里,一路寂静。

看似空无一人,实际上铺天盖地的暗线密布,哪怕是一只苍蝇飞过,一只蚂蚁爬过,都会被知晓得清清楚楚。

有白衣率领,自然没人会现身阻拦。

六人再度来到通天树所在,红叶不由低呼一声:“好美啊。”

“这里是净地,绝大部分人是没资格来这里的,有资格来的人,也都已经来过多次,通天树已经对其没有帮助,也就懒得来了。”

白衣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里环境虽美,但没有任何利益,也就没人会浪费时间。”

“白衣军师来过多少次?”红叶问。

虽然已经知道白衣是神国的公主,也是神国的圣女,但众人依旧还是喜欢称呼她为白衣军师,这是一种肯定,一种接纳。

而白衣,对比起公主和圣女,也更喜欢军师这个称呼。

她虽然是在神国出生,但对神国却没有归属感,更觉得天龙南疆才是她的家。

白衣回答道:“前两年几乎经常来,我能从七品宗师境快速跨越到九品宗师境,就是因为通天树,后来突破超凡境,也来过一些时间,但通天树对我已经没太大的帮助了,纯粹是这里很美,所以我没事的时候才来这里转转。”

“那我们……”狼刀有些激动。

他想尽快踏入超凡境。

徐逸成长的速度太快了,让得他们已经有种成了累赘的感觉。

神国的将领绝大部分都是超凡境,他们是来跟随徐逸一起成长的,而不是来成为徐逸的累赘和负担的。

只有踏入超凡境,才有资格继续跟在徐逸身边。

“废话就不多说了,你们去通天树下试试看能不能有什么感悟吧。”徐逸道。

“喏。”

徐逸和白衣并肩,看着四人通过石桥,到了通天树下,东看西看,不久后盘膝坐下。

“有没有收获,就看他们自己的悟性了。”白衣道。

徐逸点头,摸了摸鼻子:“牧天军……”

白衣捂嘴笑。

她知道徐逸想把牧天军都带来这里。

“不着急,后续可以让牧天军战士们分批来这里尝试,还有虎狰费武他们,以后都有机会。”

白衣顿了顿,道:“事实上,神国有着很多特殊的提升实力的方式,只是你们对神国了解还太少,就比如这通天树,也没你们想的那么珍贵,很多地方都有,秦惑的秦门卫,各家各宗门的天骄弟子,都曾在通天树下进行感悟。”

“没有让你为难就好。”徐逸松了口气。

“不为难,只是,通天树只是外力,具体能否有进步,还是靠自己的感悟,曾经有人在通天树下住了一年时间,也没有任何感悟,最终黯然离去,这是机缘问题,但真正强大与否,还是靠自己本身的积累和沉淀,天资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徐逸伸手在白衣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当圣女很入迷嘛,都下意识开始给人洗脑了。”

“哪有。”

白衣噘嘴,一脸的小女儿姿态,娇俏而可爱。

这种状态被外人看到,信仰估计会崩。

徐逸很想偷偷吻一口,但他忍住了。

不着急。

等以后实力强大了,正大光明的吻,谁敢说半个不字?

渐渐的,有变化发生。

让徐逸和红叶都没想到的是,本以为最没有悟性的狼刀,却是最先有所感悟的。

他别在腰上的那把生锈的菜刀,突然飞了出来,发出锵锵锵的声音,一块块怎么擦拭磨砺都弄不掉的铁锈,纷纷掉落。

刺目的光绽放。

狼刀闭着眼睛,却已经起身,一伸手就握住了光可鉴人的菜刀,缓缓挥动中,似乎在施展某种刀法。

空气都一次次的撕裂,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庖丁刀法……”

白衣见多识广,讶然开口。

“庖丁?”

“传闻很久以前,有一个屠夫叫庖丁,他杀了一辈子的牲口,总结出一套庖丁刀法,可以在刹那之间,将牲口分解得干干净净,但事实上,这庖丁刀法可不是专门用来杀牲口的,而是一门惊人的武将技。”

徐逸脑海中浮现出一抹惊艳的刀光,刀光所到之处,一个个完好无损的人,瞬间被分离,肉是肉,筋是筋,骨是骨……

这刀法,残忍,血腥,却又像是一门艺术,令人生不出半点邪恶的感觉。

同一时间,惊人的气息升腾起来。

“狼刀要超凡了。”白衣笑道。

她已经知道阎亡等人在南疆依靠那株通天树,提前明悟了执念,从南疆到神国,这一路走来,历经千难万险,实力的积累已经达到了极致,再加上这颗通天树的帮助,狼刀会水到渠成的迈入超凡境。

“不只是狼刀。”

徐逸的目光,放在了盘膝坐地的红叶身上。

在她头顶,有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漂浮而起。

都是红叶,只是气息截然不同。

一个身上绽放温和的金光,双手合适,一道道卍字湮灭幻生。

另一个盘腿坐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白光闪烁,阴阳鱼浮现脑后,道字,浮现在身前。

“双生魂!”白衣忍不住惊呼。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