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叶天放下手中酒杯,目光无悲无喜地望向林傲雪。

“有事?”

林傲雪咬了咬晶莹的下嘴唇,注意到叶天那古井不波的眼神,心里一疼。

“这么久了,过得还好吗?”

叶天笑笑,“还行吧,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这无所谓的态度,更让林傲雪为之伤神,“还在怪我当年不辞而别?应该清楚,那是家族的意愿,毕竟,当时的,已经……”

没等林傲雪说完,叶天摆手打断了她,淡淡道:“都过去了,不说这个。这样过来,就不怕男朋友吃醋?”

“男朋友?说晏子城?”

林傲雪回过神来,正视向他,“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在追求我而已,我也不打算答应他,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我又不是肚子里的蛔虫,又怎么知道是什么意思?”

叶天懒洋洋的靠在了椅子上。

“还在怪我,怪我当年的不辞而别。”

安静可爱的清纯美女的唯美写真

林傲雪深深叹气。

叶天彻底无奈了,不管当年发生什么事情,这一切早都过去。

而且,早在当年,叶天就知道,自己跟林傲雪之间,不可能会再有什么联系。

现在见林傲雪还在执着于当年的事情,他也懒得解释,“算了,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说着,他收回目光,显然不想再跟林傲雪多说下去。

可他这样的神情,落在林傲雪的眼里,就觉得叶天依旧在为当年的事情而伤神,叹气道:

“其实现在可以跟我回去,只要向叶家认个错,相信叶爷爷不可能会放任不管。”

“只要能回到叶家,我们之间……就还有机会!”

“叶家?”

叶天轻笑一声,前世的他,确实恨过、怨过,但重生归来,他的眼界早已不止于此了。

“我叶天一生行事,跪天跪地跪父母,但要我向叶家低头,绝无可能!而我如果真要回去叶家,那也是叶家求着我回去!”

“……”

林傲雪心里那个气啊,叶家乃是华国的顶尖家族,叶天要本事没本事,凭什么让叶家求回去?

“叶天,到底在想什么,以为是谁?还想让叶家求回去?”

叶天耸肩,“不信就算了呗。”

林傲雪神色彻底冷了下去。

“我还以为,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会有所改变,现在看来,我还是想多了,依旧没有改变。这次,是主动放弃了我们之间的可能性!”

说完,林傲雪再也不愿看他,负气而去!

她之所以来到江南参加这个所谓的同学聚会,无非是想让叶天跟自己回京城。

可是,叶天这好高骛远的态度,甚至是说出让叶家求他回去的大话来,让林傲雪彻底失望了。

不过想想也是,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心比天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在碰壁之后,才会明白现实的残酷,世家、背景的重要性!

看到林傲雪与叶天之间不欢而散,最高兴的莫过于晏子城。

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要羞辱叶天的想法,因为林傲雪是他未来的女人,晏子城不想看到自己未来的老婆,心里还想着别的男人。

今天他就要将叶天彻底踩在脚下,让林傲雪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念及此处,晏子城视线朝廖学斌身上转移。

廖学斌察言观色,知道自己的表现机会来了,一个眼神过去,几个跟他要好的同学当即心领神会的点头,相继朝叶天那边走去。

“叶天,也看到了,林校花不想看到,晏少也不欢迎,要不还是走吧。”

廖学斌站在叶天面前,一脸如常的说道。

仿佛他要叶天走,叶天就不得不走。

看到这一幕,周边的人心里暗笑,等着看叶天会有什么反应。

至于林傲雪,此时已经走到另一边,她已经不想跟叶天多说下去。

晏子城注意到林傲雪的冰冷面容,笑了笑道:“傲雪,这叶天确实有些不识抬举,不想看到他,我让人把他请走,应该不会介意吧?”

林傲雪心里正气着,冷冷说道:“我不认识他!”

她对叶天失望透顶,觉得叶天太过于不自量力,区区一人,还想让叶家对他示弱?

可是,豪门内的事情,又怎么会这么简单?

她说的全是为叶天着想,然而叶天根本不听。

既然不愿意听,那让我看看,有什么底气,可以叫板叶家!

“们什么意思?”

郝仁见这些人来势汹汹,气得脸红脖子粗。

不管怎么说都是同学,但全部人都来看叶天笑话,他心里气不过。

“就这个意思,要么走,要么我们送他叶天走,郝仁,别以为名字叫好人,就真的能充英雄了吧?要是看不惯,可以跟他一块走!”

廖学斌为了讨好晏子城,是彻底撕破脸面。

郝仁双拳紧握,气得更是暴跳如雷,忍不住怒骂道:“们这些人,真的要为了他廖学斌,来为难叶天?”

“郝仁,这话说的可不对,我们怎么能是为难叶天呢?只不过是要请他离开这里罢了。”

“对对,我们没什么恶意。”

“叶天,还是走吧,等下闹得太难看,对谁都不好。”

众人嘲弄地说,丝毫没将叶天放在心上。

往日里他们都是一些小人物,在社会上都是被踩的一方,现在能反过来踩比他们还垃圾的叶天,心里更是充满快意。

其中最为兴奋的无疑是于晓雯。

她之前被叶天骂作破鞋,即便是真的,也让她自尊受创,将叶天恨到极点。

现在见他犯了众怒,即将被赶出去,当真是如三伏天吃了冰淇淋,从头爽到脚。

他们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郝仁怒极反笑,“们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们知道叶天是谁吗?前几天的时候,青竹帮的雷老虎过来找叶天麻烦,结果却付出了两根手指的代价,们要是觉得比雷老虎厉害的话,大可继续下去!”

说完,郝仁双手环抱,不想跟他们多说下去。

“雷老虎是谁?”有人不明就已的问道。

“搞笑,雷老虎可是青竹帮的三大舵主之一,他叶天能让雷老虎自断两指?郝仁,在吹牛的吧?”

众人哄笑出声,显然不信。

“有没有吹牛,试过不就知道了吗?”

正在这个时候,一句清冷的女人声音骤然传来。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