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什么天塌的大事。”

千素来了,徐逸是欢喜的,医疗团队有薛一针和千素坐镇,整体实力会快速提升,在下一次苍茫来犯时,定会做出极大的贡献。

“红叶,联系交州州牧。”

“喏。”

红叶心里不太愉悦,但不敢耽搁,立刻联系交州州牧。

很快,电话拨通,徐逸让交州州牧亲自放人通行,并且让阎亡派遣战机前去迎接。

两个小时之后,南疆王府外偌大校场之上。

一架战机从天而降,停稳后,舱门打开,阎亡和千素一前一后走出。

此时此刻,远在两公里之外的矮山坡上,一个浑身染着青黑色颜料的古怪男人,目光闪烁。

隔着两公里,他凭借一双肉眼,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校场上的众人。

他是太阿族的毒鹫。

修罗山上跳崖逃生后,他及时传回了消息,这才有黑山郡沼泽塌陷的事情发生。

清纯短发大眼美女雨中写真

本来毒鹫想逃出南疆,但却发现南疆边防已经戒严,各个出入口有重兵把守,他虽然是宗师境,但却与寻常宗师不同,有着太阿族的箭道天赋,箭术非凡。

但是,近身作战能力,非常一般,陷入包围之中,根本逃不出去。

既然不能逃,那就不逃。

毒鹫心性本就狠辣,知道没有退路,干脆就在南疆蛰伏下来,杀不了徐牧天,好歹杀几个徐牧天身边的人出出气。

太阿族常年生存在山脉之中,这南疆的十万大山,对他而言,简直是如鱼得水,完不需要担心吃住问题。

此刻的徐逸等人,并不知道毒鹫的想法。

一个宗师级箭手在暗中偷袭,无比恐怖!

就连徐逸都不得不小心应对。

千素依旧一身白衣,温柔可人,令人如沐春风。

“千素师姐,小虎好想你!”虎狰第一个冲上来,站在千素面前,憨笑挠头。

“小虎,你不是受重伤了吗?不是连薛神医都治不好你吗?怎么活蹦乱跳的?”千素上下打量虎狰,松了口气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虎狰讪讪低头:“对不起千素师姐,小虎想你了,所以……所以……”

“所以你学会对我撒谎了!”千素似乎很严厉的样子。

徐逸上前一步,拱手道:“千素姑娘,好久不见。”

千素看向徐逸,脸色稍稍好了一些,盈盈弯腰:“见过南王。”

“千素好久不见。”红叶笑。

“红叶将军好。”

“千素妹纸,你好啊。”

薛苍狼刀以及海东青,纷纷热情招呼。

千素感受到众人的热情,心情似乎好了一些,白了一眼虎狰后,清澈的眸子看向徐逸:“不知道南王让千素来南疆做什么?”

“哈……哈哈……这个。”

被看穿了啊。

千素确实是蕙质兰心。

“南疆景色还算不错,千素姑娘不如常住。”薛苍嘿嘿笑道。

千素正色摇头:“太乙门人不得涉足疆场,千素来南疆,是关心小虎伤势,既然小虎无碍,请南王让小虎随我回太乙门。”

“别啊……”

虎狰慌了:“千素师姐,小虎喜欢南疆,这里才是我该呆的地方,回太乙门又被大家当怪物。”

“你……”

千素薄怒道:“你要叛出太乙门吗?”

“小虎不敢……”

徐逸立刻开口:“千素姑娘,本王让虎狰骗你来南疆,是本王不对,先对你说声对不起,但本王想说的是,你真的关心虎狰吗?”

“毋庸置疑!”千素毫不犹豫道。

徐逸微微一笑:“那你知道虎狰想要什么?”

“他……”

千素一怔。

回想太乙门中的日子,除了她,或许也除了太乙门主,其他人真的不待见虎狰。

不会医术,性格鲁莽,野性难驯,一言不合就动手。

所有太乙门人眼中,虎狰确实是个怪物。

“虎狰不适合太乙门,这是事实,他是天生的战士,适合南疆。”徐逸道。

千素深吸一口气:“南王,千素不适合南疆。”

“是么?”

徐逸手一挥,王府之上,一道光芒辐射而出。

就在众人眼前,一个巨大的光幕出现。

光幕中,一幕幕征战的画面。

百姓流离失所,战士热血杀敌,负伤的,惨死的。

有人断手短腿,有人双目鲜血流淌,有人凄厉哀嚎,有人绝望挣扎……

一幕幕,触目惊心!

千素看得双手发颤。

“救救我!我还不能死!”

“帮我治疗一下,我能站起来!我还能杀敌!”

“谁来救救我……救救我的妻子……救救我的孩子……苍天啊……”

“本将伤势轻微,先救某麾下将士……这一条手臂,哪有他的命重要?”

“救人!快!中了瘴气,三百多兄弟!快……”

一声声,让人热泪盈眶。

在场众人,纷纷眼睛泛红。

徐逸声音低沉:“南疆险恶,穷山恶水无数,瘴气、毒雾、毒虫凶兽、还有苍茫之敌,延绵百里的南疆,多少热血儿郎为之舍生忘死,埋骨他乡。”

“南疆条件太简陋了,南疆太穷太缺了!医疗条件有限,空有无数草药,却没有济世悬壶之妙手,多少伤者,因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

“六年前,南疆大疫,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南疆自我封锁,士兵们一边与苍茫征战,一边受病疫之苦,最终,以身舍命,犯病者以血肉之躯堆积夜狼关下,终于让苍茫不得不退军。一役,加一疫,南疆损失三十万!”

“四年前,苍茫毒袭,毒雾笼罩战场,南疆却没有顶尖的医者制作解毒丹,战士们只能人人背着免毒木作战,奋勇杀敌!”

徐逸说着,眼眶也有些泛红,他双手抱在一起,微微弯腰:“本王代南疆百万雄兵,请千素姑娘入南疆!”

千素娇躯轻颤,眼中满是挣扎。

“本王知道,太乙门祥和,岁月静好,但千素姑娘,你可知这岁月静好的背后,多少人在负重前行?”

“西原战区,距离太乙门两百公里。北境战区附近,有仙医门。东海战区,有蓬莱医、有东岛医谷圣手。而我南疆……连苗医都极少!十年战苍茫,是一个个热血儿郎前赴后继,以鲜血和尸骨堆积出来的胜利!”

“为何世人一听南疆,首先想到的是尸山血海?正是因为无顶尖医者可靠,才让南疆损失惨重,南方三州,多少孤儿寡母,多少老夫妻送葬黑发人?三州广袤之地,男子数量,比女子少了足足五千万!”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