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惑的脸涨成猪肝色。

他觉得自己低估了徐逸的无耻。

好歹是个王者,却跟青铜选手一样异想天开。

“怎么?舍不得?那你这人情有什么用?还不如实在点,给本王一百万套武器铠甲。”徐逸不屑的道。

秦惑的手在抖。

他很想拿出方天画戟给徐逸剃个光头。

一百万套武器铠甲?

秦门出品,必属精品,每一套秦门铠甲都是价值连城。

上次战天台上,徐逸以秦惑的方天画戟以及暗金铠甲,换了三百套秦门铁甲,已经让秦惑心头滴血。

现在居然还想坑一百万套!

从未见过他这样的无耻之徒!

“龙渊之中,别让本少皇看到你!”秦惑咬牙切齿,转身离开。

贵族气质美女白色蓬蓬裙头戴礼帽立体侧脸写真图片

他觉得很屈辱,很丢人。

于黑死狱中,他历经一次次生死,奇遇不比徐逸低,更是因为连番大战,以及各种机缘,让他修炼的秦皇不死功达至大成,实力突飞猛进,从四品超凡境,连续跨越三个阶段,成就七品超凡境。

这般实力,已经追赶上,甚至超越了老辈强者。

本以为可以吊打徐逸,却不曾想,得知徐逸也踏入七品超凡境的层次。

但他依旧觉得自己比徐逸强,所以想要在徐逸面前展示实力,警告和打压他一番。

没想到对方不按套路出牌。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秦惑内心戾气滚滚不休。

皇宫之中,是不能私自动武的,不管是谁,无论对错,都会受到白玉京的严惩。

那么,这仇怨,就只能留待龙渊里解决了。

看着秦惑离去的背影,徐逸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凝重之色。

这个秦惑,排除狂妄自大的心性,以及二人之间的恩怨纠葛,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优秀。

绝对算得上是徐逸此生遇到过,同年龄阶段里,最难缠的敌人。

不过很快,徐逸嘴角一撇,没再将秦惑放在心上。

他强任他强,徐逸也不是平庸之辈,真要是龙渊里见到了,到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回到南疆王府,徐逸与佛图关取得了联系,告知敬向阳等人,他将前往龙渊,参与龙渊之战。

这一走也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让他们自行判断局势,做恰当的决定。

有龙鸣费武两位可以谋国的军师在,徐逸倒也不是太担心,毕竟他们不是要争霸天下,而是暗中蚕食头陀界,慢慢积累自己的实力和底蕴。

从天龙南疆一路走来,如今的南疆众人,也是羽翼渐丰,他们并非是离开徐逸就一无是处,也并不需要蜷缩在徐逸的羽翼庇护下才能生活。

相反,他们是徐逸最大的助力,是徐逸的底蕴和后盾。

时间缓缓,天色大亮。

徐逸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是携带了一些必须的东西。

比如德公给的天邪珠,这东西是保命的,自然得带在身上。

老疯子一直没现身,徐逸朝着某处空气拱了拱手,告知他自己要去龙渊,就算是告别。

红色铠甲穿在里面,外面套着红色王袍,徐逸拎着一个小包,就到了皇宫。

天神碑,顾名思义,就是一块石碑,通体白皙,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充斥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很是磅礴与强大。

据说天神碑是上上上上上上上……代帝君留下的一件宝物,那个帝君就是凭借天神碑达到神藏境。

只可惜,神国历代帝君都没有人能够借用天神碑的力量,只能放在这当做一种精神信仰和底蕴。

徐逸来得依旧是比较晚的。

或许大人物总是最晚出场的缘故吧。

秦惑跟徐逸前后脚,二人彼此对视,眼神如刀似剑,已经展开了一轮攻势。

不相上下时,白衣来了,朝着徐逸甜甜一笑,徐逸也朝白衣笑。

秦惑身上就被动蒙了一层灰色。

完败!

“见过圣女!见过秦门少皇!见过南疆王。”

一众天骄们,无论是否愿意,表面上还是要恭敬几分。

毕竟他们大多没有职位,只是白身。

有职位的也没徐逸三人高,只能拜见。

神国阶级森严,犯上是大罪。

拜见白衣和秦惑的时候,众人语气诚恳,到了拜见南疆王时,就有些不情愿起来。

在他们眼中,徐逸终归是外人,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是没有道理。

徐逸确实也对神国没什么好感,总想着神国垮掉。

神都内各大世家宗主,几乎都被徐逸坑了个遍,他们不垮,难道徐逸垮?

所以这些人是否真心拜见自己,徐逸不在乎。

三人是最晚时间来的,所以三人之后,一共三百二十一人,已经到齐。

白衣依旧是白衣,曲妙妙和红叶仙子则换下来长裙,穿了一身英姿飒爽的劲装,看起来很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却仍然不失妩媚。

在场还有不少女人,跟二人比起来差了很大一截。

但曲妙妙和红叶仙子,跟白衣也没得比。

徐逸东看西看,最后看向白衣,咧嘴一笑,笑容里就多了些许得意的味道。

白衣有玲珑剔透之心,徐逸仅仅一个笑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悄悄瞪了他一眼。

徐逸假装没看到,依旧得意的笑。

今天,他不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南疆王,只是一个年不满三十的天骄武者。

唰。

突然间,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那是一个如乞丐一样的老头,穿得破破烂烂,身上还散发着一些酸臭的味道,手里拎着一个酒瓶子,醉眼朦胧的样子。

三圣上人!

神国两只手都能数过来的神藏境强者之一。

“拜见上人!”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就这样一个老乞丐,是不会有人在意的。

可此刻,这些人人羡慕的天骄们,却满脸恭敬与狂热。

神藏境啊,那是亿万万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嗝……”

三圣上人打了个酒嗝,醉眼朦胧的道:“三百二十一人,都到齐了?”

“上人,都到齐了。”白衣开口说道。

“好。”

三圣上人拿出一个罗盘,双手掐诀之后,一个小型传送法阵便出现在眼前。

“都站进来,准备出发。”

“是!”

等众人都进了传送法阵,三圣上人也站了进来。

白光骤然浮现,淹没了一切。

刹那之后,神国三百二十一名天骄,消失无踪。

同一时间,神国,三百二十一个光头,在一名枯朽老和尚的带领下,没入了传送法阵。

古朝,穿着各异的天骄们,有军中将领,有江湖侠客,有世家子弟,有宗门亲传,个个目光中闪烁着兴奋与激动。

血屠皇朝,一片猩红之光闪烁,三百二十一人,眼中闪烁着无尽凶芒。

四方霸主国,天骄强者,齐聚龙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