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

梅生川在心中斟酌了一下说辞,这才开口回应道:“本官倒是有几个亲戚朋友是在民间经商,却不知这边有什么适合的门道?”

郝万清要的就是梅生川开这个口,接下来才好施展其他手段。海汉对于如何通过贸易渠道向大明官员输送利益,已经有着比较成熟的操作套路,而且会针对不同地区准备不同的经营项目,甚至连如何掩人耳目,如何保证钱货交割的安性,都有套的方案可供备选。毫不夸张地说,海汉是很认真地将这种特殊交易当作了一项产业来做,从规划到操作都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跟进负责。

当然从中获益的大明官员也会就此被纳入到海汉安部的监控之下,成为海汉庞大情报网中的一颗棋子。梅生川不是第一个,但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相较先前谈判过程的剑拔弩张,两人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就比较轻松愉快了。郝万清向梅生川介绍了几种比较适合大明官员操作的经营项目,当然其中自然也少不了传统而又最好操作的经济作物种植园。

“种植园不敢说一本万利,但至少往后的十年二十年里,都会有稳定的收益,而且可以完托管给我们经营,最适合长期合作。不瞒梅大人,南边的地方官员,大多都是选择这类项目。如果梅大人在南方官场有认识的朋友,稍加打听就知道真假了。”郝万清很是热情地向梅生川介绍种植园项目的长处。

长期的稳定收益,完托管经营,实打实的农业经济,这些条件无疑让梅生川大为心动,但仍然不免还有些顾忌的问题要问个清楚:“那如何保证每年的收益能分文不少地交接?还有,若是过几年本官离职,甚至是病故,抑或两国爆发战争,这种植园又当如何处理?”

郝万清解释道:“梅大人可以委派亲信到当地驻留,程监督经营状况,不用担心其中出现暗箱操作的状况。至于在我国控制区内所经营的种植园,都是受我国法律保护的私产,即便梅大人今后离职、告老还乡,甚至是不幸病故,也不会影响种植园的收益分配,就算不在人世了,只要我们所签署的经营协议尚未到期,那收益也可以转交给指定的家人亲属。至于爆发战争,只要梅大人能向我们表明立场,不要做出有损海汉利益的事,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就算梅生川再怎么谨慎,也不得不承认海汉的这些安排真的很有吸引力,如果能在海外经营几处收益稳定的私产,或许能让家族也到海汉国去开枝散叶。以后如果朝廷要与海汉建交,那自己就是走在了前面,必然会有不少先机可以利用;如果两国交恶,那这些资产都在海外,倒也不用担心被朝廷查抄。怎么算下来,这种生意应该都是稳赚不赔的。

清纯美女和服唯美写真

不过梅生川依然还有一个必须要得到答案的问题要问:“那本官投钱进去,却只有这土地的经营权,拿不到地契,今后若是这地皮归属有争端,那又当如何?”

郝万清道:“这个不用担心,我国控制区内的种植园都是在国有土地上开发,这地并不是私人的地,所以不会有归属权争端。当然如果要花钱买地也行,但价格可就不是经营种植园的这个水平了,而且必须要入籍我国以后才能申请购地。梅大人在大明朝廷仕途坦荡,其实不用这么早就给自己准备后路。”

梅生川听得哭笑不得,他哪里是要给自己准备后路,只是出于谨慎,要把每个细节都打听清楚之后再做决断罢了。不过对于这个误会,他并不想作出解释,海汉人既然认为他打算在海外找后路,那就让他们误会好了,或许还可以借此向他们争取到更多的优惠条件。

不过郝万清大言不惭地把占领区的土地都划归了海汉国有,这还是有点让梅生川不爽,这其中可是有许多地方在名义上仍然属于大明所有,海汉这种做法就完不把大明放在眼中了。梅生川很想开口反驳几句,但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海汉人变着方要给自己送钱,可不就是想在谈判过程中占得这方面的主动吗?自己当下如果不承认这些土地的所有权归了海汉,那刚才所谈的这种合作经营项目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为了未来可期的大笔收入着想,还是闭嘴少说几句算了。

而海汉方面对于这种交易的得失早就计算得一清二楚,几百亩地的经营权就能换来一名大明高官的合作,这对海汉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虽说今后若干年这片土地的收益都将分出一部分给对方,但实际上海汉的经营成本会通过人员佣金、赋税、种子采购、销售环节等等手段收回,甚至还会小有盈利。而且这些农场的出产不过是原材料而已,真正能赚大钱的其实还是在原材料的深加工阶段,这些不懂行的大明官员又哪里知道其中奥妙,自以为已经占到海汉的大便宜而已。

当然了,种植园这种特殊项目相比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海上贸易,的确在经营阶段要轻松得多,主家甚至都不用亲临当地,直接权托管给海汉农业部就行了。每年收获季之后,海汉这边核算好账目,会将账本和海汉银行的支票直接送去主家。这样的撒手掌柜做起来不要太舒服,最适合那些脱身不便,身份敏感的大明官员了。

而真正将种植园作为投资项目来运作的商家,往往都是有自家的销路或者深加工手段,甚至是连运输也由自家负责。这样能够保证种植园的产出收益最大化,收益也会远比这种托管的方式要高得多。

比如打算在辽东投资开发种植园的南方商人,除了经营这些种植项目本身之外,还会在当地修建磨坊、油坊等配套加工设施,以处理加工本地未来将会出产的小麦、油料作物等原材料。而这些机关,少于接触农商事务的官员们是根本就不知道的,郝万清也不会过早提及这些细节。

此外对于这种合作经营关系的稳定性和延续性,其实郝万清也是打了埋伏的,如果对方在未来某个时候放弃或者背叛了与海汉的合作关系,那海汉方面肯定会立刻回收其名下的产业。这种事在以前并非没有出现过,而海汉处理这类事件也绝不会手软。大明官员们为了保住自己在海汉控制区投资的产业,往往也就只能选择妥协了。

在这个谈判领域,海汉的经验远远超过了梅生川,哪怕是他自认谨慎小心,也依然还是避不过海汉人精心准备的套路。两人谈至撤席上茶依然性质颇浓,梅生川只觉得以前这些年自己真是没碰上好时机,世间竟然有如此简单的生财之道。

他所肩负的谈判任务与海汉人目前提出的诉求其实并无太大的冲突,对于海汉在山东占领区内的各种产业,朝廷没有要强行收归己有的计划,甚至都没有打算要采用强力手段将海汉人逐出山东。而土地的归属权,双方都很有默契地不去主动讨论这个问题,相当于是分别默认了对方的所有权与控制权。至于海汉人最为在意的通商、移民,其实已经在事实上存在,而大明也一直没有对这些行为下达禁令,算是默许了其存在。既然海汉人在山东地区没有继续搞事,那么等事后上奏朝廷,给他们一个正式的通商许可,倒也不是太大的难事。

这样说起来谈判的内容其实没有什么能让梅生川真正感到棘手的地方,而海汉人却为了达成这样的结果,拿出了种植园这个长期收益项目作为给他私人的好处。虽然前期需要投入一些资金,不过想到将来可期的丰厚回报,梅生川认为这是相当划算的买卖,而且也能借此跟海汉人搞好关系。

最重要的是,既然南方各地的官府都有不少人在享受着同样的福利,那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入乡随俗而已。日后朝廷若是要清查他在谈判期间的言行,也抓不到什么把柄,毕竟他没有从海汉这里收受什么金银珠宝,而投资海外的项目,海汉人这边会有专门掩人耳目的手段,绝不会让他的身份暴露。

两人当天便就山东局势达成了统一的观点,认为保持和平的局面才是当下第一要务,至于其他的细节都可以先放在一边,待局势明朗之后再慢慢通过协商解决。大明朝廷可以允许海汉在山东从事商贸活动,但必须接受地方官府的管理——至少理论上是如此。而海汉也必须承诺在山东境内不会首先使用武力,不再将现有的控制区继续扩大,并且承认大明对该地区拥有绝对主权。

这些条件基本上都在双方各自的预想范围之内,倒是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不过山东本来也不算是梅生川此行的重点目标,只是按照行程安排,先到山东确定海汉人的态度,然后再去往辽东考察当地的局势。

在芝罘港逗留了两天时间之后,梅生川一行人便再次启程出发。不过他临走之前在芝罘岛这边并没有签署任何书面协议,与郝万清的会谈也只是就一些基本问题达成了意向性的协议而已。如果辽东那边谈不拢,那山东这边就算签了书面协议也只能作废。所以梅生川准备把辽东的事务处理完之后,再将山东的事一并解决。

海汉方面派了一艘探索级战船作为领航船,陪同梅生川所在的船队一同前往辽东。探索级战船在海汉海军编制中算是吨位第二大的战船,但已经比大明水师的大福船还要大出不少,而且船上的火力配置也远非福船能比。梅生川虽然不是带兵的将领,但身为兵部侍郎,自然也算是懂行之人,能够看出海汉战船在武器装备、航速、适航性等方面所具备的明显优势。

“海汉人能从南方一直推进到山东,果然不是靠运气!”梅生川以前便听过不少海汉海军的故事,对于这支打遍南海无敌手的海上武装也是十分好奇,虽然从芝罘岛一同出发的战船就这么一艘,但在行家眼里已经能够看出很多东西了。东江镇的战报里称海汉海军已经将后金的海上武装力量剿灭殆尽,看样子也不是在吹牛皮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