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谁紧张了,谁让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放开!”薛凝脂使劲抽脚没抽动,李锋手一松她才把腿抽回,狠狠瞪他一眼问:“的任务地点是仓库那里,怎么跑这边来了。”

“那边有陈龙一个就足够了。”李锋抖掉烟灰说道:“我不放心们这边,所以过来看看。”

“哼,我不相信那个叫陈龙的家伙真有那么厉害!”薛凝脂不服气的说,李锋的话让她觉得很丢份。

萧队长那几个手下其中任何一个,切磋交手谁输谁赢说不准,但生死拼杀死的一定是萧队长的人,我说这个相信吗?

李锋觉得有些无聊,索性跟这女人扯淡打发时间。

“我不信。”薛凝脂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从之前开始,血燕十三太保中有四个已经栽在李锋手里,紫貘的人到底什么势力她不知道,但李锋的实力绝对是很强的,他这么说,那陈龙肯定有自己没发现的过人之处。

李锋笑了笑没再说话,薛凝脂的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穿,这女人虽然业务水平很不错,但还是太嫩了点。

突然他眉头一拧,冷电般的目光看向地下车库入口,一道白色的影子飘忽而过消失在了地下车库入口。

“啊,那是什么!”薛凝脂和林森他们也看到了这个白影,顿时惊呼了一声,那白影的速度很快,快到超出普通人的正常速度,所以他们都没看清。

“会不会是血燕的人?”林森问了一句,薛凝脂也是下意识抬脚想追进去看个明白。

“们在这里守着,我追上去看看。”一只手掌搭在她肩膀上将她按住,随后李锋身形如龙跃下高高的台阶,风一般冲过街道进入了地下车库的入口。

红唇火热青清纯美女个人素净写真

“凝脂,这家伙速度也好快!”林森呆呆的说,李锋那背影看在他们眼里就跟往前飘了出去一样。

“别叫我凝脂!”

薛凝脂吼了一嘴,死死盯着地下车库入口。

转进地下车库,李锋便看到地上已经躺着两个车库的管理人员,这两个人没死,只是被人打晕过去。

再一看,那道白色人影已经冲到车库尽头,随后对方面前那面墙壁上就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一堵钢门被白色人影打开,随即毫不犹豫冲了进去。

啊啊两声惨叫传来,应该是里面负责看守的血燕成员发出的。

李锋脚尖一蹬追上去,冲进钢门进入血燕真正的领地后,便看到两个血燕成员倒在地上,他们的右手都是齐腕而断,断手上握着手枪。

“碧水剑?难道真是那女人?”李锋驻足看了几眼,又追了上去。

防空洞里处处是通道,李锋不时要辨别一下方向才知道那女人往哪里走了,沿途所过,已经看到了不下十个血燕成员的尸体。

“下手这么狠毒,一个活口都不留。如果真是那女人,倒也说得通了。”李锋已经隐隐猜到对方是谁,刚一转过拐角,一道白芒突然直奔他面门而来,还隔着一段距离,便感受到森森的寒意。

李锋心头一凛,在那白芒落在脸上之前的电光火石间右手狠狠一拍墙壁,借着那反震力身体犹如挂在竹竿上的衣服一样荡开,刺啦一声,白芒落在他刚才靠着的墙壁上,激起一团粉尘,只见那块墙壁上已经被削掉一大片表皮。

李锋松了口气,这突然的一击太快太狠,要是他反应再慢上一点,现在脸上已经多了个窟窿。

“是不是疯了,连我都不认识!”李锋有些愤怒的吼了一句,拐角处缓缓走出一个人来,正是之前跟在李锋他们身后上山到了巴塘的那个女人。

“雷神?居然还活着。”女人皱眉看着李锋:“玉蝶说的那个李锋就是?”

“不是我还有谁。”李锋一边拍去身上的白灰,没好气的问:“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偷偷跑出来的?”

水神,朱蝶的队长,也就是玉蝶的前队长。

李锋在苍龙的时候跟朱蝶合作执行过任务,跟这女人也是挺熟的。朱蝶作为八大守护部队里唯一一个全部由女人组成的部队,这水神又是以一己之力让当初所在的队伍入选为八大守护部队之一,李锋心里是很佩服的。

当初七大军区改五大战区,军委建议成立八只秘密部队镇守八方,从各特种兵队伍里挑选。当时竞争的激烈程度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各方利益掺合,甚至闹出了一些人命。

水神脱颖而出组建朱蝶成为队长,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所以李锋也理解她为什么会对血燕的成员下这样的狠手。

血燕那一次,让整个朱蝶元气大伤,队员清洗的清洗出走的出走,至今没缓过来。

“当然是偷偷出来的。怎么还活着,还去秦城开了保镖公司?”确认了李锋的身份,水神还是没放松警惕,因为李锋在名义上已经是个死人。对于当初的苍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甚至是前一段

时间才偶然得知苍龙的雷神已经换了人,好像因为一次变故,雷神也死了。

现在一个本该死掉的人又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保持一个军人该有的警惕性是很应该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李锋在秦城,则是玉蝶跟她说的,连血燕老巢也是玉蝶通知她的。

李锋之前没让玉蝶保密,他就知道对方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想为朱蝶做主,现在看来她果然告诉了水神。

“我的事不用管,反正我不是的敌人就行了。”李锋摆摆手不想多说。

“玉蝶跟我说了,我们朱蝶那个叛徒是发现的。现在看来血燕的老巢也是发现的。”水神郑重的看着李锋:“雷神,我们朱蝶欠个人情。”

“想杀了燕无道报仇?”李锋问道,后者点了下头,眼里有着刻骨铭心的恨意:“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为姐妹们讨回一个公道。玉蝶当初在我们朱蝶是最小的,刚加入不久,就因为那件事被开除了军籍。她还不算最惨的,还有那几个死去的姐妹。这样的血仇,我怎么可能不报。”

李锋默默点了下头,要是换成他,他也要把血燕的人杀个一干二净,再把燕无道挫骨扬灰才能报此血仇。

“对了,除了和二侦那几个,另外那支特种兵知道是什么来头?”水神又问了一句。八大守护部队间是彼此隔绝的,除了因为一些任务需要合作会有交集外,大部分都不知道彼此的情况。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