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高个微胖的青年,火急火燎跑了过来,陈华一眼就认出,这是王语嫣的弟弟王宇鹏。

陈华当年在陈家虽然地位卑微如条狗,不过上的却也是帝都最好的贵族高中,在那儿读书的,都是超级富豪家的子女,那个时候一个学期的学费就得二十万,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能在那读得起书的。

当然,陈家是为了面子,才让陈华去这所贵族高中读书,堂堂陈家的子孙,在破学校读书,陈家面子挂不住。

为此,陈华在贵族高中倒是认识很多富家少爷和千金,不过都是欺负他的,跟他当朋友的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至于王宇鹏一眼能认出陈华,是因为王语嫣和陈华同班,陈华读高三时,王宇鹏读高一,有上陈华的班级找他姐,自然也就对陈华这个废物印象深刻。

“你小声一点!”

王语嫣恶狠狠瞪了王宇鹏一眼:“喊这么大声,怕所有人都听不到是不是?”

“我不也是急吗?”王宇鹏压低声音说道:“我刚才听爷爷说了,陈家和萧家的大门,因为陈家这个废物,而被人给炸了,萧家肯定恨不得杀陈华这个废物,你把他领王家来,被萧家知道,萧家太公上门讨要说法,爷爷招架不住,太公重伤在床,要是让萧家太公知道咱们太公重伤那还了得?”

说到这,他狠狠推搡陈华一把:“你给我滚出去,我王家是你能来的吗?再不出去小心我打死你!”

陈华摊了摊手,苦笑道:“班长,你弟这么不欢迎我,那我还是撤了吧?”

“别。”王语嫣拉住陈华,看向王宇鹏:“陈华是我带来给太公治伤的,你给我收敛一点,小心我抽你信不信?”

“他?”王宇鹏笑喷:“姐,你有病吧,他要是有那能耐,还能被陈家当条狗一般的欺负?”

草地赤足美女淡雅清新写真图片

陈华听惯了这种污言秽语,倒也没什么,王语嫣却是怒了:“我把陈华请来给太公治伤,你这么侮辱人家,良心让狗吃了吗?看我不抽你!”

话落,王语嫣扑了过去,给王宇鹏一顿拳打脚踢,把王宇鹏都快大哭了,扯着嗓子喊道:“爷爷,救我,你的宝贝孙女又打我了…”

随着他的话音响起,很快就有一声轻喝传来:“语嫣,住手!”

王语嫣这才停手,拉着陈华朝王老爷子走去。

“死废物,害我被我姐打,你给我走着瞧!”王宇鹏气呼呼的跟了上去。

“语嫣,你怎么把他带来了?”王老爷子看到陈华,顿时就是脸色狂变,他在拍卖人参的时候见过陈华,印象比较深刻。

王语嫣将原因说明了一下,王老爷子顿时欲哭无泪:“你真是糊涂,太公受伤那是何等大事,来医治的医生,被禁足在王家,就是怕他们出去,把太公受伤的事传出去,给王家带来不利,你把他带来,万一治不好太公,禁足他嘛咱们王家大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炸了,不禁足他嘛,他要是把事情传出去怎么办?”

“这…”王语嫣顿时语塞,才知道自己犯了严重错误。

王宇鹏得意道:“傻眼了吧姐,叫谁不好你叫这废物,这下你可麻烦咯,要是王家大门被炸,等着爷爷抽你吧!”

“你…!”王语嫣气的不行。

这时候,陈华开口:“来都来了,就让我看看吧,要是能治好最好,治不好我也不会说出去,萧家跟我有仇,我不会做让萧家高兴的事。”

“谁知道你会不会拿这消息,去找萧家太公换方诗韵啊。”王宇鹏仇视陈华说道。

说到这,他看向王老爷子:“爷爷,最好把他灭口掉。”

“宇鹏,你…”

“你什么你!”王宇鹏打断王语嫣的话,哼道:“我这是在为王家着想,才不像你胸大无脑。”

“你…”王语嫣拳头都举起了,被王老爷子喝住。

这时,陈华看向王宇鹏:“我要是治好你太公呢?”

“你要是能治好我太公,我都管你叫太公!”王宇鹏说道。

“好。”陈华点头:“记住你说的话。”

“行。”王宇鹏坏笑道:“要是治不好,你就等着被灭口吧。”

陈华也不再跟他废话,看向王老爷子:“你是打算让我治呢,还是直接灭口我?”

“先跟我去看看吧。”

王老爷子说着,转身朝一座豪华建筑走去,陈华紧随其后。

他是真不想治了,但不治恐怕出不了萧家,也只能尽力去试试了。

而此时,萧家。

“他娘的,该死的杜天华,是真敢炸我萧家大门啊!”

萧家太公回到家,看到门被炸烂,恨的咬牙切齿,拳头都握出鞭炮声响。

萧家上下也是一片愤慨与大骂。

“爹,必须得想个办法弄死杜天华,还不能让他的手下知道是咱们干的!”萧老爷子气呼呼道。

萧家太公点点头。

“我倒是有个办法。”杨志远突然站了出来,一脸殷勤说道,心说要是帮了萧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什么办法?”

萧家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杨志远身上。

杨志远嘿嘿一笑,说道:“萧老爷子,那个武藤一郎不是被陈大师给杀了吗,滕青社肯定很恼火,萧家可以与滕青社取得联系,让他们派人去挑战陈大师,也带个面具去,顺便把老太爷也叫上,也带个面具,陈大师一出现,把他干掉不就行了?”

“到时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东瀛人干掉陈大师,不会怀疑到老太爷头上,而陈大师一死,都不用萧家动手,东瀛人会想尽办法干掉杜天华,那个时候踩死陈华就比踩死蚂蚁还容易了。”

“哈哈!”

萧家太公顿时大笑:“好办法,这可真是个好办法啊!”

萧家的人也都认为此法可行。

“可以啊志远,本来还不想让你来我家,看你舔个脸跟个舔狗似得,就让你来了,没想到还给我萧家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你这朋友我萧恒交定了!”萧恒拍了拍杨志远的肩膀说道。

给杨志远都乐坏了,掏出手机,打开相册,说道:“萧少,萧老爷子,我有几个妹妹长得都不错,不知道萧家有没有少爷要找对象的,看看能不能看得上?”

“我还没对象,给我看看。”萧恒的弟弟萧铭走了过来。

看了几张照片之后,萧铭选定一张,问道:“这个不错,叫什么?”

“叫杨紫琪,陈华老婆的妹妹,不过与她姐因为陈华而关系破碎了,真人比照片漂亮,萧少喜欢,我这就叫她买张机票来帝都。”杨志远说道。

萧铭应了声行,拍了拍杨志远肩膀,说道:“我要是喜欢,你以后就是我萧家的亲戚了,指定贼有面子。”

“那对,那对!”杨志远高兴的合不拢嘴,走到一旁立马给杨紫琪拨去电话。

“杨志远是真能舔,都舔出境界来了!”陈欣婷不禁掩嘴笑道。

“哈哈!”

一群萧家晚辈大笑。

“你派个可靠的人去东瀛,跟滕青社联系,就按杨志远说的办。”萧家太公吩咐萧老爷子。

“好的爹。”

萧老爷子正要去安排,突然手机响起,接通电话后,他面色微微一变,然后挂断电话,对萧家太公说道:“爹,派去跟踪陈华的人来报,陈华被人带进王家了。”

萧家太公顿时皱眉:“王家到底想干嘛?是想帮陈华对付我萧家不成?”

萧老爷子陷入沉默。

王家要是帮陈华,那有些头疼了。

突然,萧老爷子想到什么,说道:“爹,最近帝都几个出名的医生相继消失,有人称被请去王家了,会不会是王天阳不行了,王家不敢放那些医生出来,怕走漏风声对王家不利?”

萧家太公眼前一亮:“备车,我刚好借陈华去王家,上王家讨要说法,顺便探探到底是不是王天阳不行,如果是的话,咱们萧家就能取代王家成为帝都第一家族了!”

“我这就去备车!”萧老爷子激动说道。

不多时,一亮劳斯莱斯驶出萧家,往王家而去。

……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