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叶绵绵看着气急败坏的夏知薇在她面前就像个跳梁小丑似的蹦达着,她心里就想笑。

夏知薇很快也看出来了叶绵绵那调侃的神色,她渐渐冷静下来。

“呵,没有什么好得瑟的,一定是弄错了剧本!”

她抛下这句话便转身了。

此时,正好导演忙完手里的工作,从门口走了进来。

夏知薇连忙走了过去,将手里的剧本递给了导演。

“周导,这是什么回事,们这边工作人员真是疏忽大意,把剧本都弄错了。”

周导环顾了一下室内,四个比较重要的女演员,全部都是他亲手挑选出来的,不存在弄错的事情。

“夏知薇是吧!我们今天通知过来,就是让演女配角的!剧本没有弄错!”

夏知薇听完,便是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

除了失望,还有浓浓的不甘与愤怒。

“说什么?让我演女配?难道不知道我是流星明星吗?我上一部明妃传那是炽手可热……”

大眼睛气质女神泰国旅拍写真图片

“夏小姐,请冷静一下!我们正是因为看了明妃传,才决定让演这个女配角的。我觉得演这个女配角,无论从形象,还是从气质上来说,都很适合。”

“神经病,既然不是女主角,干嘛不早点说,浪费我的时间,我不演了!”

夏知薇哪曾受过这样的污辱。

就算是演女配角,也绝不能跟叶绵绵在一起演。

她这样被叶绵绵给踩在脚下的感觉,她是不可能接受的。

她永远也不想输给叶绵绵。

她气愤地将剧本扔在了桌面上,转身气匆匆地走了出去。

叶绵绵微微扬眉,稍微挪到走到窗口。

看着夏知薇边走边骂郑英,“是怎么做经济人的啊!我当然让走关系网,竟然让我落选了!”

夏知薇当初为了能够排名早一点面试,花了大钱去打通各种关节。

没有想到,虽然提前通过了试镜,可是在最后的环节里,还是输给了叶绵绵。

郑英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叶绵绵收回眸光,此时,手机响起,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又是慕寒川发来的短信。

“出结果了吗?几点结束,我开车去接!”

这男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把她看得越来越紧。

一天到晚的短信都停不下来。

叶绵绵手指滑拉着屏幕,许久,她还是决定不告诉他。

他如此在意她是不是能进娱乐圈。

如果他真的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

她不太敢想。

“还没有,再等等吧!晚一点再说……”

她发完以后,就将手机放进了包包里。

下午的时间,导演地将几名主演集中在一起,研究了一下剧情,以及开机的时间。

晚上六点多才结束。

从大门口走出来的时候,正好跟跟柳蜜儿一起。

柳蜜儿踩着高跟鞋,用耳机在跟慕凌峰打电话,语气十分亲昵。

“老公,今天不用出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嗯嗯,有老公亲自出马,我肯定能上榜啦!”

柳蜜儿欢快地走了出去。

叶绵绵站在旁边,等柳蜜儿先出去了,她这才慢慢地走出来。

现在柳蜜儿演女配,那以后难免会有机会跟她在一起工作。

万一慕凌峰也来探班的话,他会不会发现慕寒川,叔侄俩会起矛盾吗?

有那么片刻,她的心里是疑惑的。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出门之后,她抬头间便看到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

正是慕寒川的车。

他什么时候来的,在这里等了多久了?

透过微微半敞开的车窗,她看到了那道优雅的身影。

她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沿着马路往前走。

她知道这里人来人往的,比较复杂,被人看到了就不太好。

他似乎跟她有心灵感应一般,在她走远之后,也立即发动了车子,慢慢地跟了上来。

在拐角的地方,他停了车。

她四下环顾,确定没有可疑的人之后,这才拉开车门上车。

“怎么,结果还没有出来?”

他摘下墨镜,长眸微凝地看着她。

“结果出来了,但是这么重要的结果,我希望待会再公布……对了,慕寒川,我有一个重要的人介绍给!”

“什么人?”

“慕寒川,如果真的想要跟我结婚,我们是不是要见见双方的父母?”

此时,慕寒川还没有能够理解叶绵绵话里的意思。

他只是单纯地以为,她希望得到他家人的认同。

“我们婚后不跟父母住在一起,没有必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慕寒川,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家人的事情!如果真的在乎我,那么就要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我希望双方的父母出席。”

叶绵绵的意思,其实主要是想要让叶安若见见慕寒川。

叶安若到底是她的生母,而且叶安若似乎对慕寒川有些小成见。

那么,只要能够见见面,多相处一下,也许她的想法就会改变一些了。

慕寒川微微思虑了一番,最终爽快地答应了。

“好!那我们约个时间,我去订餐厅!”

“就晚上八点吧!我要去一趟超市,先回去吧!”

叶绵绵冲着慕寒川挥了挥手,这正准备下车。

慕寒川却是极快地伸手勾住了她脖子,将她按在了车椅上,一阵窒息的缠吻。

她突然觉得有一种浓浓的幸福感在心里涌动着。

许久,她推开慕寒川,“等我们结婚以后,晨星会跟我们一起生活吧?”

“不用等结婚以后,我已经安排阿武去接他了,明天就会回来了!”

“真的吗?”

叶绵绵激动得要呐喊了,她太想儿子了。

“晨星是的儿子,自然要跟生活在一起……不过,我希望我们能够尽快生二胎,不然的话他太孤单了。”

慕寒川意味深长地说道。

“两个宝宝应付得来吗?”

“只要肯生,十个都没有问题!”他笑得意味深长。

叶绵绵心里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说出来,但最终她还是保持了沉默。

“晚上见!”

她推开车门下去,关上车门之后冲着了挥了挥手。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