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跃转过头去,彩灯排布成的“2000”下面放着一张椅子,椅子旁边站着一个人。

林嘉茉穿一件鹅黄色羽绒服,围着红色的围巾站在冷风中,面前是她呼出的温热气流。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怀里的吉他。

林跃说道:“这么冷的天,有什么话不能回去说”

林嘉茉摇头:“因为有一首歌我只想唱给你一个人听。”

她往椅子上一坐,吉他横放在膝盖上,手指轻拨琴弦。

叮咚

舒缓的前奏过后,林嘉茉张开嘴。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阳光下的女孩怀抱一束小雏菊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

是王菲的《红豆》。

诗曰: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以前都是林跃弹吉他唱歌给别的女孩儿听,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儿弹吉他唱歌给他听……虽然弹得一般般,唱得也一般般。

其实他知道天台上有什么等着自己,也知道陈寻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让他颇为感动的一点是,林嘉茉为了学这首歌,手上起了好多水泡,平时写作业疼得直皱眉,方茴问她怎么了,还总说是来事了,痛经。

“好听吗”

林跃站在原地没动,林嘉茉唱完歌把吉他放到椅子上,走到距离他不到3米的地方,话虽然说出来了,但是头一直低着,不敢看他的眼睛。

作为一个女孩子,向一个男孩子告白,需要克服的心理障碍远比男孩子向女孩子告白要多的多。

虽然不是直接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但是她相信林跃听得懂。

“我记得你以前不会弹吉他啊谁教你得陈寻吗”

“是陈寻他师傅。”

“这个馊主意也是他出的吧。”

“这个……怎么能……算馊主意呢”

“看你都冻成什么样了”林跃拉过她的手,把一副棉线手套拍在她的掌心:“给,这是夏天手绳的回礼,我让我妈织的,或许有点土,你将就着用吧。”

林嘉茉抬起头来,一脸激动地看着他。

“谢谢,我很喜欢。”

她把手套抱在怀里,看着林跃的脸:“林跃……”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林跃打断她的话,用手拨了拨她被冷风吹散的发丝:“我在北大等你。”

他转身往回走,一面走一面说:“天台冷,赶紧回家吧。”

“知……知道了。”

林嘉茉看着他的背影咬着嘴唇思考他刚才说的话。

他没有拒绝她,也没有接受她,但是那句“我在北大等你”,等于给她指了一条明路。

只要她能考进北大,跟他上同一所大学,是不是说……

林嘉茉把抱在胸口的毛线手套拿起来,脸埋进去用力深吸一口气,完事抬头看着天空,在烟火爆开的“嘭嘭”声里喊道:“我一定要考上北大。”

半分钟后,她戴好手套,背着吉他离开了。

林嘉茉不知道,楼道口小房子北面的阴影里站着一个人,早在她为林跃弹唱《红豆》的时候就在了。

成捆的仙女棒掉在地上。

刚才林跃找到他,要他去小卖部买一些仙女棒,等到茶话会结束后和林嘉茉、何莎等人一起放。

买回来后蒋小璇告诉他林跃和林嘉茉上了教学楼天台,当他从楼梯口出来,正好听见那两个人的对话,林嘉茉说“因为有一首歌我只想唱给你一个人听。”

是王菲的《红豆》,寓意相思的《红豆》。

他的世界轰然崩塌。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林嘉茉学吉他学唱歌,搞了这么一个浪漫的告白,居然是陈寻在为她出谋划策,而陈寻……明明知道他喜欢林嘉茉。

他喜欢的女人喜欢别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关键时刻出卖他,这种打击堪称致命。

林跃从教学楼天台下来,直接推着自行车离开了。

他当然知道赵烨在偷听,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陈寻不是利用林嘉茉和方茴的姐妹感情来给自己釜底抽薪吗那就别怪他玩儿阴的……何况他的目的就是要拆散铁三角。

……

周六晚间在雨华餐厅的聚餐乔燃没去,陈寻很高兴,因为林嘉茉把表白结果告诉了方茴——林跃虽然没有正式接受,不过说了会在北大等她。

赵烨程沉默,就一杯一杯喝酒,谁不让他喝还跟谁急。

方茴的情绪也很低落,别人跟她说话要么“嗯嗯”,要么“哦哦”,整个人完不在状态。

反正这餐饭吃的不怎么愉快。

因为后面那桌就是校篮球队的人,苏凯和郑雪在,陈寻也在,所以大家没有太在意赵烨的状态,不管他喝成啥样,有人送回家就成。

饭吃到一半林跃就找借口撤了。

他前脚走,何莎后脚追了出来。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饭没吃完就开溜。”

“你不也开溜了吗”

何莎不说话了,其实她很想说我开溜还不是因为你,要找到跟你单独相处的机会多难呀。

林跃转学来这儿都快一年了,就没见有谁能摸到上下学的规律。你要说他时间管理很混乱吧,可他的学习一点儿没落下,记得有次数学老师叫任高盈去办公室谈话,任高盈就拿林跃为自己开脱,说他上课也经常开小差,数学老师大怒,说他大学数学的课程都学完了,你们还有脸跟他比,他上课开小差考试照样满分,你们上课开小差考试交白卷,能一样吗弄得任高盈特郁闷。

“你……真想我考中央美院啊我怕我考不上。”

“专业课方面有我帮忙,问题不大。你只需要学好文化课。”林跃一边说一边推着车子往前走。

“那你呢”

她不知道林跃的美术为什么这么强,好像她再怎么努力,在他面前都像一个初学者。林跃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但是这不重要,她真希望也能在中央美院看到他……毕竟在她看来,他要是走艺考这条路,录取概率无限接近100%。

“清华北大我还没拿好主意,看吧,反正都是帝都的学校,以后也能经常见面。”

“嗯。”何莎很开心地点了点头。

路灯昏暗,两个人和自行车的身影在地面慢慢拉长。

不知何时起,他们俩的身份调了个个儿,明明是林跃先向她告白的,现在却是她在追赶他的脚步,而这种转变就像江河东流,十分自然。

……

周一。

方茴把自行车推进车棚,转身往教学楼方向走,这时迎面走来的风铃草叫住她。

“走,跟我去传达室拿信件。”

方茴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跟上班长的脚步。

“方茴,你今天情绪不高呀……”

“哦,昨晚没睡好。”

空铃草也没当回事,拿起丢在标注“高一一班”塑料筐里的信件在手里翻了翻。

“陈寻,陈寻,乔燃,陈寻,乔燃,赵烨,林跃,林跃,林跃……”

听到林跃的名字,方茴一下子抬起头来。

“嘿,怎么也有人给他寄贺卡”

站在空铃草的角度,那些花痴给陈寻和乔燃寄贺卡很正常,给林跃寄算什么

方茴小声说道:“你还是你,可他已经不是刚转学时大家印象里的他了。”

“你说什么”空铃草疑惑地看着她。

“没什么。”方茴拿起寄给乔燃和林跃信,转身走了。

空铃草看着塑料筐里剩下的信件呆了一会儿,摇摇头,晃掉脑子里纷杂的想法,往教学楼走去。

回到高二一班,空铃草把其他人的信件发了,赵烨和陈寻还没来,便把信件先放到自己的抽屉里,直到距离上课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候,教室后门才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陈寻来了。

她赶紧把抽屉里属于陈寻的信件拿出来,献宝似地迎上去:“陈寻,你的……”

话还没说完,看到出现在门外的人,她一下子愣住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