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要哭了,都交给我吧!”木羽衣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小环紧紧地抱着木羽衣,身依旧在不住的颤抖着,哭的声嘶力竭,其中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无奈,太多的痛苦,然而这些都无法诉说,只能用最原始的哭声去表达,这个时候的小环,已经不只是为了自己的遭遇在哭泣,更多的是因为在见到木羽衣后心中涌现的无限悲哀。

木羽衣不想去思考小环这些年是怎么在这里度过的,也不想去了解那些痛苦的过程,他现在只想带着小环离开这里,然后将当年的事情搞清楚。

对于木羽衣来说,现在的小环不仅是当初木府的一个小丫鬟,更是他转生后在那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唯一寄托,是他心中家的延续,也是曾经短暂而温馨生活的见证者,是被覆灭的沂江城的幸存者。

妙音楼外此时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官兵,仅仅化神期的修士就有数十人,其中一人更是化神后期的存在,而这样的阵容出现在妙音楼外也直接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再加上之前妙音楼内传出打斗的声音,也是惊动了很多人,使得围观在周围的修士越来越多。

“进去!”带头的化神后期修士一挥手,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冲入了妙音楼内部。

也就在这些人进入妙音楼的时候,楼上包厢中的女人也走了出来,一袭艳丽的鹅黄色纱裙,面容绝美,但与那些普通女子不同的是,此人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妩媚的气息,其一憋一笑都让众多男人为之神魂颠倒,倾倒众生。

“那人在内院!”女人憋了一眼木羽衣进入的房间,对着那几名化神期修士说道。

“黄姑娘受惊了,这里就交给我们吧,竟然敢有人在妙音楼撒野,真是不想活了!”化神后期的修士在那女人的身上放肆了扫了几眼后,带着一抹笑意,朝着木羽衣进入的内院走去。

然而他们还没有走过去,木羽衣便背着小环从内院走了出来。

“是谁把她伤成这样的?”木羽衣声音沉寂的说道,一双天蓝色的眼眸在此刻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像是两颗蓝色的星辰,让人看到的瞬间就有种深陷其中感觉。

“二公子,不要了,我们离开这里就行,他们太强大了!”小环惊惧的对着木羽衣说道,她不知道木羽衣现在的修为达到了什么程度,当初木羽衣离开木府前往洛河宗的时候实力还很弱小,而今也就过了七八年时间而已,她下意识的觉得木羽衣不是眼前这些修士的对手,因为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可怕了,仿佛一个眼神就能轻松杀死她。

清纯萌妹子不负好时光山林里人物写真

“放心吧,我说过了,交给我!”木羽衣轻声说道。

小环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她选择了信任木羽衣,即便她不知道木羽衣要如何因对现在的情况。

“一个妓女而已,想要趁乱逃跑,被抓回来没有直接杀掉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阁下想要施舍你所谓的善良,可惜,用错地方了,而且你这么一闹,这个女的今日必死无疑!”楼上的女子淡漠的说道,看向小环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杀机。

“哼,像你这样修为的人,为了一个妓女硬闯妙音楼,真是不值得,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化神后期的修士冷哼一声说道。

“小环是我的家人,我要带她离开没人可以阻拦,而且,你们用这个肮脏的地方束缚了她这么多年,那今日我就用这个地方给她的过去陪葬吧!”木羽衣轻声说道。

“不知死活!”化神后期的修士话音还未落下,身的灵力疯狂涌出,而后一拳轰出直奔木羽衣砸去。

同一时间,其他的化神期修士也动了,他们使用了各自最强大的招式,直接朝着木羽衣杀了过去,一时间十多个化神期修士同时出手,封锁了木羽衣所有的退路。

木羽衣站在原地没有动,小环则是被一些诡异的树枝束缚在木羽衣的背上,两人就这么看着十多个化神期修士不断临近。

下一刻,木羽衣的转生眼微微一抬,看向了楼上一直在冷眼看戏的黄衣女子,很显然,整个妙音楼都是这个女人在操控的,那么第一个要杀的人,也就是这个女的了。

此时的木羽衣,已经完不想再去理会什么权势,什么背景了,他现在想要杀人,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转生眼的瞳力骤然爆发,木羽衣的身体直接消失在了数十个化神期修士的围攻之下,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妙音楼,那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惊恐与痛苦,突兀的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

楼上,木羽衣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黄衣女子的身后,一把玉质的破损长剑从其背后插入,贯穿了她的整个心脏,大量鲜血顺着胸口薄薄的衣衫流淌而下,殷红一片。

“你……你……”黄衣女子已经无法连贯的说话,她感觉体内的所有生机都在这一刻离她远去,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从此之后,南明大陆不会再有妙音楼这个名字!”木羽衣轻声在黄衣女子身边说道,同时也是说给背在身后的小环听的。

沂江城灭城的时候,木羽衣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愧疚,是他没有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家族,而现在,当小环的出现引爆了压在木羽衣心底的愧疚时,这就已经不只是小环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木羽衣在迁怒沂江城被灭的整个事件,他要灭妙音楼,不只是为了小环,也是为了发泄他自己心中的悔恨。

唰!木羽衣抽出了太白剑,这把太白书院的强宝,其威力虽然因为破损而降低了很多,但依旧是整个南明大陆难得一见的宝物,一剑杀死化神期的修士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一刻,妙音楼的所有人都懵了,他们甚至不知道刚刚那一刻发生了什么,而木羽衣天蓝色的转生眼已经从死去的黄衣女子身上移了开来,落在了那个化神后期的修士身上。

嗡!空间一阵波动,木羽衣的身影再次消失。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