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真的?”简芷颜拧了眉头,“不是说了不用了吗?我自己来就行了。”

沈慎之说,“我不放心。”

“不放心?”简芷颜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听懂沈慎之的话,“不放心什么?”

沈慎之没有回答,“我在楼下等你。”

简芷颜:……

她下楼时,沈慎之确实在楼下等着她。

当然了,袁一冰也在。

见到袁一冰在,简芷颜倒是没有太惊讶,也算是礼貌的叫了一声:“阿姨,早。”

“早。”

袁一冰淡淡的说:“适应了一个晚上了,还没适应叫我一声妈?”

简芷颜脚步微顿,倒是意外的叫得很干脆:“妈。”

袁一冰一顿,笑了,“嗯。”

港风麻花辫美女头戴礼帽清冷眼神户外写真图片

简芷颜刚在饭厅坐下来,袁一冰就说:“对了,我今晚有空,打算和慎之一起拜访一下亲家公,亲家母,小颜,你也一起?”

简芷颜捏紧了调羹,“嗯。”

她倒是无所谓。

“对了,听说,昨晚,亲家公从H市回来了。”

简芷颜用餐的动作一顿,顿时,没有再说什么。

一碗燕窝粥都没吃完,她就放下了调羹,刚想站起来,沈慎之就拉着她坐了下来,他夹了一个肉包子进她的嘴里,“多吃点。”

简芷颜:……

她本来是想跟他说清楚离婚的事的,不过,她忽然想到,现在,还不是时候。

虽然,沈慎之他们停止了对他们简氏集团的股票的收购行动,可是,虽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放长线钓大鱼?

差一点,她就忘记了这件事了。

如果沈慎之他们真的打算放长线钓大鱼,那她,就更加不能跟他离婚了。

如果现在跟他离婚了,那她嫁给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要是暂时不肯离婚,到了真正摊牌的时候,或许,她还能分他不少家产呢!

当然是了,这点,是在他们真的动了简氏集团的情况下,不然,他沈慎之的家产,她也不屑要!

所以,离婚这件事,她想今晚回去老宅的时候,看一下情形再说。

简芷颜面无表情的吃下了沈慎之夹过来的小小的包子,味同嚼蜡的吃着。

吃了一个之后,她是真的吃不下了,才站了起来,淡淡的说:“我吃好了。”

沈慎之这才没有再逼她,两人一起,离开了倾图时代。

车子,是沈慎之开的。

简芷颜坐在后座,靠在沙发上休息,一直都没有开口。

沈慎之一直观察着她,一直到下车。

在电梯时,沈慎之问:“现在,H市那边的事,处理成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今年还要到H市去吗?”

“嗯。”

“什么时候?”

“过一段时间吧。”

沈慎之看着她,没有再问,回去到公司时,他们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应铮砚……

应铮砚见到他们同时到公司来,似乎……

有些惊讶。

简芷颜淡淡的笑了下,算是跟他到招呼,应铮砚也将眼底的惊讶收了回来。

他们两人视线交错的时候,自然是逃不了沈慎之的眼眸。

他当没看到,低了头。

回来到了办公室,沈慎之就开始帮简芷颜处理事务了,简芷颜也懒得拒绝,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拿来娱乐报纸大方无聊时间。

途中,应铮砚敲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

“跟你谈些事。”

“好。”

他们两人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谈事。

他们两人共事也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也很有默契,在说话时,有时候不必吧一句话完整的说出来,都能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而且,两人谈话的时候,气氛,是很好,可以说的上是有说有笑。

沈慎之在一边看着,沉默的看着。

简芷颜和应铮砚聊得很投入,途中,口渴了,喝水时见到沈慎之注视着他们,她愣了下,似乎……

才想起,原来,沈慎之竟然还在……

沈慎之笑了下,盯着应铮砚的视线,骤然变冷。

不过,一会后,他又开始忙碌起来了,对于简芷颜和应铮砚,视而不见。

只是,才过了一会,应铮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他眯了眼眸,视线,朝着沈慎之的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跟简芷颜说:“总经理,我有事,先先接个电话。”

简芷颜笑了下,“去吧。”

应铮砚就离开了。

“看来芷芷和应副总感情不错。”

简芷颜:……

“不过,可能,应副总……”

沈慎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简芷颜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片刻后,简芷颜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应铮砚的电话。

简芷颜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她接了起来:“铮砚?怎么了?”

沈慎之在听到简芷颜亲昵的叫应铮砚的名字的时候,脸色骤然发白,捏着钢笔的手也骤然用力了几分。

“抱歉,我可能……得请假半个月了,家里,出了点事。”

简芷颜愣住了,“家里出事了?出了什么事?严重吗?”

应铮砚似乎不想多说,片刻后,他说:“我得先走了,抱歉,半个月后,我给您打电话。”

“嗯。”

简芷颜放下电话,脸色,却不是特别的好看。

“她将注意力,放在了沈慎之的身上,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不然,应铮砚怎么可能忽然间请假?”

沈慎之头也不抬,“芷芷指的事什么事?”

“你——”

“真的是你做的?你——”

简芷颜还没说完,沈慎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简芷颜看了眼过去。

她认得那个号码。

是应铮砚的。

只是,他们是怎么会认识彼此的?

他们不是,连面都没见过几次吗?

沈慎之接起了电话,却没有开口。

应铮砚在那边冷冷的说:“沈慎之,我还会回来的。”

沈慎之语气轻松:“随时恭候。”

然后,挂了电话。

简芷颜咬牙,“你们,说了什么?铮砚这是怎么了?”

沈慎之捏着钢笔的手一顿,鹰隼般的眼眸瞥向她,“芷芷,你这么关心应副总做什么?”

在她的心里,她已经将应副总当成自己的朋友了,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