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让人揪心。

一双双拳头紧握,指甲潜入掌心,有鲜血滴落。

明明只是旁观者,但每个人却能够充分的感受到徐逸内心的那种伤痛,感受到徐灵的洒脱。

蜿蜒而庞大的龙身,本该让人敬畏万分,可在他们看来,却是那么可恨。

“神龙皇!我草祖宗!”

狼刀狂吼着挥动手中光可鉴人的菜刀。

恐怖的刀芒,三十多丈,朝着神龙皇斩了过去。

可神龙皇连看都没看一眼,龙尾似无聊的一摆,这恐怖的刀芒就直接湮灭成空。

“杀了它!”

阎亡等人纷纷出手。

他们不能再让徐逸和徐灵继续聊下去了。

如果徐逸真的为此而甘愿自裁,将是他们无法承受的痛。

一个人的旅行

就连白衣都加入了攻击。

一道道强大攻击,铺天盖地而来。

轰击在神龙皇的身躯上,爆开阵阵烟尘,巨响震天。

可烟尘散去后,神龙皇的身躯上,一点被攻击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身龙鳞超越世间防御力最强的铠甲,生来就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神龙,强大得可怕!

就如徐逸所说。

神龙皇或许奈何不了他们,但他们也绝对奈何不了神龙皇。

“徐牧天,不要再犹豫了。”

神龙皇冰冷开口:“再耽搁下去,我也不能保证她的安全。”

“不能让我们兄妹俩好好聊聊吗?”

徐逸突然失态的怒吼,吼声都有些沙哑。

或许是习惯了徐逸一直以来的沉着冷静,突然歇斯底里的徐逸,让神龙皇有些反应不及。

好一会,神龙皇才道:“可以不用自毁灵魂,相信妻子一定有办法可以短暂保存的灵魂,到时候们兄妹俩可以好好聊,现在,把身躯给我!”

“是不是以为赢定了!”

徐逸五官扭曲,狰狞龇牙,像是被逼上绝路的凶兽。

“我可以让什么都得不到!”

“那她也要跟陪葬!”

“陪葬也比让奸计得逞来得好!”

“舍得让她死吗?”

一人一龙,彼此咆哮。

神龙皇也失去了耐心。

谋划多年,成功就在眼前。

他已经迫不及待。

徐逸猛的看向徐灵:“小铃铛,哥哥说过,这辈子,再也不会让人伤害到!在太乙山,哥哥没做到,让裘雨旋伤了。”

远处结阵的裘雨旋露出无奈的笑容。

当年正是因为年少轻狂不懂事,想跟徐灵比个高低,才导致了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也最终让自己陷入地狱十几年,也才有了今天。

福兮祸兮,真的难说。

但那些过往,早已深深印刻在灵魂深处,永世难忘。

“在南疆,哥哥也没做到!让汪不仁被斩了一双腿。”

阎亡等人眼中泛起痛苦。

那场血色的婚礼,是南疆的耻辱。

“现在,哥哥也做不到……”

这句话,徐逸的语气里满是怅然和寂寥,让人心酸得厉害。

徐灵摇头,眼泪不自主的从眼角落下:“哥!这辈子有这个哥哥,小铃铛很开心,很幸福!”

“徐牧天!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在眼前吗?”

神龙皇感觉到不妙,连忙愤怒大吼。

徐逸却置若未闻,对徐灵道:“小铃铛,小时候我被欺负的时候,总是站在我面前……哥哥现在都还记得,张开双臂,气得腮帮子鼓鼓,眼睛瞪大故意做凶狠状的模样……”

“原本哥哥觉得,可以保护一辈子了,因为哥哥是南疆的王,可代天牧疆!”

“对不起。”

徐逸回头,看向了白衣。

“逸!”

白衣心脏剧烈狂跳。

她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让她心慌。

让她想哭。

让她手脚冰凉。

“神龙皇!”

徐逸大吼,额头上,红点浮现。

“放了她!否则我就自爆在眼前!”

“不要!”

白衣和徐灵同时尖叫。

红叶等南疆将领浑身颤抖,单膝跪地。

沈笑君、凛冬等人,牙齿都快咬碎,却什么都做不了。

“把身躯给我,我放了她!”

神龙皇话语里带着颤音,它知道,徐逸没有开玩笑!

徐逸冷笑一声,额头上的红点,开始了蔓延。

不规则的红线朝着额头两边扩散。

像是蜘蛛网一般。

“我再说一遍,放了她,我再把身躯给!”

“在骗我!”

神龙皇怒吼:“我放了她,不给我怎么办?”

“神龙皇,我就知道没什么信誉可言,就算是我把身躯给,也不会放了徐灵,对吧?因为徐灵修炼的祖龙妙法,和我修炼的祖龙枪法,合二为一,才会从我身躯里诞生出神龙血脉,才能让人身与龙身相容,最终以龙身入祖龙。”

徐逸哈哈大笑:“想取祖龙而代之,做这个世界的至尊,是吗?”

神龙皇龙须都绷直了。

因为徐逸说的是真的。

这些步骤缺少任何一步,都难以做到。

所以从一开始,徐灵就是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或者说,从徐灵还没出生的时候,神龙皇就已经在还是胎儿的徐灵身上,留了一滴龙血。

徐逸的真龙血脉被斩断,没有关系!

只要得到徐逸的身体,再与徐灵相交,依旧可以诞生出神龙血脉!

前提是,得到徐逸的身躯!

就像是得到徐逸父亲的身躯一样!

可是……

徐逸说话间,那猩红的血丝,已经蔓延了徐逸整张脸,并且朝着脖子蔓延而去。

一旦血丝遍布全身,哪怕是徐逸自己,都无法平息暴动的劲气。

那时候,天王老子来了,徐逸也要爆给他看!

神龙皇怨毒的大吼:“要是自爆,我会用这世间最残酷的手段,一点一点折磨她!我要让她踏入神藏境!折磨到她寿元终结为止!”

“没有机会!”

徐逸身化血色流星,朝着神龙皇冲去。

神龙皇想闪躲都来不及,毕竟龙身太大了,护体的龙气又无法摧毁徐逸。

牧天枪被徐逸用尽所有力气,刺在龙鳞之上,只穿透了一个小洞,但足够了。

他将牧天枪扔了出去,双手死死抠着这个洞,任由神龙皇疯狂扭曲挣扎,都不放手。

同时,血丝快速蔓延,已经将脖子都侵占,占据了双肩,开始朝着双臂蔓延。

“不!”

凄厉的吼声在回荡。

白衣不顾一切扑来。

被神龙皇抓在爪子里的徐灵尖叫不止,但除了歇斯底里的哭,她什么都做不了。

凛冬等人,全身都在发麻。

他们不知道自己除了看着之外,还能做什么。

“我王……”

红叶起身,掐诀,一股磅礴的力量氤氲,然后朝着神龙皇飞去。

“红叶!”

阎亡等人大吼。

她要自爆!

“天佑我王!天佑南疆!”

阎亡双目猩红的大吼,身上的气息也快速狂暴起来。

“天佑我王,天有南疆!”

狼刀、虎狰、薛苍、海东青。

毫不犹豫纷纷逆转功法!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