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薛枭刚刚使用的那一招名为风灵影杀,乃是他当初的成名绝技……”

掌控了薛枭的傀儡后,木羽衣立刻发现了其中的秘密,这个强大的灵级下品法术也在此时完整的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就是天玄塔试炼的真相所在吗?”木羽衣凝望着傀儡,明白了其中的真意。

天玄塔作为修炼圣地,但在前四层却只是磨砺众人的技巧而已,那些强大的石像虽然攻击和防御都很不错,但他们不会杀人,只会不断的攻击,让进入其中的弟子找到自己战斗中的弱点,从而完善自己的战斗技巧。

从第一层到第四层都是如此,然后每一层都会加大石像的难度,以求让众弟子能够在其中尽可能达到完美。

而到了第五层,修炼的内容便发生了变化,成为了真正的实战,而且对战的不再是那些僵硬的石像,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而是曾经在天玄塔中修炼过的天才!

这一刻,木羽衣也想通了镜像塔中复制的一切,那些都是在记录众人施展的法术与战斗技巧,如果这些人真的能走到第五层,那么他曾经施展的功法与技巧将会以傀儡的形势被保存下来,然后让后来的人与之对战。

像木羽衣刚刚这种情况,他是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击败了薛枭的傀儡,那么他即便是不掌控这具傀儡,也能够获得薛枭曾经使用过的风系法术——风灵影杀,这便是对他通过这一层的奖励。

当然,如果时间超过了一炷香,也就说明这个人的实力是无法达到薛枭这具傀儡的认可的,法术自然也就不用想了,即便其最终能够战胜这具傀儡,也无法得到任何奖励,但其去往第六层的道路不会受到阻拦。

“可惜,我的转生眼你复制不了,我的血继限界你也复制不了,不然的话,这天玄塔恐怕要成为后来人的梦魇了!”木羽衣轻笑道。

试想他的这些能力如果真的被复制留下来,有几个人能够通过这种级别的试炼?恐怕任何弟子到了第五层,都要铩羽而归,毕竟他的实力早已不是这个层次能够对抗的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种复制也不是没有底线的,应该还是有一些强大的法术是天玄塔无法复制的,否则这种偷偷掠夺其他人法术的行为,早就惹出众怒了!”木羽衣暗道。

灰头发蕾丝萝莉少女妹妹粉嫩私房写真

“我能够来到薛枭的这具傀儡这里,应该是我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无法被天玄塔评判,因此随机进入的,否则要是进入这里的人没有稀有属性风属性,那这里留下的法术也就毫无意义了,不过对我来说,这个法术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木羽衣继续猜测道。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这天玄塔的秘密已经差不多完呈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木羽衣清楚,进入这里的人应该有不少是知道天玄塔会复制他们的法术的,但是即便知道,他们也会将之作为一种等价交换的赌博。

因为只要他们从头到尾只施展一种能力,而且能够不断晋升的话,那他便可从第五层开始获得等价的法术作为补偿,若是实力足够强大,他可以用一种能力从第五层战到第九层,也就是最多能够获得五种不同的,且契合自身的法术,一换五,绝对不亏,而且可以想象,层数越高,出的法术等级也就越高,这绝对不能算是亏本买卖。

但是若是实力不够,那就另当别论了,木羽衣相信,进入这里的人大多会有一种赌博的心里,用自己的一种法术,去兑换其他更多的法术,但绝大多数人应该是无法从这里获得对等的法术回报的,这从刚刚薛枭所展现的实力就能看出来,因为没几个人能够在一炷香的时间打败他。

想清楚了这些,木羽衣再看向下方的镜像塔时便勾起了嘴角,任你天玄塔如何了得,但不属于这一界的东西,你终究无法复刻,甚至于品级高一些的法术也不能,不要说摩诃圣经了,就是九转裂丹典,这天玄塔也只能复刻出他的八转元婴,而无法真的将九转裂丹典留在这里。

“灵级法术可能是你能够复刻的极限吧,王级有些勉强,但应该也有可能,不过就算出现应该也是第九层了!”木羽衣猜测道。

沉吟片刻,木羽衣收起了这具薛枭的傀儡,转身踏上了前往第六层的阶梯。

虽然薛枭败给了木羽衣,但此人在一瞬间的爆发力之强大,还是足以给同阶位的修士产生极大的威胁的,留着这具傀儡倒可以在关键的时刻发挥出足够的战斗力,也算是对自身能力的一种补充了。

随着木羽衣离去,整个大殿开始分崩离析,因为这个大殿的主人已经不存在了,所以这里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至于其他人会怎样,木羽衣现在已经看不到了,这里的大殿与之前的密室不一样,被隔离成了一个个单独的空间,他的转生眼穿过墙壁后只能看到无尽的银光,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此时此刻,除了木羽衣之外,也已经有不少人踏入了天玄塔的第五层,洛羽希领先众人一步,紧随其后的便是阮世止,而后是水文曜,苏瑾等人……

这四人除了实力最强,部达到了化神期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天玄塔无法复制的强术,其中洛羽希身上所拥有的是洛神赋,阮世止则是曾经在仙府中与太子骸对战时使用过的王级秘术七杀,至于水文曜和苏瑾二人也是身怀秘典,来历莫测。

剩下的天玄学院弟子中是不是还隐藏着一些强大的弟子,木羽衣不得而知,他也没有太多兴趣想要知道,因为对他来说,除了太子骸那个级别的,其他人的强大对他来说没有太大区别。

“本来这次修炼只是想要寻找量天尺,但这天玄塔,似乎也越来越有趣了呢……或许,这座塔,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呢……”木羽衣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缓缓踏上阶梯消失在了第五层。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