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整片龙陆似乎都陷入末日浩劫笼罩的恐慌时,神国北方,极地冰原,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正行走在冰雪之间。

他步伐不快,但很稳健,那种沉稳与淡然,与他的年龄极为不符。

嗡……

轻微的嗡鸣声中,少年看向神国神都方向。

白雾弥漫,遮蔽了神都。

“重活一世,看来浩劫依旧没能阻止,但我一定要护住爸妈,无论如何……”

少年抿了抿嘴唇,看着眼前白茫茫的冰雪,继续迈步前行。

狂风呼啸,雪花飘扬。

恶劣的环境,是生命的禁区。

驻守在北边的御龙军早就撤入了神都。

海族或许也知晓龙陆将崩,所以根本就没有耗费力气来入侵。

除了冰雪呼啸之外,说不出的死寂与苍凉。

喜爱清爽妹子跟她红色的西瓜

少年默默前行,在快要走出极地冰原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

修长的双手抬起,无声掐诀。

眼前虚空坍塌,少年从容迈步而去,消失无踪。

片刻之后,少年出现在一座庞大的宫殿前。

殿门敞开着,一片漆黑,似凶兽张大的嘴巴,等待无知的人自投罗网。

少年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踌躇良久,呼了口气,认命一般,迈步向前。

一步,踏入殿堂。

眼前漆黑,如白昼一般,对少年没有丝毫影响。

嘎吱……

沉重的殿门,莫名关闭。

发出的嘎吱声音,让人心慌。

一袭白袍凭空出现,那是一个面容俊逸,眸子如星辰一般闪烁的青年。

“小家伙,身上有我很熟悉的气息……”

白袍青年好奇的看着少年:“姓白吗?”

少年微笑:“不,我姓徐。”

说着,少年朝白袍青年弯腰行了一礼:“徐牧天、白衣之子,徐白,见过舅舅。”

白袍青年,正是白玄机。

他嘴巴微张,好一会,笑得慈祥:“小家伙今年十二岁了吧?是爸妈告诉这里的?”

“是的。”

“十二岁的神藏境,能不能告诉舅舅,修炼了多久?”

“舅舅。”

徐白无奈耸肩:“我真的是徐白,如假包换。”

“说说看?”

“舅舅被最好的兄弟背叛了。”

白玄机脸色不太好看:“换一个。”

“舅舅被我爸坑过好几次。”

白玄机脸黑得跟锅底:“说点好的。”

“舅舅曾经距离神国帝君之位一步之遥,差点就成了。”

白玄机觉得这个十二岁的小家伙一点都不可爱。

转身,挥手,漩涡浮现。

“跟我来。”

白玄机当先一步迈出,徐白咧嘴笑,毫不犹豫跟上。

二人同时出现在一处大殿之中。

眼前,是一块巨大的冰晶,冰晶里有个穿得跟非主流似的青年,无聊的躺在那打哈欠。

在徐白出现的时候,萧帅咦了一声,打量良久,抓抓头:“小孩,过来,我的感知能力被冰晶封锁了,看不透,手贴上来。”

徐白朝着萧帅抱了抱拳:“萧帅好,初次见面,我叫徐白,我爸叫徐逸,我妈叫白衣。”

“哦,看出来了,有几分相似,当年我跟爸妈认识的时候还没有,一晃眼都十二岁了……对了,爸妈呢?一个人来的?不是吧?十二岁就能到这来?外面什么情况?神藏多如狗了?哎呀呀,这个世界的武道发展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贫瘠啊,难道是因为小爷到来引起的蝴蝶效应?嗯,这应该是个比较好的消息,不过也太匪夷所思了,怎么可能比小爷还要天才……”

“萧帅!”

徐白很理解萧帅。

被封印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偏偏意识还清醒,这么多年都没疯,已经算厉害了。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让他喋喋不休的时候。

徐白再度拱手:“我来试试看,能不能帮脱开封印。”

“?”

萧帅挑眉,努嘴:“确定不是爸妈让来问我要好处的?比如适合的功法之类的……”

徐白二话不说,走到冰晶前,将修长的手,贴在了冰晶上。

“够直接,小爷喜欢!想不想当小爷的徒弟?我跟说,我可是……握了颗大草!”

话没说完,萧帅忍不住震惊。

他看到了徐白的一生。

当然不是现在,而是上一世!

“小子……太疯了吧?知不知道,就算是超脱者也不敢轻易跟一样玩时空穿梭,那是会要命的,万一时间线被更改,很可能造成多时空混乱,会被抹去痕迹的!”

徐白面不改色:“成便成了,若是不成,反正我也要死,无法逆命改命,哪怕是整个宇宙都被抹去,与我何干?”

“嘿嘿嘿……”

萧帅奸诈的笑,但却竖起大拇指:“这性格我喜欢!我决定了,收当徒弟。”

徐白快速道:“谢谢,不过还是先借借的力量吧,虽然现在因为规则束缚,我的实力止步神藏境,无法继续提升,但我始终有归元境的感悟存在,借助的力量,可以重回归元境一刹那,应该就可以帮打破这封印。”

“那就来吧。”

萧帅一脸感慨:“没想到老头子算来算去,最后竟然是我自己的力量救我自己脱困,真的太久了……终于要脱困了……呜呜……”

假惺惺的挤出两滴眼泪,萧帅将手贴在冰晶上,有淡淡的光芒流转。

徐白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那是一种高等级的能量物质,顺着他的掌心,没入他的身体,在周天循环之后,又快速的汇聚在丹田上空。

“外面什么情况了?”

“祖龙脱困已成定局,龙陆要崩。”

“大陆板块崩塌?小爷也莫得办法,不过放心,护爸妈他们那些人,还是没问题的。”

“谢谢。”

“话说回来,想清楚,虽然回到前世巅峰战力只是一瞬间,但对的伤害依旧很大,很可能这辈子都只能保持十二岁的模样,无法成长,不后悔?”

“不成长更好,可以永远做我爸爸妈妈的乖孩子。”

萧帅沉默了片刻,道:“我爸要是有爸那么好,我也不至于叛逆……对了,十二岁,发育了没?以后遇到漂亮妹纸,能不能睡?”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