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晚便乘坐飞空艇离开了,阿德莱德特意赶过来这里一趟,已经耗费了许多不必要的时间。他担心奥维利亚,也担心总队长和另外一支队伍那里。消失的一个敌人让他感觉到了棘手。原本以为有神学院的身份,知道了叶捷琳联盟所有人的任务后,对付他们就能站在优势的暗处。但现在的情况却完倒转了过来。

“消失的还是卡西亚。”这才是阿德莱德最为在意的,他和奥维利亚都不怎么了解卡西亚,现在脑袋里的一切印象都来自于收集的资料。军部学校一期学生中的天才身份,理所当然进入到了他们的耳朵里,也成为了他们最为关心的事情。

叶捷琳和依耶塔这样的一根抑制管学生,也是在手术后才被别人称为那一期的几个天才学生。但卡西亚是进校时便被军部学校自己的人承认为天才。再到后来身体里抑制管带来的反差、、、、、这些都让阿德莱德不由得考虑了很多。

他出发前联系了奥维利亚,已经到达任务地点有些时间了,那边还未出现敌人的影子。不仅是奥维利亚那里,其他几个队伍,包括不久前失去联系的德尔琳那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目标具体的观测报告出现。

叶捷琳那边好像商量好般,从他们的眼睛里消失了。

就是商量好的一件事情,有计划性的一项行动。阿德莱德在飞空艇上想明白了这个点。

“那么他们躲着的目的是什么?等卡西亚,亦或是知道自己与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最大限度保护自身,等待队伍汇合后再做出意料外的反击?”阿德莱德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此刻一边思考,一边通过圆形窗户看夜晚的云层下,城市间代表着繁华的片状光影。

将身体内的温热空气吐出,平缓的推向前方,阿德莱德清空了自己的脑袋,用另外一种思考方式来一点点解析叶捷琳那边这样做的目的。下意识里面,他觉得叶捷琳那边是在故意隐藏着什么。

是想要靠着信息和时间差来取得优势吗?阿德莱德想,彻底抛弃了原来的思维模式,在脑袋里以不同的视线来看待叶捷琳他们的行动计划。

不久后,飞空艇完升空,正在万米的高空上平稳飞行。阿德莱德在这时醒悟过来,方法确实有效,他抓住了叶捷琳那边计划的关键点。虽然时间上已经晚了很多,因为德尔琳那边确定失去了联系,说明了计划已经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实力带来的作用和优势,终究还是比不过人类的脑袋啊。”阿德莱德最后不由得感叹一句,他已经知道了叶捷琳这次应对他们的计划了,“我们这边确实被自己拥有的优势地位耽搁了。”

“叶捷琳在韦伯利家族中的地位,肯定很清楚神学院的那套规则和身份加成。这一次,我们两边都围绕着奥维利亚的神学院身份来制定了自己的计划,现在看来,目前确定明显有成效的是叶捷琳那边。”阿德莱德拿出通讯机器,联系奥维利亚的途中想到,“但也仅限于这点效果了。”

邻家女孩 清纯可爱图片

当奥维利亚分出去的其他队伍知道了计划的内容后,接下来的行动肯定会改变。而重要的事情,便是原本应该由卡西亚去牵制的阿德莱德,因为时间差上的优势不再,在不久后,也会变成一个不能把控的人来。

一旦失去了具体的踪迹,想要捕捉到阿德莱德这样的人,除非他主动现身,否则就与骇当初的话一样,他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通讯接通,奥维利亚的轻灵声音传出来。

“哥哥,卡西亚应该没有在任务中吧。”带着笑意和自我嘲弄的语气,自己首先吃了叶捷琳的大亏,奥维利亚的心情并不好。但和阿德莱德一样,德尔琳三人的面失联,也让她察觉到了事情的发展正在朝着不一样的方向进行。

“确实是这样,德尔琳三人现在已经可以判定为死亡了。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但未尝不能当做好事来看待。”阿德莱德说,“至少我现在已经空了出来,和卡西亚那边一样,成了真正站在暗处的人。然后,就该看谁能在黑暗里隐藏得更加深了。”

“普诺那里呢?”

“原本就只是合作关系,现在德尔琳那边的事情发生,我们两者之间的信任就更加脆弱了。并没有和我一起离开,选择了留下,只是我认为过于危险了。”阿德莱德无奈地说,他很看好普诺的实力。普诺并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实力部是在极限地域中积累起来的,这样的人更能令人放心些,因为往往做事会更加稳重和谨慎。但面对的是骇,阿德莱德并不认为那是小心就能避开的一个人。

“不可避免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并没有直接的责任。”

“我知道。”阿德莱德语气温和地回话,“我准备及时赶到你那边,卡西亚和另外一个主力成员想必现在也出发了,但不知道下一步会去哪里。但去往你那边的几率会大很多。”

奥维利亚沉默了一会儿,是在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

“我认为这样并不能发挥出哥哥你的作用。”奥维利亚说得很直接,“你知道我这边还有其他保护措施,只要小心一点,就绝对不会失败。虽然只是一个进入了玫瑰与蔷薇骑士团那边有两年的后补骑士成员,但已经具备成为正式骑士成员的资格了。只要这一次的陪同任务完成,回去就能成为正式骑士。我也拿到了玫瑰与蔷薇骑士团的邀请函,因为家族关系,还可以直接在玫瑰军团里面获得不错的军衔阶位。”

“先从其他人入手?”

“对,我这里大凡有问题发生,情况也能在我的控制里。并且我现在担心的不仅仅是叶捷琳那里,关于骇的事情,我同样放在心上。”

、、、、、、

卡西亚和塞尔默当天早上处理完了在洛特凯城的所有事情,便马上离开了。

驱车前往机场,卡西亚一直想着考尔老管家。当初在礼车上面的约定肯定不能实现,任务必须完成,萨诺斯也不能活着离开那处私人庄园。最后动手的是其他人,但卡西亚心里单独对于考尔来说,还是充满了一时难以消除的愧疚感。

“或许会成为一种从禁锢中得到的解放。”卡西亚最后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对于考尔老管家,萨诺斯的的确确只是拖累样的存在。

途中尝试联系了叶捷琳和阿托环,但都没有反应。最后只有去执行自己任务的那几个小队联系上了。还在休整中,没有立刻出发,因为一些事情卡在了那里。

今天搬家,请假一天,见谅

对不起,此章节为空或属于防盗章,系统正在不断尝试获取中,并且自动修复,标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