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眠,起床了。”

早上,董眠刚醒来,就被黎越铠捞入了怀中,还没真开眼睛,就感觉到他湿哒哒的吻,落在了她的脸上。

“嗯。”

她拧着小眉头,睁开了眼睛,双手无力的搭在了他宽阔的肩膀上,小脸也埋在他的胸口,不肯起床。

“很累?”他声音带着浓郁的笑意,鼻尖抵在她芳香的端。

“嗯……”

她的回答有气无力,像是猫叫一样。

这都要怪他。

他们重逢后,她也怀孕了,挺着一个大肚子,他也没少翻过她。

她现在肚子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经不起他的折腾。

“那就多趟一会?”

“几点了?”董眠虽累,可没忘记今天不是周末,她还要上班的。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

“还早。”

“哦。”

她依赖的靠在他的怀里,眯了一会,还真的睡了一个回笼觉。

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外面阳光灿烂明媚。

寒冷的冬日里,晴天常常让人心情变好。

董眠精神好了很多,起床洗漱候,下楼走了一圈,“越铠?”

“嗯,醒了?”

黎越铠从书房走出来。

“嗯。”

“去坐着吧,我把厨房里给你熬的粥和煎的饺子的拿出来。”

“嗯。”

董眠乖乖的在餐桌上坐着,等他给她端吃的出来。

黎越铠做的早餐依旧那样的美味。

董眠心情更好了,“今天天气真好。”

“嗯。”黎越铠已经吃了,拿了一份报纸出来,坐在她旁边陪她。

“这么好的天气,好想——”

她刚说完,不知想到了什么,骤然一顿,他勾唇抬眸,“怎么了?”

“几点了?”她嘴里含着饺子,还没咽下,就急急忙忙的问。

外面太阳看上去已经有半天高了,看起来已经不早了。

“嗯,八点四十多分。”

“你……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幸好才八点多,就是迟到,也不会迟到太久,她才安心了一些。

“我看你睡得这么熟,不忍心叫醒你啊。”

他无辜的从报纸前抬头。

“你……下次就是我睡得很香,你也要记得叫醒我,我不想吃到。”

虽说她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很自由,但她守规矩惯了,不想迟到。

“好,知道了。”黎越铠无奈的说着,放下报纸,“你继续吃,我上楼帮你把包包拿下来。”

“嗯。”

没一会,黎越铠就下楼了,董眠也吃好了,在玄关处换鞋,好了之后,就急切的拖着黎越铠的手出门了。

黎越铠被她拖着,哭笑不得,但到底也没挣脱。

“对了,我手机呢?”

车上,董眠想看一下时间,却现自己的包包里没找到手机。

黎越铠回头看了眼,“没在你包包里吗?”

“没有……”

“可能是我拿你包包的时候,太急了,忘记拿了。”

“好吧,也没事。”

反正他要找她,也能联系得上,她也不急了。

但车子走了一会,她愣了下,“越铠,还没到吗?”

而且,这条路看上去不像是去研究所的路。

“嗯,那边塞车,我绕了一边走。”

“哦。”

董眠对路况一直都没怎么弄得清,也没多想。

但十分钟的路程,二十分钟后还没到之后,她就擦觉出不对劲了。

“越铠,你……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现在都不早了,我上班要迟到了》”

黎越铠笑了,“你上班早就迟到了。”

“什么?”董眠呆住,“这,现在几点了?”

黎越铠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眼,“十点半了。”

“怎么可能?”现在最多九点半,怎么可能已经十点半了?

黎越铠笑眯眯的看着她,“你吃早餐的时候,是九点四十多分。”

“……”

董眠一时间竟然怎么说了,“越铠,你……你是要带我去哪里吗?”

“嗯哼。”黎越铠也承认了。

“可是我工作那边——”

“我帮你请了一天假。”

“哦。”

董眠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他高兴就好。

听说她上班不用迟到了,她心情就放松了下来。

而黎越铠带着她,走的路,对她来说,是一条陌生的路,她心里倒是真的越来越好奇他到底想干什么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车子缓缓的慢了下来。

董眠抬头,看到这个地方时,愣住了,吞了吞唾液,“越……越铠,你这是要——”

“对,我们结婚吧。”

黎越铠的将车子停在了民政局门口。

“我……”

胸口莫名一动,眼眶莫名的泛红。

她抬头看向了黎越铠,黎越铠将她抱了过来,“小眠——”

“好。”

她打断了他,笑着说。

她这么干脆,倒是让他变成了惊讶的那一个,心也越来越暖,将她拥得跟紧了,声音沙哑道:“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你要知道,我们走进去了这个地方,以后就要携手走完一生的,以后你要是有一天厌倦了我,我可也不会放手的哦。”

“我不会厌倦你的。”她忙说:“我又不喜新厌旧。”

“当真?”

“当然是真的啊。”她笑了笑,笑容渗透着幸福,还有羞涩,“而且,我也知道,你不会厌倦我的。”

他很爱她的。

“那当然,”黎越铠亲着她的小鼻尖,“我只是随口说说,我可没有想过要给你思考的机会,如果你表现出了任何一丝的不愿意,我也会直接把你拖进去民政局里,直接把事情给办了。”

“你就知道吓我。”她笑。

“那……我们现在就进去,好吗?”

他的声音异常的沙哑,心情也万分激动。

虽然他们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了,她肚子里也有了他的孩子,但到底没有名正言顺。

在他的心里,他始终觉得,只有真真实实的拥有了一纸婚书,他们的关系才会如磐石般牢固,别人也休想再再以任何理由把他们强行分开。

“好。”

董眠倒是没有黎越铠这么激动,他表现得这么激动和紧张,她心里装满了幸福,暖烘烘的。

今天日子不错,办证的人也不少,董眠和黎越铠两人,和其他所有动这里来的情侣一样,排着队,等着办证。

办手续,要签字的时候,董眠忽然顿了下,黎越铠已经签完字了,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小眠,你——”

“今天,是我的生日?”她惊愕的问。

黎越铠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她想说什么呢。

他笑了,“你才知道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