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夜来香酒吧。

失魂落魄的陈华,坐在卡座上,一杯又一杯的灌着自己。

虽然是故意的,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杨紫曦,但他还是觉得跟丢了魂似得,心情无比的失落。

所以,就来买醉了。

很快就有两个性感的妹子过来跟陈华搭讪,两人都看过陈华被马拖的视频,也知道他是原华曦的董事长。

虽然离婚了,公司都给他老婆了,但这么大方的男人肯定有钱,如果能跟他发生点关系,应该能从他那弄到不少钱。

“哥,看你心情很不好,要不要我两陪你喝喝酒,解解闷?”有个妹子坐下,妩媚笑问。

“随便。”

陈华一副无所谓态度:“想喝酒随便喝,有其他想法就算了。”

“我们能有什么想法,就是看你闷闷不乐,想陪你喝几杯而已。”

“是啊哥,我们可不是那样的人,我俩都是大学生呢。”

两妹子你一句我一句,心说:我两的姿色,等你喝高了,还不信你不东西,等房间一开,视频一拍,嘿嘿,还不信你不给钱。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于是乎,两人坐下后,就你一杯我一杯的跟陈华喝了起来。

这时候,几个富态青年进入酒吧。

往定好的至尊卡座上一坐。

“嘿!”

杨志远顿时就是一声惊讶,指向对面的卡座:“你们看,这不是陈华吗?”

众人一看,果然是陈华!

“他就是被马拖,今天又闹离婚的华曦贸易董事长陈华?”坐在最中间的一个短发青年好奇问道。

“潘少说的对,就是他。”

杨志远等人连连点头回答。

“这家伙,该不会是杨紫曦不让他上,所以才离婚,跑酒吧把妹,一会儿带酒店去飞吧?”魏少雄轻声笑道。

“像这种没种的男人,被人绑在马后面拖,估计都不举,老婆不跟他离婚才怪。”潘洋冷笑。

由于他故意把声音说大,陈华就在对面不远处,能清晰听到,下意识的就抬头看了过去。

“看什么看?本少是你这种没卵的男人能看的?”潘洋直视陈华,没好气说道。

“天,潘少,这是个疯子,可不能招惹啊。”杨志远压低声音,显得有的慌张。

自从华曦开业那晚之后,他告诫自己,不能再招惹这个魔鬼了,连堂哥都下得去手,再惹他还不得被他打死。

“是啊潘少,这家伙有点能打,还是不要招惹为好。”朱明祥也劝道。

“你们怕他,我可不怕他。”潘洋不屑说道:“整个岭南,我潘洋除了怕我爷爷,还会怕谁?”

“额”

众人不可否认,潘家是省城花都第一大家族,潘洋作为潘家的少爷,还真可以为所欲为。

“可是潘少,论关系他肯定不如你,他现在臭名远扬,谁会给他面子,可我担心你把他惹急眼了,他反正什么都没了,万一跟你拼命,是真打不过啊。”朱明祥劝道。

“呵呵。”潘洋讪讪一笑,指了指身后一位中年男子,说道:“我的保镖,三米之外拿枪打他,他都能徒手抓住,我会怕他?”

“再说了,我潘家能屹立花都百年不倒,靠的是武道世家的名头,岭南我爷爷最厉害,我从小跟我爷爷练武,别说我的保镖,他再能打也不是我的对手。”

说罢,潘洋捏起一颗瓜子,屈指一弹,打在数米开外陈华卡座的一瓶红酒上。

砰!

红酒瓶顿时裂开,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我的天!”

杨志远、朱明祥、魏少雄等人,都惊得从卡座上弹了起来,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这距离少说也有四米远吧?

一粒瓜子弹出去,把四米开外的红酒瓶打爆,这威力堪比子弹啊!

“高手!没想到潘少还是个大高手啊!”

“牛逼!潘少太牛逼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潘少实力如此恐怖!”

“”

杨志远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拍起了马屁。

“哈哈!”

潘洋听的很舒服,往卡座上一靠,翘着二郎腿,一边抖一边问:“就本少这实力,还用得着担心打不过他吗?”

“有这实力,还怕个屁啊!”杨志远率先说道。

朱明祥等人的底气也都上来了。

“这一瓶酒八万,虽然不贵,但也不便宜,你想装逼可以,别在我这装逼,买一瓶陪我,再过来给我道个歉,这事就算了,不然别怪我打烂你脑袋。”陈华漠视潘洋淡淡道。

“给你道歉?”潘洋嗤笑:“你个每种的男人,被人绑在马后面拉,配让本少给你道歉吗?”

说到这,他还呸了一口。

“行。”

陈华抓起一个空瓶砸了过去。

乒乒乓乓!!!

潘洋跟前卡座上,六瓶堆在一起的红酒,瞬间部被砸烂,红酒溅射潘洋一身。

“你麻痹!”

潘洋连忙起身,拍打起溅射到自己身上的红酒。

“卧槽!”

朱明祥气炸了,冲陈华恼火道:“这六瓶酒,是我爸珍藏的罗曼尼康帝,一瓶一百多万,平时不舍得喝,今儿潘少过来谈项目,才拿出来招待,你他妈给砸烂了,知不知道一辆千万级的跑车就这样被你砸了?”

这话一出口,酒吧里面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谁让他手贱先打烂我的酒?”陈华冷声道。

“妈的!”潘洋咬牙切齿,怒指陈华喝道:“敢他妈在我面前这么放肆,信不信我也把你绑马后面拖?”

“一个小小的华曦贸易的董事长,也敢在本少面前嚣张放肆,本少的花都潘氏集团,能抵得上几十个华曦,你他妈拿什么在本少面前嚣张?”潘洋双手叉腰怒问。

这话一出口,可把周围的人都吓到了。

就连陪陈华喝酒的两妹子,也吓得赶紧躲远远的。

花都潘氏,岭南谁不不知道啊!

那可是百年家族潘家的产业,资产好几千个亿,关键潘家的背景和实力都硬的很,在岭南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几乎没有家主能与潘家相比。

“陈华啊,你不该招惹潘少,你说你什么都没了,你还那么爱惹事干嘛?赶紧过来给潘少赔个不是,大不了被潘少打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免得把潘少惹急了,把你打死就不好了。”杨志远冷笑说着。

潘家背景实力都硬,潘少的身手也很好,用得着怕他陈华?

“他砸我酒,我砸他酒,这事算是扯平了,要我道歉门都没有。”陈华淡淡说着,端起高脚杯灌了口红酒。

“他妈的!”

潘洋拳头猛地一握:“今天我要是不收拾收拾你这个没卵的男人,我他妈就成没卵的男人了!”

话落,他气势汹汹的冲向陈华的卡座,双手猛地一掀,大理石桌子被掀起,朝陈华砸去。

“潘少好厉害!”

杨志远等人看的热血沸腾。

“看本少不打爆你!”

这时候,潘洋一拳朝大理石桌桌底打了过去。

轰!

大理石桌被一拳打碎,拳头直逼陈华脑袋。

“我的妈!”

周围的人惊呆了。

“这也太厉害了吧!”

杨志远更是激动的叫了起来:“陈华,你他妈完了,等着被潘少打爆脑袋吧!”

“嘎嘎!”

潘洋见拳头离陈华脑袋越来越近,狞笑出鹅叫声,仿佛下一秒就能打爆陈华脑袋。

却不料,就在他的拳头临近陈华时,坐在沙发上无动于衷的陈华,突然抬手,抓住潘洋的拳头,随手就是一拧。

咔嚓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顿时响起。

“啊!!!”

潘洋的惨叫声刚发出,陈华站起,一脚踹向潘洋胸口。

砰!

潘洋弓成虾状倒飞出去,砸在他所在卡座的大理石茶桌上,把茶桌都砸塌了。

“这这这”

杨志远等人顿时懵了,都显得不知所措了起来。

“小子,你找死!”

这时候,潘洋的保镖才反应过来,当即面色一怒,一跃而起,凌空踏出三步来到陈华跟前,一个正踢朝陈华踢去。

“是你找死。”

陈华淡淡说着,一拳重击而出,打在潘洋保镖的脚底上。

轰!

潘洋的保镖如遭火车撞击,啊的一声惨叫飞了出去,砸在酒吧的墙上,把墙都砸出一个人形洞,被钢筋插入体内,定在墙上,当场死亡。

惊爆一地眼球!

杨志远等人更是吓得魂飞魄散,都不管潘洋了,直接撒腿就跑,唯恐陈华找到他们算账。

“好好喝你的酒不行,非得惹我,爽了吧?”

陈华看向痛苦坐起的潘洋,淡淡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去。

“等着!你他妈等着!我会让家族动用一切力量!让你不得好死!”

潘洋歇斯底里叫着,掏出手机拨通一串电话。

很快,东官的警力都出动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