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土坐在波风水门的家里,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恍惚。

而波风水门则坐在他的身边,沉默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就在刚刚,他们两人已经进行了情报的交接,他们相互之间确认了不少的事情,同时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

水门还好,毕竟有宇智波启的提醒,外加上带土确实传递回来了不少的信息,因此面对带土提供的情报他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是带土的情况,显然就有很大的不同。

因为他确实没有心理准备,得知宇智波启开启了轮回眼,并且这个世界背后居然还有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大筒木,这个陌生的姓氏就好像是梦魇一般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那群家伙的目的,居然是要用尾兽合成神树,并且毁灭这个世界?

还有,收集尾兽目前就是他们那个组织要做的事情,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其他必然的联系?

带土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他能确定的一件事就是,宇智波斑的目的是要复活过来。

除此之外,他还要成为十尾人柱力施展月眼计划,将整个忍界拖入了幻术之中,也就是那个无限月读。

但是这个无限月读,为什么那么像情报中大筒木辉夜要做的事情?

盛夏元气少女活力满满户外写真

波风水门给的情报中,明显提及了宇智波启描述的,辉夜姬的想法。

那个女疯子的目的,就是要让当时的世界陷入到幻术之中,用他们的身体来培育最佳的战斗并且。

至于意识?

完全沉溺在那种幸福的幻术之中,已经根本没有意识可言了!

皱了皱眉头,带土仿佛想到了什么,难不成他们这个组织,也就是宇智波斑这个家伙,实际上是大筒木辉夜的人?

有这可能,但是也不太对劲。

忽然,带土回忆起了曾经宇智波启给了他一个单独的任务。

那个任务是关于宇智波一族那一块有着悠久历史传承,并且记录了非常多信息的,必须要足够强大眼睛才能看得到的石碑。

他似乎回忆起了,当年宇智波启告诉他,让他多留心和多调查这个石碑的事情。

因为宇智波启说过,他好像感觉有人隐隐约约的在这里面动过手脚,甚至有些人可能还被诱导和迷惑!

“难不成,真有这样的一个家伙存在。其目的是为了继续满足大筒木辉夜那个女疯子,平生所思所想?”

带土暗暗想到,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太靠谱。

只是满足平生所思所想应该还不至于,应该还有更多的更值得思考的,或者说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

就比如….

是打算让这个女疯子离开封印?

想到这里,带土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还没想好这件事到底是如何运转,并且到底会如何彻底完成解除封印,恐怕他都要忍不住去找宇智波启了。

“怎么了,带土?”就在带土思考的时候,波风水门忽然走到了他的身边:“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老师。”带土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对着波风水门露出了些许的微笑:“只是这件事对我冲击有些大,我还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会到这一步。”

带土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想给说出来。

这些都只不过是他的猜想,而且就算和波风水门说了恐怕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参考价值。

波风水门是自己的老师没错,但是这件事牵连最深的,并且知道内情最多的还是宇智波启。

因此他倒是更愿意和宇智波启说说看,看看启会不会有更多的想法,或者有什么答案之类的。

“确实冲击很大,因为在此之前我也没想到。”水门也点了点头,他揉了揉眉心:“不过这件事也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毕竟启已经有计划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协助计划完成的同时,提升我们自己的实力好去面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确实如此。”带土思索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我会完成我的任务的,整合忍界,并且让忍界明白单独面对我们是没办法抵抗,只能…..”

带土话还没说完,忽然水门家的房门就被打开了,接着一个一头黄毛的小子快速走了一进来。

很显然这个小子就是波风水门的儿子,鸣人。

带土的话也因为这个小子的出现而被打断,不过他没有丝毫的生气,而是一副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鸣人了,但是这绝对是最近距离的一次。

“我回来了。”

鸣人一边走着一边叫了一声,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家里除了他父亲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子也在这里。

“啊咧?家里还有人啊,老爸,这是….嗯?宇智波?大叔你好!”

“你好,鸣人对吧?”带土露出了笑容:“你怎么知道我是宇智波的?”

“你身后的族徽啊。”鸣人笑着指了指带土那绿色的马甲后放,那印着的那红白相间的团扇,笑着说道。

“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我却记下来了,何况我还经常去你们家去找佐助,还有启叔叔也是,虽然他不穿马甲,可是他的背后也有这样的标志呢。”

“不错嘛,观察能力非常的明锐,我确实是宇智波一族的。”带土没有回头都知道,自己的衣服上绝对有着宇智波的标志。

毕竟这可是宇智波启那里拿到的警卫部的服装。

现在这个时代,很少会有血继家族继续把族会印在自己的衣服上。

但是为了表面自己的身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有不少的家族会将自己的族徽,或大或小的印在自己的服装上。

这种事情在二代事情就一直会这样做,因此警卫部属于宇智波一族的衣服上有族徽标志,其实一点也算不上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让带土感觉到有意思的是,鸣人这小子进来才多久,看着自己背部情况才多久。

加起来,也大概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但是就这短短的几秒钟他就已经摸清楚了不少的情况。

看得出,自己的老师对孩子的教导可是非常不错的,尤其这个小家伙现在才七八岁的样子。

不过回想到这个小家伙才出生那会儿,就被自己拿起来威胁自己的老师,带土自己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莫名了。

鸣人可不知道自己小时候还和带土有这样一段经历,他正一脸兴奋的看着带土:“对了,这位….额,大叔…..”

“叫我林好了。”带土不在意的笑了笑:“有什么事吗,鸣人?”

“你和启大叔认识吗?”鸣人果断了点了点头:“还有,我好像没有在宇智波见过大叔你啊。”

“宇智波那么大,你怎么可能全部见过呢。”带土摇了摇头:“至于启大人….我和启大人认识,严格来说我是他的属下,哦对了,我还认识卡卡西他们,曾经我和卡卡西执行过任务。”

带土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

结果他发现自己的老师似乎并没有在意,而是静静的抱着微笑看着他们两人,这让带土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还担心自己说多了,会让鸣人察觉到什么,最后让水门老师难做。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这一切并不重要啊,恐怕对鸣人而言,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恐怕是及其陌生的吧?

想到这里,带土不由得抬起头,看着鸣人的目光显得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他似乎做了一个决定。

他轻声开口问道:“对了,鸣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人….不,应该说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

“嗯?”鸣人楞了一下,随后他嘴角瘪了瘪,显得有些不太满意:“什么嘛,我还想问问看作为启叔叔手下什么感觉了。好吧….说说看,说不定我还知道呢。”

“你知道….知道一个人吗?”带土抿了抿嘴,最后他还是认真的继续说道:“一个…宇智波一族的成员,他的名字叫….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带土?”鸣人听到这个名字楞了一下,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水门,接着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我还以为你想问什么呢,原来是他啊。”

鸣人确实有些意外,但是意外的同时又有些洋洋得意。

因为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他知道,不仅知道而且还算是比较熟悉的。

毕竟这个家伙可是自己父亲的弟子,而且这个家伙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家伙可是一个英雄啊!

自己的父亲曾经参加过的神无毗大桥任务,鸣人是知道的。

而且这一次任务出现了三个写轮眼的英雄,一个就是宇智波启,一个是旗木卡卡西,还有一个,就是宇智波带土!

“当然知道啊,他可是一个战争英雄啊。”

鸣人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憧憬:“他可是我老爸的弟子呢,虽然是一个宇智波,但是听说他一直是个吊车尾。

但是即便是吊车尾,他也一直保持着努力和乐观的心态。

按照卡卡西大哥的说法,他不仅救了自己的队友,还唤醒了卡卡西大哥。

甚至最后为了保护卡卡西大哥,自己也献出了生命。并且….

最后还将自己的一只眼睛交给了卡卡西大哥。”

“你对带土的信息很熟悉吗?”带土愣了一下,听着这些过往的事情,他也有一种‘时间过得很快’的感觉。

而且让他没想到的是,鸣人对他的信息非常的熟悉,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还颇为崇敬,这让带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好半天,他才慢慢说道:“确实,看起来你对他感官不错啊。”

“当然了,他可是我老爸的弟子,而且….”鸣人笑了笑:“他可是木叶的英雄啊!卡卡西大哥曾经说过,带土告诉他:不遵守规则的人是废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是这句话唤醒了卡卡西大哥,这句话和启大哥…大叔那句话很像,他们都是珍视同伴的人,他们都是英雄啊!”

英雄吗?

带土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他….

真有些不太配英雄这个称呼啊。

尤其是作为袭击过木叶的人,那些被九尾害死的人,一想到这里他的内心也非常的不安起来。

水门看着带土情绪的变化,显然也猜到了他到底在想什么,这让他不由得摇了摇头。

“好了,林,还有鸣人,都别说这些了。”水门立刻打断了这两人的谈话,谈论带土已经算是比较忌讳了,尤其是还是当着这个家伙的面。

把目光看向了鸣人,水门直接说道:“你今天妈妈有事情要做,同样不回家。”

“又不回家?”鸣人惊讶的说了一声,下一刻他脸上就露出了坏笑:“所以,今晚我们继续去…..”

“不去。”水门果断摇了摇头,不过还没等鸣人露出失落的表情他就笑着说道:“你去带回来,三人份一乐增味拉面,知道了吗?”

“好!”鸣人顿时跳了起来:“我这就去。”

“还有,不要让玖辛奈知道你那么高兴,不然我相信你的屁股绝对会开花的。”

“我知道了,知道了!”

……

“再来,吉竹,你这样可不行。”

在木叶的一片森林内,鬼鲛看着吉竹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在给吉竹做训练,但是很显然这个小家伙现在并不能让他感觉到满意。

鬼鲛现在的时间可不算多,他算在留在木叶的一两年之内,把自己会的东西都交给?这个小家伙。

虽然和这个小家伙学的都很快,但是对鬼鲛而言实在还是慢了一些。

“我知道了,鬼鲛大哥。”吉竹很快站了起来,虽然他已经非常疲惫了,就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不过他依旧克服了一切:“我们继续!”

“很好,你一定要好好加油,吉竹。”鬼鲛点了点头,随后他才微微叹了口气:“你知道的,我不能一直照顾你,你以后要靠你自己。”

“我当然知道!”吉竹笑着说道:“而且我也绝对不会给鬼鲛大哥丢人的!”

…..

获取请访问手机版网址:/book/5751/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