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上。

董眠下楼吃早餐,黎越铠穿着一身运动衫,大汗淋漓的从外面小步跑进来,见到她打了个招呼,“起来了?快去吃早餐,待会送你去研究所。”

不等她回应,径直跑上了楼。

语气听上去比以往冷淡一些,但又不像。

董眠沉思的看着他的背影,黎靳北叫她,“小眠,过来吃早餐。”

“ 好。”

董眠吃好了早餐,黎越铠才下楼来,随便吃了几口,就开口跟沙那边坐着的董眠说:“小眠,走了。 ”

董眠连忙跟上。

车上,黎越铠问: “你现在都醒这么晚?”

她愣了愣,“很晚吗?”她都是七点多醒来,不晚了。

黎越铠看了她一眼,“多久没运动过了?”

“我在研究所住的时候,一周会跑几次步。”

卷发圆脸纯妹子碎花纱裙午后阳光慵懒写真图片

“在家里怎么反而不跑了?”

“还不习惯。”

不是不习惯,是不方便吧。

她和家里的大人始终不亲近,尤其是他母亲和爷爷。

她母亲对她既不热情,也不冷漠,但爷爷对她,表面上一直都挺热情的,估计是她自己由着天生的直觉,觉得黎老爷子不喜欢她,她对黎老爷子并不亲近。

他想了下,“平常家里很少有人在家,所以没设健身房。正好三楼有空房间,我待会打个电话,叫人把器材买上,你在健身房运动。”

“也不用,我过一段时间还是要搬回去研究所住的,在这边住的时间也不长。”

黎越铠目视前方,面无表情道:“但这个家,你断断续续的,会待上一辈子,迟早都用得上。”

董眠愣住。

回了研究所,邱彦森看了她一眼,“一大早,看起来像是没什么精神,这可不像你。”

董眠摇头,“没事,一会就好了。”

“昨天不是说运算出错了吗?现在弄清楚了吗?”

“没有,我觉得我可能想法有问题,不过也不急,我得先做个实验,”摒弃那些杂乱的情绪,董眠正式回到工作中,“我这就下去实验室,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

“好。”

一天,忙碌而充实。

董眠和邱彦森从早上忙到下午四点左右,直到她口袋里的手机不安分的震动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联来电显示都没看,“喂?”

“是我,晚上我跟几个朋友有约,不能接你回家了,我叫司机来接你?”

听到是黎越铠的声音,她才从工作中抽离出来,“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

“一个人坐车不安,我把司机的电话给你,你如果想去哪,让他来接你就好,”那边,黎越铠相当了解她的想法,“不要怕麻烦他,他接你,送你,是他的本职工作。”

“ 好吧。”

“ 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挂了电话,董眠很快又埋头到实验当中。

直到林晚给邱彦森打电话,邱彦森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不回去黎家吃饭了?”

“嗯。”

“我一会去接小晚,一块出去走走?”

最近,她不是在研究所里,就是在黎家,她和黎越铠现在困在同一所房子,关系却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担心她会闷着,他想带她出去走走。

他的好意,董眠能感受到,只不过,“你们俩个去约会,我跟着去干什么?”

“是小晚的意思,她挺担心你。”

“我挺好的。”董眠笑了下。

“ 黎越铠呢?”

比起董眠,他更担心黎越铠。

黎越铠爱得太深,他怕是比董眠,更难从里面走出来。

现在他们又同住一屋檐下,他怕黎越铠控制不住,会乱来。

“ 我们……都在慢慢的适应当中。”

如果说今天早上还完不确定黎越铠的意思的话,那刚才他那个电话,给了她一个确切的答案。

他开始要适应他们这种关系了。

邱彦森一顿,“我有些意外,没想到黎越铠……”

适应得这么快,也放手得如此迅。

不过,是好事。

董眠明白他没说出口的半截话,“总要适应的,早或者晚的问题罢了。”

这倒是。

他们明白这个道理,并且能做到,确实不容易。

现在,他们各自都需要多一点自己独立思考的空间。

“别留太晚,”他顿了顿,又说:“别让他担心。”

如果她不能好好的照顾自己,黎越铠又怎么能真正的放心得下?

他放心不下,那么一系列的问题便又冒出来了。

“ 我知道。”

邱彦森走了。

董眠看着写得满满当当的黑板,再也没了力气继续,收拾了东西,离开了研究所。

现在已是夜幕降临之时,马路上车来人往,不曾为她停歇过。

“不要让他担心。”

脑子里又冒出了这句话来。

她打开信息,找到黎越铠给她过来的司机的号码,存进去了手机里,才顺手的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马路旁树荫茂盛,夜风微冷,董眠缩着肩膀,等了片刻,司机就到了。

司机很和蔼,很客气,“小眠小姐,您想去哪里?”

董眠也不知道要去哪。

她一个人,去哪里都一样。

但她不想回家,想了下,说:“市中心的步行街,我想去那边走走。”

“好。”

到了步行街,董眠让司机先行离开,两个小时后再过来接她。

步行街热闹非常,家人,情侣,三三两两的聚一块,董眠找了一家小店吃了个面,又在步行街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脚都酸了,看了下时间,现距离司机来接她,竟然还有大半个小时。

一个人逛街吃饭,原来时间也会走的慢一些。

她进去了中心的商业大厦,路过一家珠宝店时顿了脚步,再缓缓的往后退几步,走了进去。

她记得在出国前,黎越铠带她到这里看过珠宝,就不知是不是这家……

“ 小姐,请问您想买点什么?戒指,项链,还是手链,手镯?”

销售小姐很热情,董眠第一次一个人进来这样的珠宝店来,销售小姐热情得她应付不来,“我……我随便看看。”

她对珠宝没概念,又单身,她其实没什么需要的,只是想进来看一看,销售小姐这么热情,她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她想离开,忽然明天就是云卿的生日。

而这些年,她还没送过她母亲像样的生日礼物,她又收住脚步,往里面走,想到她母亲挺喜欢戴项链或者是名贵的耳环,便说:“我想看看项链或者是耳环。”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