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耶塔拔枪,举正想要将准心对准那个人影。天』籁『小说.23txt.动作尚在大脑下达命令时的状态,几道很淡的暗红色弹道热线便出现在了车厢的黑暗中。几颗子弹准确地打在了依耶塔和骇脚下的地板上,炸出坑洞,排成了一条笔直的线。很好的枪法。

听声音可以基本判断出是轻改过后的火铳一类的东西,地板上被打出的洞可以看出其子弹的巨大威力。

脚步声在这时停止,开枪的人非常聪明,有很高的对战素养。她站在了原地不动,停下的位置正好是石灰灯和车厢黑暗模糊的交接处,那里的光影迷离,会给眼睛捕捉动态画面造成很大阻碍。

开枪时的枪口火焰短暂照亮的持枪者周围的黑暗,卡西亚和骇他们看清了她的面容。

是黛尔亚,琳娜和卡西亚刚赶到火车上时,正在与佛朗里对战的人之一。那时她被佛朗里打中了一拳,身体飞出,刚好被赶到的琳娜接住了。后来她就势晕了过去,琳娜便将她放在了客厢中。

可能前不久龙类声波的影响提前唤醒了她。卡西亚看见了黛尔亚的胸口前有一片湿润的血印,高频声波让她吐了不止一两口血液出来。

骇手枪的枪口依旧对准了卡西亚,这时想要转过去和黛尔亚对峙,在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并且在骇看来,卡西亚的威胁远比黛尔亚要危险多了,即使现在卡西亚的状态看上去很勉强。在家族中,以前有老师教导过骇,对于用眼睛看到的东西,都不能持百分之百确认的态度。他在这时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卡西亚可不能以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就如同有声音在告诉他固态红水银的数量绝对不止这么一点。

骇的眼睛里倒映出卡西亚的影子,以及那张诚恳的脸。破烂的着装确实没有可以藏下红水银的地方,箱子上的腐蚀情况也实际说明了龙类胃液的腐蚀性。他的眼睛在卡西亚的身体上扫视过去,数根抑制管露出的金属头进入到他的眼睛里。

“我可以拔出来的,短时间并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多大的影响。”卡西亚给骇的眼光回应了微笑,垂下去的手自然往上抬起,去拔出身体中的那几根抑制管。

“砰砰、、、”枪声同时从两边响起,骇和黛尔亚都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骇打出的子弹擦过了卡西亚的手臂。他和取出了几根抑制管的卡西亚交过手,心里对隐藏红水银的地方有所怀疑,但是他现在并不想见到当时那般难缠的卡西亚。他想不通这是不是卡西亚和他进行的心理对战,思维最后还是尾相连形成了一个圈,陷入死循环中。

同时,另外一边,在黛尔亚极好的枪法下,有三颗子弹遵循着同一条笔直的弹道从依耶塔的脑袋边上飞过,嵌在她身后的客厢侧钢板上。

纯美小妞的清闲时刻

依耶塔此刻偏回了自己躲开的脑袋,手也停在了半空中,不再动了。她本想去熄灭掉石灰灯的,黑暗中可以进行的事情太多太多。但她的意图被黛尔亚现了,警示的子弹和她的想法同时到来。

骇和依耶塔看出了黛尔亚并没有想要击杀他们的想法和理由。黛尔亚是在龙类的声波中醒来的,那时骇和依耶塔还在一些建筑的楼顶上清理着圣皇厅的几个狙击小队。他们找到这节车厢的时候,所有的灯具已经被破坏了。潜藏在黑暗中屏息不动的黛尔亚有太多可以用枪击杀他们的机会,即使子弹被他们躲过了要害,但受重伤却是可以完预见的结果。而受到重伤,在这种情况下,就意味着死亡。

或许是看出了我们的身份。骇这般猜想到,最先和他们对抗佛朗里的人便是黛尔亚了。现在,黛尔亚的胸口也在剧烈的起伏,呼吸不均匀。和卡西亚、骇他们一样,状况都不怎么好。

客厢中被枪声搅浑的空气再度在微微吹进来的冷风中降温下去。这里又只剩下风声了,骇和黛尔亚依旧举着枪,嘴巴紧闭着,都在等着对方先于开口说话。

“好吧,你们赢了,卡西亚先生。”骇的眼光一直在冷清的光线中飘荡着,最终叹息般的开口说话了。卡西亚身上的抑制管被他视为了禁忌,尤其是在这一种大家身体情况都持续恶化下去的情况中,他不想卡西亚有可以解放自己身体的可能性。

一旁的依耶塔好像早有预料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和骇一同将手枪扔在了客厢的过道中。

“卡西亚先生,今天生的事情还请你好好记着,我们之间的牵连可远远不止这些。”骇说,和依耶塔一同走向窗口,对黛尔亚一直跟过去的枪口无动于衷,不报以反应,“参加这一次任务以前,我们希尔家族中的长老前往了阿瓦隆机构所在的岛屿,在那里看见了一个本应该死去的人。其中意味着什么,卡西亚先生你应该清楚。虽然现在因为身份上,还有帝国情况上的种种关系,你都处在层层保护下。可是你自己也明白,这种保护是会随时破碎的。我同样不喜欢帝国的现状,也讨厌这种流水线式的模式。但是不可否认,这样的帝国很强大,想要让它破灭,只撬动其中的一块齿轮是绝对没有用的。”

最后几个字的声音已经变得很小,他们从窗口跳下,身影很快就被黑暗彻底吞没进去了。

黛尔亚这时终于得以舒缓了一口气,她放下了枪,走进石灰灯的光线中,给疲倦的身体找到了一张椅子坐下休息。

“这是感谢你们当初从佛朗里手中救下我的。”她说,吸了几口气,长长呼出来,“佛朗里死了吧?”

“死了,只剩下一颗脑袋了。”卡西亚回答,黛尔亚又吐出了几口气,不知为何心情,倚靠在椅子上盯着石灰灯的光很久不动。

有了光,卡西亚开始给琳娜的伤做简单的处理。床下的茜拉情况不错,身体状况并无恶化。

远处响起了列车启动的声音,骇和依耶塔现在已经开始返回帝国了。卡西亚也在其后做出简单的火把,走进前方连接起来的四个车头,扳下各操纵杆,火车启动,“哐当哐当”的声音响起,开去了帝国境外的灰色地域。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