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挽沅又推他一下,“快看。”

君时陵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就是她,今晚是卫家给她安排的和蒋家大少爷蒋魁的相亲,他们就在这儿吃饭。”

“怎么不告诉我?”

君时陵无奈的看她一眼,“下午给过我说话的机会吗?”

夏挽沅拉着他下了车,“蒋魁是个什么样的人?”

“心狠手辣。”

等到夏挽沅和君时陵进门的时候,卫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电梯里。

此时会所内的谈笑声已经全部都消失了,

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

蒋家、卫家、君家的人居然一个个的出现在门口,

这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场面,大家心里默默的猜测,莫非几大家族有什么秘密活动?

君时陵带着夏挽沅在包间里吃饭,嘉遇会所的甜点确实做的不错,而且有着些许冷冻的口感,但又不至于寒胃,夏挽沅吃的很满足,

清纯美女清澈秋意写真

隔壁包间,

一身西装的蒋魁坐在上位,阴秀的脸上带着笑容,“卫小姐胃口不好吗?只吃这么一点?”

卫衿笑着点点头,“我胃口比较小,吃的不多。”

凤眼半弯,朱唇点樱,

看的蒋魁心中一动,卫家那老头倒是说过自家女儿是个美人胚子,他还不太信,眼下看到卫衿,他确实信了,

不愧是江南卫家养出来的女儿,

“本来晚上要多陪一会儿的,不过我等会儿还有事,我送回家吧。”蒋魁说着站起身,直接拉住了卫衿的手,

卫衿牙端咬紧了些,下意识的要甩开,但想到卫忠的嘱咐,卫衿没有动,顺着蒋魁的劲站了起来。

俩人刚走出房间,旁边的包间门也正好打开,君时陵牵着夏挽沅走了出来,

“哟,这不是君总吗?好久不见啊君总。”

此时君时陵和夏挽沅也看向了这边,触及到夏挽沅冰雪般的眸子,卫衿想把手从蒋魁手里拿出来,

然而蒋魁紧紧的将她的手捏住,根本不让她挪动丝毫。

“表姐。”卫衿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夏挽沅,

“真是巧了今天,不仅能遇到百年不见的君总,还能碰到君夫人,以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蒋魁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落到夏挽沅身上,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惊艳。

君时陵上前一步,将夏挽沅拉到身后,身上冷峻的气势陡然泄露出来,让蒋魁都不敢直面其锋芒,“一家人?蒋家要并入君家吗?”

蒋魁勾了勾嘴角,“就不能是君家并入蒋家吗?”

君时陵面色冷然的看他一眼,没有再说其他的,然而这一眼却让蒋魁深受屈辱,

君时陵分明是在藐视他,

“走吧。”君时陵说着将夏挽沅拉进怀里,带着人离开。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蒋魁眼中闪过狠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指甲都掐进了卫衿纤瘦的手心里。

卫衿全程不发一言,安静的跟着蒋魁出门。

蒋魁开着车,将卫衿送到宿舍门口,

蒋魁将卫衿牵下车,从车口袋里拿出一个珠宝盒,“卫小姐,今天很开心,明天晚上我再过来接一起吃饭。”

卫衿接过盒子,里面是价值连城的项链,“谢谢蒋先生。”

昏暗的路灯下,卫衿盈盈而立,哪怕见惯了美色的蒋魁,也不由得心神荡漾,他俯下身,想去亲卫衿,卫衿微微偏头,“蒋先生,我不太适应这样。”

蒋魁嘴角微勾,“行吧,那我走了。”

卫衿点点头,蒋魁的车很快离开了,卫衿站在原地,死死的捏着手上的珠宝盒,半晌,才转身往回走,

然而她走了没几步,便停住了,

院门后面,一片银发在空中飘着,被昏暗的路灯蒙上一层朦胧,

卫衿下意识的将盒子丢进包里,然后继续往里走,

她大步的跨过院门,然后就被穆风攥住了手腕,

穆风的声音嘶哑,“他到底哪里比我好?”

卫衿面色不变,淡定的转回身,“穆先生,我记得我早就跟说过,请不要打扰”

卫衿话没说完,她整个人突然被穆风拉了过去抵在了墙上,

紧接着,汹涌的酒气朝着她砸过来,穆风灼热的呼吸强势的环绕住了她,“疯了吗?”卫衿试着推开穆风,然而穆风却分毫不动,

醉意上涌,看着眼前目含春水的卫衿,穆风突然有了疯狂的想法,他要撕破卫衿这副冷冰的面具,看看她的心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丝一毫自己的位置。

“穆风”卫衿向来淡定的脸上浮现出怒色,然而她话没说完,穆风的唇落了下来。

冬日的晚上化水成冰,明明极其寒冷的天气,穆风身上却像是一个大火炉,源源不断的释放着热气,

感受到卫衿身上淡淡的兰香,穆风的动作越发激烈,直到卫衿咬破了他的舌头,在疼痛的刺激下,穆风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微微放开了一些卫衿,卫衿伸出手来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混蛋!”

醉意消散了些,穆风清醒过来,看着眼中蓄满泪水的卫衿,穆风不知所措,“对不起,我。”

他本以为卫衿还要继续骂他,然而出乎穆风的意外,卫衿突然蹲在地上放声大哭,不顾形象,不顾妆容,

这是卫衿活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放声大哭,

穆风愣住了,他自责的上前,想抱卫衿又怕引起她的反感,只敢将衣服脱下来披到她身上,“我错了,打我骂我好不好?别哭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我。”卫衿埋在穆风的衣服里,哭得不能自已,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穆风在旁边看的心都疼碎了,

这一场发泄式的大哭持续了很久,直到穿着毛衣的穆风冻得四肢僵硬,头发上都结了一层薄冰了,卫衿才站起身来。

“对不起,好好休息,”穆风攥紧了自己的手,转身准备离开,

“进来喝杯热茶再走吧。”卫衿哑着嗓子,披着穆风的衣服往屋里走,

穿着一件薄毛衣在寒冬中瑟瑟发抖的穆风,犹豫了一秒,最终还是又怂又失落的跟着卫衿走了进去。

------题外话------

晚安~~~~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