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天说变就变,早上太阳升起,没过午时,就悄咪。咪的躲了起来,让出了一片位置,让乌云将这片地方占据。

雷声轰鸣,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湿哒哒的路边,站着躲雨的人儿,还有打伞离开的人儿。

四五月的雨总是说来就来,虽这城中不至于阴雨连绵,但雨水倒也少不了,三天两头,老天就得哭诉一番,生怕大伙儿将他给忘记。

空气湿。润中夹杂着一丝凉意,苏晚卿坐在窗边,瞧着外边儿细雨飘洒的模样,一滴又一滴,随着一阵顽皮的风儿飞了进来,打在了窗台边,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发出一声“啪嗒”的轻响,随后消失在窗台,积攒在一起,变成一小汪水潭。

苏晚卿素手撑着腮帮子,细细的看着那成簇的雨丝飘扬,耳边听着雨声打落在窗台清晰好听的声音,整个人有些懒洋洋的。

用完饭的午后遇到这样的天气,有一丝凉意,但更多的,则是令人感到有些昏昏欲睡。

大抵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孕妇,越来越接近要生产的日子了,近日来似乎走路都多了一丝不便,虽然这种感觉并不明显,毕竟她一直都被照顾得很好。但苏晚卿素来敏锐,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

虽然心中多少有一丝不适应,但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皮,偶尔还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宝宝在踢着她的肚皮,时刻提醒着她,自己即将来到这个世界。

这样的感觉,对于苏晚卿来说,很新鲜,也很有趣。她时常抚着自己的肚皮,跟宝宝说几句话,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她在自言自语,但在苏晚卿的眼中,宝宝是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的。这样与宝宝互动,倒让她平添了几分快乐,少了几丝烦恼。

苏晚卿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感觉到宝宝似乎又踢了自己一脚,眼中一丝温柔浮起。

裴修推开门进来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身宽松白衣,皮肤白皙的女子倚在窗台,手指轻轻的抚着自己柔。软的肚皮,一双如水的星眸中满是掩盖不住的温柔。这样的温柔,让女子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变得柔和下来。

纯真倩倩俏丽可人

配合着窗外轻扬的雨丝,温柔滴答洒下来的细雨,宛若一幅画一般,让裴修根本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苏晚卿听到门开启的声音,轻轻侧过头来,恰巧对上了裴修那双含着浅笑和温柔的桃花眼。

裴修看着苏晚卿瞧向自己,反手将房门关上,信步走了过去。

“宝宝又调皮了?闹得你不安宁。”

苏晚卿抿唇一笑,似娇似嗔的看了他一眼。

“宝宝没有调皮,他是在踢我,跟我打招呼呢。”

苏晚卿坐在窗边的软榻上,裴修瞧了一眼窗外,随手从旁边拉过一张薄被,轻轻搭在了女子的肩上,随后伸出手,也轻轻的摸了摸苏晚卿圆滚滚的肚皮。

手下传来一阵熟悉的触感,裴修知道,那是宝宝在踢动时才会传来的感觉。这几个月来,除了第一次他感觉到宝宝胎动时的惊喜和无措,到现在他已经完习惯这样的感觉。

但每一次抚。摸着苏晚卿的肚皮,感受着她肚子里的宝宝与自己互动时,裴修都觉着,生命是多么神奇而又不可思议。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

苏晚卿感受着肚子上男人的大手轻轻抚着肚皮的触感,恰巧此刻,宝宝又动了动,她抬起眼睛,冲着他盈盈一笑。

“宝宝在跟你打招呼呢。”

裴修听罢,眼神霎时柔和下来。

他低下头,专注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以及苏晚卿的肚皮,半晌才轻声开口道:“宝宝,你若是疼你娘亲,就该乖乖的,往后出来的时候,也不要太过折腾你娘亲,她怕疼,你晓得吗?”

苏晚卿听着裴修一本正经的对着自己的肚皮讲话,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

“你这说的什么呢,宝宝还没出世呢,他哪里听得懂你在说什么?”

裴修的举动,怪孩子气的,但又显得煞是可爱,让苏晚卿有些忍俊不禁。

也许裴修自己都没有察觉,自从苏晚卿怀孕以后,产生变化的,不仅仅是苏晚卿,就连他自己,也开始变得更加的不一样。

裴修一本正经的神情并没有变,他又摸了摸苏晚卿的肚皮,这才开口道:“宝宝这么聪明,一定能够听懂的。我也是希望,他能少折腾你一些,免得你身子不爽利。”

苏晚卿轻轻摇了摇头,轻笑道:“这事儿,也不是宝宝说了算的呀。该来的事情,总会来的,虽说我还未做好准备,但我相信,宝宝一定也舍不得让我受苦的。”

苏晚卿话音刚落,肚子里的宝宝又踹了一脚她的肚子,似乎在回应苏晚卿的话一般。

裴修的桃花眸微微睁大。

“晚晚你瞧,宝宝在回应你呢,他是不是在答应你呀?”

听着裴修如同孩童一般的好奇提问,苏晚卿只觉得他无比的可爱,当然也乐得配合他。

“也许是听到了他爹说的话,所以才会这般吧。”

宝宝踢了一脚苏晚卿之后,就没有动静了,仿佛真的听到了他爹说的话一般,没有再继续闹腾。

裴修又摸了一会儿,也没再感觉到胎动,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轻笑着说道:“看来这宝宝,还是知道疼自己的娘亲的。”

苏晚卿也没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居然这般配合,真的不再闹腾了。这样的感觉,甚是奇特。

裴修挨着苏晚卿,也在软垫上坐了下来,轻轻的靠在她的身边,伸出长臂,将人儿揽入自己的怀中。

苏晚卿靠在裴修的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二人就这样依偎在一起,看着窗外的雨滴滴答答的打在地上,发出一阵又一阵淅淅沥沥的声响,周围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只有面前的一片雨声,显得宁静而又美好。

苏晚卿依偎在裴修胸前,他的身子很暖和,加上身上披了薄被,苏晚卿原本有一丝微凉的手指,这会儿也被男人握在了手中,静静的用自己的体温暖着怀里的人儿。

半晌,他才低下头轻声询问怀里的佳人。

“晚晚,冷吗?”

苏晚卿轻轻摇了摇脑袋,往他的怀里又凑近了一些。

“不冷,你身上很暖。”就像冬天里的暖炉一般,温暖而又令人充满了安感。

裴修裹了裹苏晚卿身上的被子,轻声责备道:“下次赶上这样的天气,你断然不可这般坐在窗台,若是着凉了,可就要难受了。”

苏晚卿听着男人磁性而动听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环绕,分明是责备的声音,像极了平日里唠叨的老母亲,也一点儿也不像平时的那个男人。但这样的他,却让苏晚卿的心里倍感温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裴修面对自己,多了许多的唠叨,更多的却是不变的关怀,令她听了以后心里头总是感觉阵阵暖意,并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若换做以前的自己,恐怕会觉得这样的男子虽长相惊为天人,但性格未免有些婆婆妈妈吧。以前的她,大约不会选择与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毕竟,她可是独。立而又洒脱的苏晚卿,从小就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风风雨雨,这样潇洒的她,又如何愿意被一个男人这般约束呢。

但如今,她却甘之如饴。

在携手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之后,苏晚卿才明白,究竟什么才是最珍贵的。在平凡的日子里,这样平凡的幸福,才是最令人心安的。

曾经得到的一切,在这样真挚的感情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至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比起经历大风大浪,平平淡淡的日子,倒显得更为温暖和令人依赖。

她对裴修,早已经超出了对爱人之间的关怀与喜爱,他们在牵起彼此的手的那一刻,命运已经牢牢地将他们捆。绑在一起,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分开。

经历的越多,才会越懂得这样的日子是如此的美好和温暖。即便拿这世间的一切来交换,也都比不上,男人平淡的几句责备,以及背后隐含的,令人无法忽视的温柔。

苏晚卿握着男人的大手,乖巧的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我知道了,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裴修听了怀中人儿的回答,表示十分的满意,搂着她的腰肢,不禁又紧了几分。不过顾忌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也没怎么使劲儿。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在一起,安静的感受着大自然给这座城的馈赠。

下雨天,对于许多人来说,大约是令人烦躁的一件事情。因为下雨,会阻碍许多人的行程,妨碍他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雨水滴落在身上,不如冬天一般透心凉,但到底也会使人忍不住打个哆嗦。更甚者,大约会骂骂咧咧,对这天气厌恶得无以复加。

这大约是老天爷在提醒着大伙儿,有的时候,走得太急,反而容易摔倒。不如慢一下,听一听雨声,静下心来,也许会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

苏晚卿抬起脑袋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这大约就是自己一直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在这个平凡的下雨天,她的心声被老天爷听见了,而这一切,便是老天爷给予她的馈赠罢。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