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之辈苦苦修行,其中一大原因就是为了得道超脱,得道虽然困难,但修出一定境界的修行者,至少能在某种意义上得道超脱。

比如不可能成为需要找替死鬼的水鬼吊死鬼,不可能成为某些怨念束缚的死后邪物,即便不能成为鬼修,再不济也是归于天地。

但此刻,两个修士竟然沦为了伥鬼这种极为低贱的鬼物,或者说是鬼仆,修炼了一辈子到最后死都死了,却是这种连存灭来去都不能掌握的状态,任谁也不能接受,以至于现在的情绪有些癫狂。

“不!不!不可能——”

“不会的,这是幻术!是幻术——”

两人一个大叫着不可能,一个只觉得是幻术,虽然在心中已经明白了真实的结果,因为不论他们怎么宣泄恐惧和不安,怎么叫怎么闹,自己的双脚从始至终都没有挪动一步,不是有什么法力束缚了,而是很诡异地明白不允许自己挪步,这才是那惊恐的源头。

两人情绪无法自我克制,老牛和陆山君就在边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尤其是前者,露出一种看杂耍一般的残酷笑容,而两人情绪虽不能自收,却有人能帮他们收敛。

“闭嘴。”

陆山君仅仅是嘴唇蠕动一下吐出的淡淡两个字,却让两个癫狂到不似修行中人的修士一下子收了声。

到底也是修行了几百年的人了,这一下子,无论如何也是只能接受现实了。

“哈哈哈……几百岁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大呼小叫!”

牛霸天在一边笑出了声,倒是陆山君并未取笑两人,在两人心情平复之后开口询问道。

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

“你二人是何身份底细,都说说吧。”

两名修士伥鬼对视一眼,轻轻闭上眼睛,然后再缓缓睁开,其中一人率先开口。

“回主人,我名夏品明。”“回主人,我名刘息。”

“我等皆久居镜玄海阁,但知晓部分天地之秘,对海阁之情比不上追求大道之心。”

“哟!就二位这样真正欺师灭祖之人,还追求大道呢?”

老牛又在边上阴阳怪气了,陆山君知道老牛脾气,也不制止他,而两个修士却仿佛并不受此言影响,其中继续说道。

“我等与练平儿算是旧识,数十年前正是她带我们了解天地之道的真理,不过后来我们与她却各为其主,在经历起初的不信之后,我们几个得背后一位尊主指点,修行突飞猛进,不过那尊主却并未真正现身过。”

另一人补充道。

“我等偶尔会与千礁岛上一个与某仙道大宗有所关联的修行世家联系,此次海阁之难亦是事先计划好的。”

老牛眯眼看了陆山君一眼,后者不用老牛说什么就知道他的意思。

“镜玄海阁中出了你们,还有哪几人和你们是同道,海阁之外的又知道哪些,还有那修行世家的具体情况,以及与其背后有关联的仙宗是哪个,即便不知也说说你们的猜测。”

“是!”

很多以往心中的关键秘密,此刻却轻易从二人口中说出,但即便成为了陆山君的伥鬼,两人也并不是什么话都能说,比如有些话他们明明想张口,却往往让陆山君隐隐察觉到什么而制止了他们。

这倒不是因为二人曾经立下的一些誓言,毕竟誓言就算应验,要的也是这两人的命,关陆山君什么事,但誓言应验不但听不到想要的讯息,也会失去两个十分有用的伥鬼。

不过即便如此,陆山君和牛霸天还是得到了足够的讯息。

在良久之后,两个因为吐露了太多“不该说的话”而显得有些精神萎靡的伥鬼,被陆山君重新吸入腹中,老牛乐乐呵呵地夸赞一句。

“嘿嘿,老陆,得到这两个知道这么多事的伥鬼,可比你吃的那些看着唬人实则完全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妖魔强多了!只可惜这二人出来得太早,并不清楚练平儿的去向。”

“别贫嘴了,再回刚刚那城里一趟,将这些讯息传回去,魏家人知道该怎么做。”

老牛抬头向天空。

“没想到那镜玄海阁的剑壁崖上的剑刻是长剑山高人所立,但如今的长剑山高人中却也有狼子野心之辈!”

见到陆山君看自己,老牛咧了咧嘴。

“反正我是不信整个长剑上都有问题,不然很多事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更没想到的是,镜玄海阁重水下竟然封得是古魔之血!走吧,先回那城里!”

牛霸天和陆山君一起飞向之前到过的城中,而在路上,老牛和已经和陆山君一起想着如何利用一下那两个伥鬼。

“你说,练平儿会去哪?”

老牛突然这么问了一句,陆山君看看他。

“你说呢?”

两人暂时都没说话,只是御风前行,但在没多久之后的同一刻,陆山君和牛霸天异口同声道。

“九峰山。”

北魔如此上心此事,又在事后如此气急败坏,原因老牛和陆山君是明白了,不过练平儿看来是觉得北魔扶不起,毕竟那次北魔完全不顾练平儿的安危。

以练平儿的脾性,北魔那份古魔之血不打算给了会如何?那就极有可能会用在那个她挺上心的阿泽身上。

虽然阿泽在魏无畏身边的时候是很安全也很隐秘的,但这种情况下,九峰山那一块练平儿肯定会留意。

此前阿泽选择离去时,魏无畏便也向相距不算太远的陆山君会知了一声,所以他和老牛知道阿泽要回九峰山,既然如此,阿泽只要下了玉怀宝舟后出现在阮山渡,练平儿就不难知道。

至少换成陆山君和牛霸天任何一个人,都极有可能这么做。

“既然这么巧,那这两伥鬼倒是正好可以一用。”

飞行中的陆山君忽然又这么说了一句,一边老牛已经明白他的想法,却还是调侃一句。

“这两个玩具可珍贵呢,不怕玩坏了?”

“玩具哪怕再珍贵,放着看不用来玩,那就失去了玩具存在的意义!”

“有道理!”

……

半日之后,在一处大城外,那两个镜玄海阁修士重新被陆山君从口中吐出,不过这一次,一道道白气加身,竟然让他们重新拥有了肉身的感觉,甚至那一身法力都好似回来的大半,站在那里与此前活着的修士无异。

在二人又惊又喜又疑惑的时刻,陆山君已经传音交代了事情,随后二伥鬼领命行礼,直接驾风离去。

……

另一边的陆旻虽然不清楚那两个可怕的妖怪究竟是真的和对方怄气还是有意放自己一马,但能逃得性命当然是最好的,俗话说留得有用之身才有报仇之机。

也不管合适不合适,陆旻在天上躲入一朵白云中,然后赶紧使出浑身解数稳定自身将要爆发的元气,否则都得救了却要死于自身元气爆泄才是最冤的。

大概六个时辰之后,陆旻终于稳定住自身气息,也十分幸运的没有其他变故发生。

此刻早已经白天变黑夜,陆旻站在云中并未立刻就走。

‘此地乃是北境恒洲,我在北境恒洲也并无什么至交好友……不过,九峰山乃是仙道大宗,更是上一次仙游大会的举办之地,上次仙游大会倒还有几个说得来的道友值得信任……只能赌一把了!’

陆旻如今是真的走投无路,加上状态极差,根本没有太多选择。

……

&nbsps:感冒好差不多了,明天回复更新。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