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大海上的某处隐秘的小岛上,也有亭台楼阁隐藏其中,闷闷不乐的北木独自在这楼阁之中喝闷酒,他也学着老牛那样主动接受酒气,而不是让酒气一入独自就散尽,果然发现这样又有了喝酒的感觉。

说只是独自其实也不准确,至少岛上还有俊男美女外貌的侍从,一个个都十分妖艳且散发着淡淡的魔气,对北木言听计从,此刻正在厅堂中间有一场**的表演,只是为了给北木助兴。

只可惜这些忠诚的侍从和手下在北木眼里什么都不是,更无法调动北木的情绪,或许看一场人间普通家庭因为家庭纷争而破裂的戏码,反而更符合魔的兴趣。

正在这时,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女子从天上落到岛上,然后快步走入了殿内,绕开中间的表演走近北木桌前。

“主人,牛爷和陆爷已经不在您安排给他们的居所了,所以属下没能邀请他们过来陪您喝酒。”

“不在?去哪了?”

北木抬起手,俊美得邪性的脸上泛着红晕,看得对面的下属情绪略有亢奋。

“听那边的下人说,牛也觉得很无聊,又很气那练平儿耍了他们,所以就离开了,他还说他是牛,老在海里泡着没劲,陆爷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给您留了话,说有事想找他们就用这个。”

说着,下属伸出手递上一根黄黑相间的毛发,北木接过来掂量一下,竟然觉得十分有分量。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也是,天启盟早就散了,没什么约束,以他们两个的性子,能陪我在海上晃悠这么久,已经不容易了……练平儿,这臭婆娘不讲信用,原来那古魔之血在镜玄海阁之下,早知这讯息,我就自己去夺取了,有陆吾和牛霸天帮我,区区镜玄海阁能奈我何?”

手中的铜制杯盏被北木捏得咯吱作响,等他意识到什么再松手一看,杯盏已经被捏成了一坨铜块。

“主人……”

你在那里还好吧

“我没事,只是可惜了,传说上古之魔有部分特性接近天道之反面,可称天魔,如今我魔道至高手段皆喜附加天魔一词,实则只是溢美之词,哎,不过想来当初既然能被杀死,被封禁真灵之血,那古魔应该也算不上真正的天魔。”

北木后面几句话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显然已经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了,但厅内都是视他为自身一切的下属,不会有人反驳更不会有人觉得讽刺。

似乎意识到自己身为真魔不应该将喜怒表现在脸上,北木又收敛了情绪,笑着问一句。

“我在那岛上给那蛮牛准备了好些个美娇娘,他居然也舍得走,不过一定把她们全宠幸了一个遍吧?”

下属舔着唇如实相告。

“大部分牛爷都嫌脏,当然也有被宠幸得仍在回味的,不过牛爷宠幸得不过倒是很喜欢那几个凡人女子,临走将那几个凡人女子带走了……”

“嘿,这老牛还是好这一口。嗯,你这次办事不错,过来吧!”

北木拍了拍自己的腿,面前的下属顿时身子发软,快步走到北木跟前坐到了他怀中,殿内其余魔修全都露出嫉妒的神色,却也不敢说什么。

仲平休曾经对计缘说过,传闻中镜玄海阁的镜海重水之下流淌着某只上古异妖之血,其血煞气之重,妖气之强,曾令镜玄海阁祖师爷差点受其影响入了魔道。

可就连计缘都没想到,原来那镜玄海阁的千重重水之下,封印的竟然并不是上古异妖,而是古魔之血,难怪只能封禁而始终无法覆灭。

这一点就连陆山君和牛霸天也被蒙在鼓里,不过有一点他们是很清楚的,和北木混熟一些只是手段而非目的,而他们和北木一直混在一起,怎么方便其他人来找他们呢。

此刻,老牛和陆山君正在北境恒洲一座繁华的人间大城行走,虽然不是仙港,也远离云洲,但因为《黄泉》的刊印问题,选择这个城市的魏氏在这里也有几家铺面,老牛就把几个从北木那带出来的凡人女子送到了那里。

至于为什么来这,因为靠得近

像这些女子这样已经家破人亡又常年不和外界接触的女子,若是直接在人间什么地方放了,哪怕给她们一笔银子,最后也可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送到魏氏手上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他们绝对不敢乱来。

“老陆,你没看那些姑娘,对我恋恋不舍,不愿意离开我,在招女人喜欢这方面,你还是得的和我学学,别成天念叨那小狐狸拜错师这件事了,计先生门下哪是这么好入的,我老牛连想都没想过,希望他多指点一些就行了。”

老牛这么乐乐呵呵地说着,陆山君只是在边上冷哼一声,老牛已经有找到自己的修炼道路了,师尊自然也不可能收他。

要收也是如当初的陆山君自己,如胡云,如那转化一身妖怪道行为仙灵之法的白夫人。

老牛忽然嘿嘿一笑。

“那应娘娘的一耳光扇得可真狠,狗那练平儿记恨一辈子了吧?”

“嗯,扇得好!”

陆山君也露出笑容,练平儿竟敢以师尊道侣自居,简直不知死活,不过一边的老牛又笑了笑道。

“不过也只有应娘娘敢这么做了,这练平儿也是个阴险的主,我老牛要是动手对付她,必然是她的必死之局,否则不会惹一身骚。”

陆山君脚步一顿,转头看向牛霸天。

“论阴险,还有谁比得过你牛魔王啊?”

“哈哈哈哈哈哈……都是臭僵尸他们私下抬爱,谬赞了谬赞了,不过这名号甚合我意,和我的名字一样威武霸气!”

牛霸天忽然又道。

“老陆,你说妖血在什么地方?那被镜玄海阁通缉的陆旻死没死,会不会真的在他手上?”

“他死没死我不知道,但那妖血绝对已经被练平儿等人拿走了,北魔是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还赔了一处海底洞府。”

“嘿,如果我是陆旻,在自家海阁被冤枉了,肯定绝不会甘心,想方设法也得还自己青白,除了可能去找熟识的高人,最可能去天机阁,那边或许能还自己一个青白,不过嘛。”

陆山君正想说什么呢,忽然嗅了嗅味道,抬头看向天空某个方向。

“老牛,你的嘴开过光啊!”

老牛也抬头看向陆山君视线方向,远方的天际之上,有一道隐晦剑光划过天空,而在其身后,还有两道仙光在追逐。

“这也未必是陆旻吧?”

“去看看就知道了。”

天边一追一逃都速度极快,若是反应慢点就会错过,老牛和陆山君也不磨蹭直接在这城中一跃而起飞遁离去,仅仅以简单障眼法遮蔽。

既然对方遁速很快,老牛和陆山君也不直接追逐上去,而是绕行前方,在四方逐渐铺开一片妖云。

陆旻的状况已经非常差了,长时间的逃遁又得不到调息恢复,法力消耗严重不说伤势也快撑不住了。

偏偏这时候眼前看到了一大片邪异的妖云,想要改变方向已经来不及,心中已经渐渐有些绝望,而追逐陆旻的两人则眯起眼看着前方,不清楚是哪路妖怪胆敢阻拦。

“我等乃是镜玄海阁修士,正缉拿门中叛徒,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陆旻身后的人传音四方,听得陆旻气得不行。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仙人,自称持心正修之辈,还不是有如今日这般自相残杀的时候,哈哈哈哈哈……”

老牛狂野的笑声从云中传来,妖云之上有两道恐怖的红光亮起,好似两只巨大的妖目,妖气也瞬间变得猛烈起来,将妖云渲染得如同烈火。

“好久没吃仙人了,今日倒是运气好,这几个修为不错,吃起来应该很有滋味!”

陆山君平静但冰冷的声音同样自云中响起,而随着他的声音传来,妖云正在以夸张的速度扩张,很快就已经一望无际,涵盖四面八方。

“哈哈哈,老陆,那前头的就是所谓叛徒咯?嘿嘿,这个先不吃,凡人不是有句话叫敌人的敌人能当朋友嘛?”

前头的妖气恐怖得夸张,已经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程度,再加上这言语,后头追逐的两人顿时反应过来,怕是遇上那蛮牛和老虎了,其中一人赶紧惊喜道。

“牛道友,陆道友,快帮我们抓住陆旻,我等是友非敌,稍后与你们分说!”

“哈哈哈哈哈……你当我老牛傻啊!”

牛霸天这么嘲讽一声,话音未落就直接出手,妖躯竟然不在前方,而是从上空的云中突然浮现,巨大的手相扣成拳,狠狠向着两名追击者砸落。

虽然两人身上立刻有法光浮现,但被老牛击中的时刻,不断有破碎声响起,更是好似天穹爆炸。

“砰……”

两人犹如两颗流星,被一击从天际砸落。

“轰……”“轰……”

地面爆开两个大坑。

……

&nbsps:人实在难受,头痛无力,这两天更新受点影响,但很快会恢复的。

顺便帮着推荐一本新人新作吧,《我穿越成了一宗之主》,周五上架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