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宇智波流影?”

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宇智波川带着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年走进了办公室。

这个少年长的很帅气,其实宇智波一族的人,几乎没有几个长的是对不起观众。

这大概是一种基因带来的优势吧,排除面容外,这个少年给宇智波启的感觉还可以。

冷静沉稳,算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部长大人。”宇智波流影对着宇智波启微微鞠了一躬:“不知部长大人有什么安排。”

宇智波流影的态度很恭敬,准确说所有进入到警卫部的宇智波成员,对宇智波启的态度都非常的好。

因为宇智波启可是有着他们一样的出身,有着一样的经历。

而宇智波启的成功,更是给了他们巨大的鼓舞和动力。

宇智波流影来之前虽然已经听宇智波川说过,恐怕这位部长大人会给自己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如果觉得困难自己可以拒绝。

但是宇智波流影依旧来到了这里,这已经说了问题了。

他没有因为所谓的艰巨任务,而放弃了这一次机会。

外国女神红衣张扬美艳

恐怕在他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个能让他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宇智波流影和宇智波川,算是从小就认识的兄弟。

而现在宇智波川现在身份水涨船高,还莫名其妙的开启了写轮眼,宇智波流影非常的羡慕这一切。

不过羡慕是羡慕,他到不嫉妒。

当初宇智波启还不是部长的时候,宇智波川的父亲就结识了宇智波启,只能说他们的运气很好。

而且当时部长和自己分队的队员对峙,甚至还有另外两位分队长也站在他对立面时。

宇智波川父子都没有太多的动摇,看得出他们除了运气好,也非常的有眼光。

“确实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宇智波启点了点头,他拿出了一份报告放在桌上:“自己看一下吧。”

“是,部长大人。”宇智波流影点了点头,随后他拿起报告看了起来,只是刚看了一眼他就心跳就加快了。

这是一份调令,由宇智波川推荐并作为担保人,让他去第三分队担任副队长的职务!

这可以说是提升了他的地位,也是一个极大的晋升!

宇智波流影虽然很激动,但他也没有得意忘形。

他可没忘记,宇智波启口中那个‘艰巨’的任务。

而且手中这份文件也没有签字,说明这份文件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这只能说明这位部长大人还有其他的要求。

“看完了?”大概过了几分钟,宇智波启才缓缓开口问道。

“是的,部长大人。”宇智波流影点了点头:“谢谢部长大人的信任。”

“信任之类的话,还是稍后再说吧。”宇智波启站起身来:“现在考验你的时间到了。第一,猜得到我的目的吗?第二,你该怎么做?”

来了。

宇智波流影心理暗暗想到,他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但这并不妨碍他希望前进的决心。

放下这份文件,他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他要思考宇智波启希望他去做什么,还有这个位置所能带给宇智波启的价值。

现在第三分队的队长是宇智波纯,这个女人在家族还是有些名声的,宇智波流影也稍微知道一些她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这位宇智波纯分队长恐怕和部长不是一路人。

单单从出身方面来看,似乎就有些问题了。

这位部长不信任这个分队长,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他还让这个女人上任,也许这里面有一些其他的门门道道吧。

宇智波流影很聪明,这些类容他想得到但是他却不能多说什么。

身份差距放在那里,自己能想明白就行了。

有了这个基础,宇智波流影似乎也清楚这位部长希望自己干什么了。

恐怕是这位部长希望加强对警卫部的管控,而自己进去的话自己恐怕就有的忙了。

不仅要协助那位分队长的工作,还要把很多事情汇报给部长听。

这算是一种监控工作,而且宇智波流影觉得,自己恐怕还要想办法拉拢不少小分队才行呢。

想到这里,宇智波流影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坚定了起来。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必须把握住才行,不然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后悔的。

宇智波启给的任务是很困难,但是在他看来这也还好,至少要比在战场上好的多了。

战场上那么危险自己都熬下来了,他难道还会怕这一次的任务吗?

“部长大人是希望我帮助你监督和管控第三分队,同时在第三分队中取得一定的话语权。”

宇智波流影自信的说道:“我会协助纯队长的工作,同时把该汇报的事情汇报给部长的。”

“很好。”宇智波启笑了起来:“看来,你做好决定了。”

“是的,部启大人。”宇智波流影稍稍低下了头。

“好好做,我期待你的表现。”宇智波启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做得好,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份大礼。”

“不用了,启大人,属下愿意为启大人服务。”

“你确定?不要着急着否定这件事,想想看川的变化,仔细想想,然后在做考虑。不过,先完成你的任务再说吧。”

“还没有龙马的的消息吗?”

在木叶一个地下实验室内,志村团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下方半跪在地上的一个根部忍者沉声问道。

油汝龙马离开了已经接近一个月了,如果在算上他接到任务之后来算,他离开到现在已经超过一个半月了。

根部的任务守则,每一个月就必须要汇报一次任务进度,最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

油汝龙马作为根部的老成员,并且还是团藏最值得信赖的手下,他自然不可能违背这样的准则。

在团藏看来,油汝龙马恐怕只有两个情况发生。

第一就是,他在跟进任务并且没有办法向外面传递情报。

这不是没可能的,但问题是这只能是潜入什么秘密实验室之类才会遇到。

那么,恐怕油汝龙马遇到的就是第二种情况,他已经暴露甚至可能已经死了!

团藏不愿意接受第二种情况,但是身为忍者。团藏自然心理素质和接受能力都很强。

现在他一边看情况能不能在接收到油汝龙马的信息,一边也在积极的调查他的下落。

只是让志村团藏气愤的是,宇智波一族居然敢杀了自己的人?

这群该死的家伙真的和自己老师说的一样,根本就是一群目中无人的疯子!

“抱歉,团藏大人,我们目前还是没有收到任何的信息。”

团藏面前的根部低声说道:“而且我们也没有找到尸体,虽然不能排除龙马大人死亡,但是也不能证明他已经死亡。”

“这样的废话就不要说了。”团藏冷漠的说道:“结界班和感知班有什么信息吗?”

每一个忍村都有属于自己的结界班和感知班,他们都是保卫村子的不受到入侵的中坚力量。

结界班负责结界的布置,而感知班则是探查村之内外一些特殊的查克拉波动。

假如村子内发生强度比较大的战斗,感知班就可以发挥出自己的作用了。

团藏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也只能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感知班确实有所发现,他们在一个月前感知到恐怖的查克拉爆发。”

这个暗部低着头说道:“但是他们根本没办法锁定,因为速度太快了,等他们察觉到这股查克拉已经消失了。”

“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志村团藏冷哼了一声,随后他也没有在多说什么。

他知道这种事情真怪不了感知班,可是他确实异常的愤怒。

这件事基本上已经说明,自己的部下恐怕已经死了!

高强度的查克拉瞬间爆发,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恐怕已经是一场战斗的部了。

自己的部下可能已经被解决掉了,但到底是谁动的手他就不知道了,可以说这一次任务已经彻底失败了!

“宇智波一族”志村团藏眼神有些危险,他只能说自己失策了:“哼,这一次算你们厉害,但是下一次”

团藏虽然内心非常的不舒服,但是这件事他知道也只能到此为此了。

他理亏在先,安排‘根部’去调查村内豪族。

如果有什么结果还好,但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一旦拿出来说事倒霉的只能是他自己!

虽然宇智波一族做的事情也不好,毕竟杀了一个村内的成员。

但是你都欺负到我头上了,而且调查的人还是警卫部的部长啊!

“下去吧。”志村团藏平静的说道:“把油汝马龙的所有资料部销毁,从此以后你们也不要再说这个人,我们这没有这个人。”

“是,团藏大人。”这个根没有丝毫的意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决定。

对他们根部而言,任务失败是耻辱的,被抹除掉在这个世界的痕迹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们是根部,他们是隐藏在木叶之下的黑暗,他们都是无名者。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