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的“宁枫”早已无父无母,通讯录里又没多少联系人,怎么想都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可怜人,但算上之前在医院花去的几百块,身边带着得有两千多现金了,更何况可能还有仓促间没被宁枫找到的。

按照购买力算,应该差不多相当于上一世中国的万元现金了,并且只多不少。

又不是没银行卡,这么多现金在身边,也难怪宁枫会怀疑身体原主人是不是财富颇丰。

这让他对银行卡上的数值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同时宁枫也产生了一些愧疚感,毕竟之前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时候还认为身体原主人是个变态,当时气急败坏不知道咒骂了多少次难听的话。

现在想来,说不定还是个身患“隐疾”,但自立自强发家致富,坚强的想要同命运抗争,最后坚持到精神崩溃所以自杀的好孩子!

“可惜了啊!”

宁枫喝了一口面汤,不由的低声感叹一句。

这样的人,原本应该是有理想有抱负也有执行力的,是有能力造福社会的,可惜造化弄人,有了一个神奇的天赋却也压垮了他。

‘放心,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宁枫正这么想着,口袋里的手机“呜呜呜…”的震动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陌生人?广告推销或者诈骗?’

宁枫继续坐在这个目前没什么客人的高铁站牛肉面馆里消食,没有去接听,想要等这个电话自己挂断。

果然,震动持续了十几秒之后停止了,应该是接不通自动挂断的。

这家牛肉面馆的分量非常足,味道虽然不是很惊艳但也还过得去,宁枫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生意一般。

吃完坐了二十多分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宁枫才站了起来,距离他那趟高铁发车时间只有十几分钟了,是时候排队去了。

“呜呜呜……”

才看完时间的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宁枫看了下,还是刚才那个号码,连着打来应该不会是打错了的吧,或许有什么重要的事?

“会是谁呢?要不接了吧…”

犹豫了一下,宁枫还是选择了接听。

“喂!”

万一对面是认识的人就不好问“哪位”了,最好就是一声“喂”之后等对方说话。

电话那边是个有些低沉的男音,但难掩声音中的一丝兴奋感。

“大哥,货出手了!”

接着电话的宁枫一下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卧槽!你个老‘宁枫’果然是个人渣!’

妈蛋,也不知道干得什么违法的勾当,想来也是,一个整天足不出户,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看起来也没啥正当工作,有这么多钱本就不正常。

宁枫立刻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励志说”。

‘也不知道手下的小弟有多少,厉害不厉害,势力大不大……’

想着想着宁枫就发现自己些想歪了,甩了甩脑袋赶紧让自己清醒一些,想对着电话说点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最后只憋出来一个字。

“嗯!”

“大哥,买家那边非常满意,还有继续购买的意向,出价也很爽快,你那边还有多的货吗?”

货?我特么有个鬼!

“暂时没有,先这样吧,我这边有点事。”

“好的大哥,那钱我依旧给你分开打在你的三张卡上,不打扰你了!”

对面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这通电话让宁枫心思有些乱,既有一些好奇也多了一些忧愁,站在面馆门口的身影颇有些沧桑。

感情自己得逃命躲开阴司之外,可能还得小心阳世的警察来抓自己。

影视作品中某些倒霉蛋把黑白两道得罪了已经够衰了,我特么更牛逼,把阴阳两道的司法体系都得罪光了,这还有活路吗?

“哎……”

叹了口气,宁枫觉得自己瞬间老了很多也累了很多。

“尊敬的各位旅客朋友,高号列车开始检票,请乘坐本班次列车的旅客朋友携带好行李和随身物品,在9号检票口检票,请保持秩序自觉排队,检票后请在2号站台候车,工作人员将会……”

车站广播开始播报,高正是宁枫准备乘坐的高铁列车,也是时间最合适的。

‘还是先坐车吧,相比较起来,还是阴司更可怕些……’

背上背包,宁枫朝着9号检票口的位置走去,那边已经有乘客陆续过去排队。

基本上也就和宁枫前世的时候坐高铁差不多,自动检票机的样式都很相似,将车票赛进去就能打开闸口通过。

过了检票口顺着客流一起到了2号站台,那边对应车票上的座位车厢已经排起了一列列小队伍。

大约六七分钟之后,流行形子弹头样式的高铁进站,在下站的乘客先行下车后,宁枫终于第一次登上了这个世界的高铁,内置依然是相似的那种。

‘04甲座…04甲座……’

宁枫拿着车票看了好几次,在车厢里移动着寻找自己的座位,然后看到了靠窗的04甲号座。

邻座是一个靠着座椅睡觉的西装男子,而自己的位置上此刻也已经坐了一个人,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一脸邋遢的胡渣和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有些油腻。

‘占座?’

被别人占便宜可不是宁枫的习惯,他走到04排座位前,故意拿着车票反复比对着上头的座位号又一次次看座位上的男子。

一般如果是不小心坐错,或者因为站票太累想坐一会看看是否这位置没人的话,看到宁枫这反应也该站起来了。

只不过这男子却一直假装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根本动都没动。

‘车窗外现在是站内另一辆高铁的车身,你看个屁的风景!!’

“不好意思,这位大哥,这里是我的位置,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宁枫还是很有礼貌的,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啊?这是你的位置?我……”

原本正准备耍赖说什么的男子突然看到了宁枫帽子下那张骷髅似的脸,正露出一脸宁枫自以为的“和善”笑容,那场面骤然看到的话,简直堪称惊悚。

“我…马上就离开,不好意思我坐错了位置了,不好意思……”

男子赶忙收拾了一下杂物,拎起两个袋子就站起来,贴着前座背面避让邻座男子的腿,挪出了座位。

“你坐,你坐……”

说完这句,男子就赶紧朝着车厢后方走了。

宁枫看着他的背影挠了挠头,解下背包塞到了行李架上,然后挪动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难道自己错怪对方了,真就只是反应迟钝?’

“霍哦!”

刚醒过来的西装男子因为看了一眼邻座被吓了一跳。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