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海汉军没有对仓惶撤离战场的敌军再继续穷追猛打,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骑兵部队主力并未部署在此处,要在平原上以步追骑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另一方面这场恶战使得海汉军也已处于疲惫不堪的状态中,并没有多少余力还能再去追击敌军。

陈一鑫出现在钱天敦面前的时候,倒是把钱天敦吓了一跳,只见他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迹,乍一看似乎是受了极重的伤。陈一鑫看到钱天敦眼神有异,便知道对方大概是有所误会,满不在乎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道:“不是我的血,先前有几个后金兵从炮位蹦进来,其中一个正好跳到我面前,顺手一枪爆了他的头,结果就搞得自己满身是血。”

钱天敦点点头道:“没事就好,有伤就赶紧去后面包扎处理,不要耽搁了。”

陈一鑫道:“都只是些皮外小伤,问题不大。倒是高桥南胳膊上中了一箭,可能十天半个月还好不了。”

钱天敦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那我去看看他。”

高桥南名义上是钱天敦的下属,但两人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私底下亦师亦友的关系已经维持多年,钱天敦也真没把他当外人看,听闻高桥南受伤,自然是要亲自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片刻之后钱天敦在一群伤兵中见到了高桥南,他正坐在一堆空弹药箱上面,唾沫横飞地向部下吹嘘自己刚才是如何手刃了几名攻入阵地的巴牙喇战士。右胳膊上的伤已经用纱布包了起来,看样子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妨碍,只是他站起身来朝钱天敦敬礼的时候,似乎忘了自己的伤势,一抬手便痛得呲牙咧嘴。

“行了,坐下吧。”钱天敦抬手朝周围的士兵还礼,然后便让高桥南坐下回话。

钱天敦刚才督战期间注重的是对战场的整体局势的把控和指挥,对于局部地区的应对则是交给了各级指挥官自行处理,因此很多战斗细节还是需要听取高桥南这样的一线军官在战后的汇报。

对于这次跟后金军的正面碰撞,海汉并非临时起意,为此已经备战了很长时间。但在战斗的过程中也不是如预计那般一直能够压制住对手,如果不是一线将士苦苦支撑甚至以命搏命,这道临时防线多半都撑不住数千敌军的亡命狂攻。要想完凭借地形和武器的优势来抹平兵力上的劣势,依然是一个需要付出一定代价才能解决的难题。

海汉胜是胜了,但却胜得颇为惊险,就算是一向处变不惊的钱天敦,其实在战斗过程中也有好几次默默地攥紧了拳头,担心防线有失会导致整个阵地崩盘。对于惯于打胜仗的特战营来说,这样的硬仗的确也太久没有遇到过,在作战过程中所出现的诸多问题都需要在战后总结经验教训。当然了,在此战中奋勇作战甚至是牺牲了性命的将士,战后肯定也要论功行赏,追加抚恤。

甜美的大眼美眉横卧花瓣中

阵地后方,要塞防线以南的区域,已经变成了一处大型急救中心。此役海汉伤亡人数达到了三位数,营地里满是需要处理创口的伤员。而战死的军人则被抬到后方已经腾出来的数辆板车上,他们的遗骸将在第一时间被运往后方。虽然因为路途遥远,未必能有条件装在棺椁中运回海南岛去,但至少会有一个集体哀悼的仪式再进行火化。能在死后盖上国旗,对这些为国而战的军人而言也算是一种荣耀了。

不过要清理阵地外围的后金军遗骸,就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了。阵地外方圆百米内的敌军尸体重重叠叠,浸泡在血浆泥泞之中,发出刺鼻的腥臭。天上的鸦群已经各自选择了目标落下,毫不顾忌地开始享用大餐。而远处也隐隐出现了三五成群的野狼,很显然都是被血腥味吸引而来,只是畏惧这边的硝烟气息,暂时还不敢太过于靠近。这些尸首如不尽快处理,几天之后就会开始腐坏,届时这附近怕是根本待不住人。

后金此役战死的士兵数以千计,这么多的尸体要进行焚烧处理估计是不太现实了,也只能在原野上挖几个大坑掩埋掉了事。好在海汉营中还有数百工兵和民夫,倒是有足够的劳动力来完成这件艰苦的工作。只是这地方的血腥气息太过浓重,残肢碎肉遍地都是,干这活的人恐怕在短时间内是没胃口再吃下任何食物了。

自海汉开始跨海进入辽东地区活动,与后金断断续续的交锋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时间,期间的战绩基本都是占据了上风,但能在一场战斗中消灭如此数量的敌人,却是此前根本无法做到的事。而前面这一年多的战绩加起来,其实都还抵不过今天这场让海汉军拼尽力厮杀的战斗,从战果上来说,这场决战的确是基本达到了战前的设想,重创了后金在金州地区的军事力量,并且成功夺取了金州半岛最为关键的一处防线。

海汉已经占据了海上绝对主动地位,后金方面很难在海上战场给海汉制造出什么麻烦,因此只要再在陆上把控住金州地峡这个天然要隘,就能将金州半岛南端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硬生生从辽东半岛上剥离出来,划入海汉的统治区内。

当然了,这种事实占领在近期暂时还不会公开化,收复金州大部分地区的功劳还将交给皮岛军,由他们去向大明朝廷请功邀赏。反正现在皮岛军也算是半个自己人,这种好处不捞白不捞,对海汉接下来在辽东的布局也有许多好处,金州地峡以南地区在名义上由东江镇接管,某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便可以假托大明来进行了。

关于这中间的利益瓜葛,军方早就与沈氏叔侄谈过,对方目前一心要依附于海汉谋生,自然不会反对这种安排。沈志祥甚至明示过钱天敦,只要海汉一句话,皮岛军就算是改旗易帜也不在话下。只是钱天敦认为收编东江镇的时机未到,或者说东江镇的大明官军身份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所以并没有采纳沈志祥的建议。

沈氏叔侄能够从大明朝廷捞到什么样的封赏,对海汉来说其实都无所谓,能够加官进爵当然是好事,今后说不定也能成为大明官场上的助力。如果大明朝堂上的高官忌惮东江镇与海汉的关系,不给他们实质性的好处,那也相当于是在把东江镇往海汉这边推。沈氏叔侄都很清楚,大明能给他们的好处,海汉也能给,而海汉能给的好处,大明可不见得能给起了。

更何况如今的大明内忧外患不断,能给予孤悬海外的东江镇什么样的奖励,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除了封赏名不副实的官职,钱粮武器兵员,东江镇真正想要的东西没一样能给得了。这个独立于大明之外的军事团体所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虚名,他们要存活下去就必须得抱紧某条大腿才行,而现阶段来看,出人出钱出力又愿意带着皮岛军一起搞后金的海汉显然要比只会发空头圣旨的大明可靠得多。

这边的战事结束之后,钱天敦已经差人向皮岛军那边发去消息,让他们尝试着攻打一下纪家堡。按照后金军败退的速度,钱天敦估计纪家堡的守军很快就会意识到防线已经被攻破,继而放弃继续抵抗,主动撤离纪家堡。至于另一边的苏家堡就不用钱天敦多操心了,哈鲁恭在当地自然会审时度势地出击,不会让敌军有干干净净脱身而去的机会。

而这处被爆破开的大缺口,虽然是金州地峡防线上最为明显的一处弱点,但钱天敦已经不用担心后金下一次的反扑还会冲着这地方来。至少在他们能成批造出射程超远的巨型投石机之类的远程攻击武器之前,很难真正对这处阵地形成有效威胁,除非他们愿意再拿几千条人命来试试运气。

不过接下来对弹药消耗进行清点之后,钱天敦的乐观情绪被稍稍消磨了一些。这次送到东北的地雷是已经部用尽了,在之后的阵地战中是不能指望这种威慑力颇大的武器了。那四门新式火炮的制式弹药也所剩无几,顶多再撑一场小规模战斗就没了。同样被当作新式武器投入使用的手雷,也在这一战里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步兵的弹药库存看着不少,但如果是以刚才这场战斗的弹药消耗速度来衡量,只怕也撑不了太长时间。毕竟特战营清一色的七连发步枪,打起来的弹药消耗也是相当惊人的,一个步兵连在刚才的战斗中就至少发射了数千发子弹。

而这种作战物资消耗在当下还不能去细想,不然军费开支算下来更是一个恐怖的数字,比使用冷兵器为主的后金军要多出几十上百倍。如果让后金军的统帅知道双方在这场战斗中的花销对比,扬古利泉下有知,大概也会输得心服口服了。

几种试验性质的新式武器,由于产量本来就极为有限,在短期内都很难再得到大量补充。而现役制式武器的配件和弹药在后方的旅顺港倒是屯集了不少,一个电报发回去,最迟第二天便能由海上运抵前线。

这个时候空气中终于飘来了食物的香气,稍稍冲淡了阵地内外的血腥味。海汉启动爆破是在凌晨时分,之后便抓紧时间修筑防御工事,又经过一场恶斗之后,此时已经是到了下午。绝大多数人在中午都处于战斗状态,根本没有空隙进食,这个时候早已是饥肠辘辘了。

炊事班今天的主菜是土豆烧牛肉,各种香料加得颇重,香气让那些原本因为见到太多血腥或是战斗脱力没有胃口的士兵们都重新燃起了食欲。

钱天敦和摩根、陈一鑫、高桥南围坐一起,他们作为军中高官,菜色自然是要比普通小兵稍稍丰富一些,摩根还特地开了瓶酒,给几人都倒上了一碗,以庆祝这场战斗的胜利。高桥南虽然是归化籍军官,不过他在海汉军中服役多年,对海汉又是忠心耿耿,军中将领早就没把他当外人看待了,因此这种非正式场合也有给他的一把椅子坐。

“们说,打完这一仗,敌人还会不会再来反扑?”陈一鑫一边吃饭,一边问出了众人都很在意的一个问题。

“尝试是肯定会有的,不过像今天这种规模的战斗,大概短期内不会有了。”钱天敦接过话头道:“他们就算能凑出足够的兵力来攻打这里,也很难承受类似今天这样的战损。后金可不是大明,有那么大的人口基数,损失几千战士就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了。我们这一仗起码打掉了他们十个牛录的兵力,想来报复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了。”

摩根应道:“不止如此,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兵力部署状况。我们也就部署了一千人在这个阵地上与他们交锋,但我们后面有多少轮换部队,整条防线上又部署了多少兵力,海上是不是还有兵力在等着乘虚而入从后面包抄,他们根本就摸不透。这种风险,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指挥官都应该会意识到,所以我认为他们不会再莽撞地发动大规模的反扑。”

钱天敦道:“说到海上,倒是不知道王汤姆那支伏兵有没有捞到油水,今天这边开打我就给他发了电报过去,让他自己掌握时机。”

摩根笑道:“那放心好了,王汤姆昨天差点就吃了瘪,今天肯定憋着一肚子火要发,纪家堡那帮后金军除非死守到底,只要敢出纪家堡往金州撤,王汤姆肯定会指挥陆战队在半途截道。说不定这时候已经打起来了,我们耐心等消息就好。王汤姆如果连这种残羹剩饭都搞不定,那他这个海军司令以后还是别再上岸张扬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