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魁接到电话的时候,刚跟邹漫吵了一架,

本来富丽堂皇的客厅,如今却是狼藉一片,地上满是玻璃碎片和破裂的古董花瓶,价值连城的书画也被撕得到处都是,

蒋魁的手机在桌上不住的震动,蒋魁站起身准备去拿,

“嗤,又是你那个贱人狐狸精吧?”邹漫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起来狼狈不已,“她是又发骚了?一刻都离不开男人?”

蒋魁皱起眉头,“邹漫,你注意你的措辞,你不是什么山野村妇,你是蒋家的夫人,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跟疯婆子有什么区别?”

邹漫猛地站起身,“我疯婆子?蒋魁,当初你跟我结婚的时候说的什么?你说蒋家是我们儿子的,现在凭空冒出一个私生子,你把我当什么?”

“我懒得跟你说,”这几天已经跟邹漫吵得够多了,蒋魁自觉累了,手机还在不停的响,蒋魁伸手去拿手机,

现在所有打给蒋魁的电话,在邹漫这里,都一律被认定为是柳檀语打来的,

见蒋魁一脸不耐烦,邹漫心中更气,一脚踢过去,径直将桌子踢开,手机掉在地上,摔碎了一片屏幕,

此时蒋魁也走到了桌边,看到那上面“穆霆”的来电显示,眼前一亮,也不顾手机是不是碎屏了,径直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蒋魁刚说了一个字,邹漫就冲了过来,想要去抢蒋魁手里的手机,

绝美甜美晴日唯美迷人写真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

蒋魁伸手将邹漫推开,但没想到一个没注意,邹漫被他直接推的摔到了地上,

“蒋魁,血,快送我去医院,”邹漫看着腿边缓缓流淌的鲜血,一下子慌了,求助的看向蒋魁,

蒋魁捂住听筒,不屑的看了邹漫一眼,“又想跟上次开业典礼时一样,拿假血来骗我吗?同样的招数,用一次就够了,两次,你把人当傻子呢?”

话落,蒋魁径直离开了客厅,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关照了管家,“不用派人进去,让她喊,什么时候喊累了,什么时候她自己知道消停。”

“是,少爷。”管家恭敬的弯腰,同时示意佣人们去忙别的事情,不要管邹漫的呼喊。

蒋魁拿着手机坐到车上,又给穆霆回拨了个电话,“穆总,不好意思,刚刚信号不好,您找我有事吗?”

穆霆开门见山的,“蒋总,我同意你上回的提议了,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一下具体的细节吧。”

“哦?”蒋魁脸上浮现笑意,“那真是太好了,您说时间,我们找个地方见一面。”

挂了电话,蒋魁兴奋的不行,这回父亲肯定会夸他了,

为了对抗君氏集团越来越庞大的体量,蒋父一直在四处奔走,希望同华国的几大世家一起联合,

但联盟,就意味着几家之中,必须有一个带头人,这就让问题变得复杂了,

能成为华国的顶尖世家,谁的实力都不弱,谁也不愿意屈居人下,蒋家作为发起者,自然也不愿意让大权旁落,事情就这么僵持着,

现在穆霆的松口,很显然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只要他们蒋家给穆霆足够的好处,其他人看到有利可图,后续的合作就会变得很容易了。

穆霆很急切,便约了蒋魁一个小时后在办公室碰头,聊了将近四个小时,这才终于确定下来,穆家将和蒋家联手。

“穆总怎么突然想通了?”即将离开时,蒋魁笑着问了穆霆一句,

说起这个,穆霆脸上就满是怒火,“君时陵欺人太甚!蒋总你也不用装模作样,大家的消息网还不至于这么闭塞,君时陵强行闯我穆家的事,我不信你蒋家不知道。”

蒋魁嘴角勾起,“这个我倒是有所耳闻,君家这些年的发展太快,以至于太过得意忘形,穆家也是底蕴深厚的家族,君时陵这般做法,不单是羞辱了你穆家,其实也是在做给其他世家看呢。”

“你说的对,”穆霆咬着牙,“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让君时陵尝一尝失败的滋味了,这些年,真是让他太好过了。”

蒋魁眼中划过一道精光,他将手伸到穆霆面前,“穆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穆霆回握住蒋魁,“你放心,刘家和郑家,我会去做工作的,一旦工作做通,我就不信,凭我们几家加起来的力量,还整不垮他一个君家。”

蒋魁点点头,“有你们的加入,自然没问题。”

蒋魁将穆霆送出了公司外,这才高高兴兴的往里走,还没进门,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喂?管家,怎么了?”蒋魁语气里的笑意还未散尽。

“少爷,不好了!”管家很是惊慌,“夫人流产了!”

管家说着话,一阵心悸,天知道刚刚客厅里的景象让他觉得多可怕,

佣人们听从了蒋魁的吩咐,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进客厅,任凭邹漫怎么呼喊,大家都只当没听到,

傍晚的时候,该进去送晚餐了,佣人一进门就吓得把碗碟都摔了,他连忙赶过去,就看到客厅里流了一地的血,

邹漫身上也沾满了鲜血,客厅里的沙发上满是她挣扎的血手印,地板上蜿蜒着几行血迹,邹漫正倒在门边,看起来像是从沙发那边爬过来的,

管家当即就派人把邹漫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人倒是救回来了,但孩子却没了,

由于死胎在子宫里留了太久,邹漫失血过多,医生经过手术把人救了回来,但很有可能,以后便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蒋魁赶到医院的时候,邹漫已经被转移到了VIP病房,

“怎么回事?”蒋魁皱着眉头看向管家,虽然他不喜欢邹漫,但好歹她肚子里怀的是蒋家的血肉,这回孩子没了,父亲肯定要责怪他。

“少爷,唉,”管家叹了口气,“医生说,夫人四个小时前就有流产征兆了,是我们迟迟的拖着没让她得到及时的治疗,这才延误了最佳的时机,医生说,夫人很有可能以后都生不了孩子了,身体也出现了很大的损耗。”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