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享受这歌舞之音,刘起手听闻那嘈杂难免,心中不痛快,觉得被人扰了兴致。

而与此同时,一旁的路胜,到了这里,也是微微皱眉,显然是有些错愕。

毕竟,他安排这刘起手,暂居的楼阁,也算是他们宗门之内,少有人走动的地方了,这种情况之下,而且路胜事先叮嘱过。

一般来说,都不会有人来打扰才对。

不过,就在这是,外面的嘈杂却是接近了,大概是进来这楼阁之内。

“是谁!”路胜高声呵斥道。

然而,在看见来人的刹那,路胜却是微微一愣。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刘起手的一帮弟子,为的那个男子,也是刘起手的大弟子,林岩。

之前,路胜也是和这些小辈,有过一些接触存在,更是令李天宝去安排,这些刘起手弟子的起居。

不过,如今的情况,却是有些让他这个浩气宗宗主,有些不明白了。

尤其是当路胜的目光,赫然之间落在前方的时候,也是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只见这些刘起手的弟子,几人搀扶着一个重伤之人,几乎身上下,都是一片焦炭,似乎被火焰灼烧过一般。

园林娇娘菲菲纯纯可人

饶是路胜,也是脸色微微变化起来,而且此时此刻,路胜心头也是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们这是?”

路胜赫然开口道,指了指前方的几人搀扶的对象。

这种情况之下,虽然不太了解具体过程生了什么,但是路胜也是察觉出来了,大大的不妙!

“求师尊为弟子做主啊,方才那玉林峰上,有一个歹人将师妹重伤了,若不是我们几人拼死相搏,恐怕萧师妹已经是命丧他手了!”

林岩在见到了,刘起手的瞬间,便是噗通一声跪拜下来,面带急切的神色开口道。

似乎真的经历了什么搏斗一般,连说话的时候,都是喘着粗气。

“你说萧师妹,这人是萧芸?”刘起手听闻到了这里,神色也是刹那之间变化,因为这几人刚刚进来的时候,刘起手还没有太过注意。

只以为,是弟子之间,有了什么小事。

不过如今这林岩一席话,却是让刘起手的脸色,刹那之间凝固在了脸上。他凝神细细一看,这才现这快要化作黑炭的重伤之人,真是他座下的女徒弟,萧芸!

“对,师傅你看啊,如今你都认不出来,萧师妹了……那人真是太过歹毒了,居然对师妹下这般的毒手!”林岩开口道,话语之中似乎,真的带着几分关切一般。

而听闻到了这里,刘起手脸上的神色,也是以肉眼可见的度阴沉了下去,甚至于可以说,一片乌云密布了。

毕竟,这萧芸虽然是他门下的弟子,但平日里,刘起手也是和萧芸之间,存在着苟且的关系,算是比较倾心这个女徒弟了。

否则,刘起手也不会,将丹火以及一些,珍惜的修炼资源,都是恩赐到了萧芸手中。

而如今,这萧芸变成这般模样,毫无疑问是在挑衅他刘起手的底线。

要知道,只要是带着他刘起手名头在外,何人敢不敬半分!

更被替,居然有人胆敢下这般死手!

而刘起手,也是很快想起来,之前林岩口中所言那些话。这一切,貌似是这浩气宗内某人所为!

“路宗主,如今这些,你浩气宗莫非,是对于我刘起手有所怨言不成,所以才如此残害我门下弟子!”刘起手赫然开口道,目光如炬的看向了路胜,神色中带着几分火气存在。

“不,我在想这一切,当中说不定是有误会,或许是认错人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也不定!”

路胜急切开口道,就怕刘起手的态度,生转变。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刘起手名下的大弟子,林岩却是出了声音来。

“就算报出了师傅的名讳,可是那人也是态度极为嚣张,压根不将师傅你老人家,放在眼中啊!”林岩淡淡开口道。

这一句话,毫无疑问,可谓是点燃了,刘起手最后的怒火,刹那之间他脸上的神色,彻底的绷不住了。

碰!

只听得一声剧烈的声响,刘起手一掌劈下,他身前的桌台刹那之间,便是化作了一片粉烂,化作了纷纷扬扬的碎屑!

“大胆!”

刘起手呵斥道,声音之中火气冲天,似乎就连这房顶都是要被掀开了一般!

很快,刘起手也是,阴沉的看向了路胜。

“路宗主,看来你们浩气宗,有些人的架子,不是一般的大啊,容不下我刘某人了!”刘起手尽量保持平静道。

而路胜,在听闻了这句话的瞬间,也是刹那之间,脸上的血色退去。

他毕竟,修为比起刘起手来,要高上一个境界,所以也并非是因为,刘起手如今爆的气势,给吓到了。

路胜担忧的原因,是刘起手如今的态度啊!

“误会,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路胜赶忙的辩解道。

“呵呵,一个误会,路宗主就打算,解释这一切了?我倒要去亲自看看,那个人究竟有什么胆量,敢在滁州地界内,如此行事!”刘起手赫然开口道,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便是蓦然战起身来,准备向着门外而去。

“这一次,老夫我倒要亲自过去看看,站在那人的面前,他是否还敢如此的嚣张!”

刘起手目光一片冰冷道。

一丝丝杀意,也是在刘起手的眼眸深处,不断的闪动着!

而这个时候,路胜也是神色之中,涌现出来了急切来,赶快站起来身来,打算跟随刘起手一同前去。

毕竟,在刘起手到来时,他就是通知过,宗门中人,一定要小心翼翼,不可随意冒犯对方,免得为浩气宗引来祸端。

而如今,见到这重伤之人,可谓是让路胜的心,都仿佛沉入了冰冷的湖底一般,寒彻骨!

毕竟,这般的下手,在路胜心中,可是敢都不敢想象啊!

尤其是这刘起手门下的弟子。

简直可以说,是在不知死活的挑衅刘起手,甚至于,打算和整个滁州作对!

“这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而与此同时,路胜心头也是一片紧张,猜测起来。

毕竟,其实虽然明面上,他们浩气宗内都是对于,这刘起手憧憬有佳,但是难免也是有一些人,对于刘起手之间,要求天罗印一事,有所不满。

但是毫无疑问,对方的行为,就是在找死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