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兰讲授的是大三的课程,目前,她的课,可以说是海州大学上座率最高的,在男生眼中,她是有脸蛋有气质有学历有能力的“四有”女神,而在女生眼中,周若兰绝对是她们的偶像,甚至有女生专门录下周若兰的课,背地里模仿她的一举一动。

说起来,和一年前相比,周若兰简直可以用质变来形容,在旁人看来,她这是情场失意而职场得意的代表。

每每周若兰扪心自问,自己的变化来自哪里时,那个男人的形象便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是的,那是夏天宇!

虽然,两人的相识并不愉快,但是后来,夏天宇帮过她,鼓励过她,让她真正的重拾了生活和工作的信心。尤其是想到两人亲密之时,夏天宇那露骨甚至有些下流嫌疑的赞美之词,周若兰心中的那份自信之火,竟然总能燃烧的更为灿烂。

在周若兰眼中,夏天宇是个纨绔子弟,花花公子,他和豪门柳家的关系很好,好到成了柳家大小姐的贴身保镖,程丽丽称呼他为“表哥”,显然也是出自背景深厚的家族。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所以,两人的关系虽然严重越界,但周若兰却严格控制自己的心,不能越过“喜欢”那道红线。

范凯那种出自普通人家的男人尚且不靠谱,夏天宇这种到酒吧找艳遇的公子哥又怎能托付终身?周若兰可不想再受一次感情失败的打击了。

今天的课程依然是座无虚席,在周若兰说下课的瞬间,掌声像往常一样响了起来,一个男生变魔术似的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束花,殷切的送了上来。这是她这个月收到的第三束鲜花了,除了鲜花,还有情书,那一封封来自文艺小青年的措辞火辣的情书,都成了周若兰课后的调剂品了。

学生们散去之后,给她录制视频的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把录像也拷贝给周若兰一份。录制人员来自一个有名的视频网站,买下了周若兰教学课程的版权,每个月从这个网站获得销售提成和广告收入,已经是她工资的五倍之多了。

拷贝了录像,周若兰收拾好了东西离开教室,刚刚走出教学楼的大门,她便看到了一个她绝对不愿意见到的男人——范凯!

周若兰已经知道冯氏传媒的事情了,看到面前一脸落魄,还拄着拐杖的范凯,周若兰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活该!

一个人的旅行

她懒得理会范凯,甚至对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都不感兴趣,她抱着书本,仿佛没有看到范凯一样,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范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赶紧转过身,“若兰!是我!”

周若兰停住脚步,慢慢转过身,问道:“你叫我有事吗?”

“我是范凯,范凯呀!”范凯的情绪有点激动,“我和冯美娟离婚了!”

“哦……”周若兰淡淡应了一句,转身要走。

“若兰……”范凯很快进入了状态,恳切的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我已经知道错了!今天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嗯……”周若兰无所谓的笑了笑,“那我原谅你了,还有事吗?我很忙的……”

听闻周若兰说出了“原谅”两字,范凯心里十分振奋,他压着兴奋之情,继续做出一副悔恨的样子,“若兰,你真是太好了,我到今天才知道,我错的多么的离谱,我真的很后悔,真的……”

“嗯……你很后悔,”周若兰皱了皱眉头,“我知道了,你说一遍就行了,我很忙,再见!”

“等等!”范凯一把拉住周若兰的胳膊,声泪俱下,“若兰,我打算回头了!我想弥补我的错误,弥补我亏欠你的一切!我们和好吧!”

周若兰身子一震,不是被感动的,而是被雷到了,她真的很想爆粗口,我草,你这个男人真特么的太不要脸了!若不是在学校里她要注意形象,她绝对会脱下高跟鞋,狠狠的砸在范凯的脸上,然后再啐上几口。

周若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厌恶的看着范凯,“你给我放手!否则我喊保安了!”

范凯不情不愿的松开手,继续说道:“若兰,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会用真心爱你的!想想咱们以前的美好时光,想想咱们一起踏青,一起看电影,一起……”

周若兰忽然有一种被恶心到的感觉,她甚至觉得再多听一秒就会呕吐了,于是她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范凯看着她那被紧身制服包裹出的妙曼背影,心一横,把拐杖一丢,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嘶力竭的喊道:“若兰!我还是爱你的呀!求你原谅我好吗?”

这一声嘶吼,终于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个邋遢的男人,还有被称为“女神”的周若兰,这两人的组合,立刻引起了好事者的围观。

仰慕周若兰的男生们时刻准备动手收拾这个胆敢亵渎女神的男子,而嫉妒周若兰的一些老师,则等着看周若兰的笑话。

周若兰无奈的转过身,皱眉道:“范凯,你听好了,我和你早就没关系了!你走吧,别在这胡闹!”

见周若兰又要走,范凯一咬牙,摸出了一把水果刀,他把锋利的刀锋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喊道:“若兰!咱们重新开始吧!我是真心的!我可以用生命来证明!”

“你……你快把刀放下!”周若兰有点慌了,喊道,“快来人呀!把他的刀拿下来!”

眼看周围有人要上来夺刀,范凯大喊道,“别过来!你们过来我就抹脖子!反正失去了若兰我也活不下去了!”

随后,他又声泪俱下的喊道:“若兰,原谅我吧,咱们破镜重圆,我发誓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也只能依靠你了!咱们重新开始吧……”

周若兰想拂袖而去,但是又担心范凯真做出什么事来。此刻,周围也传来了一些议论声,因为有人已经认出这正是周若兰的前男友范凯,一个平日里就很嫉妒周若兰的女同事开始阴阳怪气的说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看人不要有偏见”的风凉话了。

见周若兰露出焦急的神色,范凯觉得胜利在望了,他捡起拐杖,站起身,一步步朝周若兰走去,“若兰,我是真心的!咱们破镜重圆吧……”

这时,人群里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范凯,你要是真心的话,就抹脖子证明吧!”

听到这个声音,周若兰立刻松了一口气,心中大定,而范凯则腿一软,吓的差点跪下……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