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海汉军占领马尼拉城之后,这里的西班牙移民为今后生计考虑,大多会想方设法逃离海汉控制区,比如向北逃往巴石河北岸的内陆平原地区在很多人看来便是一条生路。一些有门路的人,更是会尝试各种渠道找船出海,逃往西班牙在南海地区的其他殖民地。这期间有人想浑水摸鱼,从海汉监管之下雇一艘船实现外逃,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这帮西班牙人怎么能从戒备森严的城里混出去,指挥部这边肯定要查个明白才行。

当然了,众人很快就联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冉天禄在码头上所见到的这些西班牙人并不是从城里出去,而是直接在城外等着冉惠带船到巴石河码头会合。

不过王汤姆对此倒也不急,让冉天禄先起来回话。这事虽然是冉天禄在与对方的接洽中有所疏漏,但也尚未造成什么大的过失,而且发现及时,并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冉天禄本来的身份是安部的人,在之前又立下了大功,军方也不好为了这么点事情就怪罪于他。就算被这帮人劫去了一艘货船,那冉惠拿出来的保证金早就值好几条船了,也谈不上有多大的损失。唯一需要关注的,是船上无辜船员的人身安。

按照在海运部登记的人员编制,这艘隶属于詹氏船行的货船共有包括船长孟戈在内的船员十四人,如果真是弄出了人命,那军方少不了还得给船行那边一些赔偿。至于这艘船会不会趁机逃出去,这个问题却不需海汉将领们太操心。

指挥部这边很快就发出了命令,调了一队骑兵跟随冉天禄去巴石河河岸查封那处仓库,顺便看看能不能来得及截下那艘货船。而另一方面海军也通知停靠在马尼拉港的武装战舰立刻准备出动,只等巴石河岸这边的消息回来,若是船已离开巴石河,便出动海军去追击。那条货船航速不过六七节左右,就算先跑一两个小时也同样会被海军追上,毕竟这马尼拉湾就一个进出口,只要朝那个方向追过去就错不了。

冉天禄当下谢过王汤姆的宽宏大量,心知能不能戴罪立功就看抓不抓得到这批人了,赶紧便带着那队骑兵急急忙忙地出城去了。不过等他到城外能看到巴石河的时候,原本停靠在岸边的那条船已经没了踪影。

冉天禄暗暗叫苦,当下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请那队士兵赶紧搜索附近仓库,看是否能有所发现。很快士兵便从其中一间仓库里发现了被五花大绑的几名汉人,一问之下正是那艘货船上的船员。冉天禄赶紧询问状况,才知道在他走后,码头上的西班牙人便趁着船员不备的时候,制服了其中数人,并以性命相胁,要求船上的船员投降并交出这艘货船的控制权。

之后双方进行了一番短暂的交涉,船长孟戈同意了将船交给对方,以换取船员的安。不过最后那帮人还是裹挟了包括孟戈在内的八人上船,然后拔锚升帆走人。剩下的六名船员便被捆进来丢进了码头上的仓库里,直到冉天禄带人来将他们解救出来。

这倒不是西班牙人心存仁慈,特地放生了六人,而是这船上最少也需要八名水手才能操作,那帮西班牙人又对这船不熟悉,又担心这些水手在船上可以自由活动,他们要一个个地盯着,实在不好操作,便只取了最低限额带走八人,这样既能驾船离开,又能比较稳妥地掌控住船上的局面。至于为什么没有将留下的六名船员灭口,这还得益于冉惠从中说了几句好话,让西班牙人留点余地,以免激怒海汉后屠杀本地西班牙移民作为报复。

大概西班牙人离开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的行藏已经被冉天禄给识破,认为将船员放在仓库里至少也得过一夜才会被发现,而那个时候他们很可能已经趁着夜色悄悄驶出了马尼拉湾,到时候海汉军在海上拦截到他们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

至于这艘船会被挟持去往何处,这六名船员却是毫不知情。冉天禄急得抓耳挠腮,但同行的军官却比他冷静多了,当下就派了一骑回城报信,然后安慰冉天禄不必慌张,这船驶离码头距今还不到一个小时,绝对逃不出海军的追击,冉天禄悬着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一点。

和煦阳光少女宽松毛衣青春写照

海汉军的行动力在这个时代的远东地区毫无疑问是首屈一指,消息由骑兵传回城内,再从指挥部送到马尼拉港候命的战舰上,也还不到一盏茶的工夫。

而王汤姆下令出动去执行追击任务的这艘战舰,正是此次在马尼拉海战中出尽风头的“黑鲨”号新式战舰。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凑巧,今天正好轮到勇士号战备值班,这艘船刚刚完成了海上巡逻回到港口,还没等水手们把跳板搭好,指挥部的命令便来了。船长武森一看这任务内容,自然不会放过这么“轻巧”的立功机会,当即便下令赶紧补充燃煤淡水,所有人员船上待命,准备再次出航。等指挥部的第二道命令一到,武森便下令立刻出发,冉天禄还在北门外惴惴不安的时候,这边“黑鲨”号已经缓缓驶离了海岸。

“黑鲨”号上除了一前一后那两门先进的舰炮之外,船上的蒸汽推进系统和帆索系统也是相关部门的最新技术成果,性能较以前的威严级战舰有所提升,特别是航行提速所需的时间,已经较过去大为缩短,在战场上追击敌船的时候特别好用。至于在海上马力开去追击一艘民船,这对于武森和“黑鲨”号来说都还是第一次。

出航的时候,武森便已经安排人爬上桅杆使用望远镜瞭望海上的情况,虽说“黑鲨”号的性能优异,但眼下暮色将至,如果天黑之前还没找到目标,那就有些麻烦了。

武森在出发前的短暂空隙研究了马尼拉湾的海图,从巴石河河口到马尼拉湾出口处的科雷希多岛拉了一道直线,航程大约是二十多海里。如果对方想的驾船离开马尼拉湾以求脱身,以对方先出发一个小时来计算航程和海上位置,那么朝着这个方向速追击的“黑鲨”号应该很快就能发现对方的踪迹了。

果然正如武森所推测的那样,在离开港口大约半小时之后,桅杆上的瞭望员便已经发现了西边海面上的一片帆影,而这个时间段会出现在这个位置的帆船,大概就只有先前被西班牙人劫走的那艘货船了。

待追得更近一些之后,从望远镜里便已经能够看到那艘船桅杆顶端挂着的“詹”字旗号,正是隶属于詹氏船行的那艘货船。武森当下便不再犹豫,下令做好战斗准备,他出发之前所得到的指令,便是不惜一切代价截下这条船,不过指挥部来的第二道命令中称船上还有八名海汉船员,让他行动的时候稍微小心一些,不要过于莽撞。

武森所理解的“不惜代价”,意思是必要时可以直接击沉这艘货船,但既然船上还有海汉国民,而且上头打了招呼,那大概就得稍微收敛一点了。当然如果对方愿意投降最好,不过看那艘船调整航向加速逃窜的架势,应该是不会主动投降了。

算算航速,武森就不难得出结论,天黑之前这艘船到不了科雷希多岛水域,也不可能脱离“黑鲨”号的追击。事实上从发现这艘船到两船的距离拉近到一海里,也不过才不到一小时罢了。

当两船的距离拉近到两百米左右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暗,武森见对方没有停船投降的打算,他自然也懒得慢慢磨下去,便下令追至与货船平行的位置,然后开炮打尾舵所在的部位。

“黑鲨”号的海战能力已经在之前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此时要在近距离对付一艘货船自然不在话下。武森不需要使用望远镜,便已经能看到那艘船的甲板上一片混乱,很显然西班牙人对如此就被海汉战舰追上来缺乏应对的准备,而他们手里那几支火枪想要对付“黑鲨”号这种铁皮罐头,只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随着“黑鲨”号舰炮的先后开火,货船尾部立刻炸开一片,旋即便开始进水倾覆。船上的人眼见这船尾部慢慢沉入海中,心知已经难以逃脱,只能各自向海中扔出木板、木箱、木桶之类的漂浮物,然后跳海逃生。

“黑鲨”号放缓航速,慢慢靠近货船沉没区域,用竹竿将海面上的幸存者一一拉到船边,再让他们顺着船边放下的软梯爬上甲板。

包括船长孟戈在内的八名船员无一身亡,只有一人在刚才的交战中受了一点轻伤,只需进行包扎便无大碍了。而劫船的这伙人就没那么幸运了,经过清点核对,有两人失踪,想来是刚才轰击船尾的几炮将其掀进了海里,跟着货船一起沉下去了。

那名诱骗冉天禄上当的混血商人冉惠倒是命大,被拉上船的时候毫发无伤,只是受了一点惊吓,跪在甲板上还浑身颤抖不已。这人被拖到船长室,经由孟戈指认之后,武森便命人将其拿下,用镣铐锁了手脚单独收押。这劫船之事,是他从中穿针引线,当然是罪行最大的人,送回港之后要交给指挥部,由将领们定夺他的死活。

那冉惠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安静片刻之后,忽然大声叫道:“小人愿戴罪立功,还望海汉将军给个机会!”

武森冷笑道:“怎么个戴罪立功法?”

冉惠咬牙道:“小人知那西班牙总督的下落,若将军能让小人重获自由身,小人便将此秘密告诉将军。”

武森不动声色地应道:“人都已经落在我手里了,还有什么资格讲条件?赏一顿酷刑,不照样什么都招了!”

冉惠道:“小人受刑肯定会招,但若是拖的时间长了,让敌酋趁机脱逃,那将军岂不是到手的功劳也飞了?”

“这厮倒是生了一张巧嘴,难怪会让骗到了一艘船!”武森对于冉惠开出的条件要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但直接许他一个自由身,武森又没有这么大权限,而且他也担心这家伙是在玩花样,要是自己也跟着上当,那岂不是一天之内就让这家伙得逞了两次。

“先讲出所知的情况,若是真抓着了那人,我自会为求情,至少保性命无虞!”武森决定还是要有所保留,不能一口答应下来。

那冉惠却生怕武森反悔,立刻又确认了一遍,直到武森不耐烦地拍了胸口发誓,他才开口道:“那小人便信了将军,还望将军抓到人之后莫忘了这份承诺……”

“再不说就别说了!”若不是事关重大,武森很想一脚把这家伙踹出去了。

冉惠这才说回正题:“外面绑着那十多个西班牙人中,有个褐发胖子,穿灰衣黑裤,头有点秃,那人便是总督阿拉贡内斯了!”

武森唰地一下站起身来,把冉惠一脚踢翻,然后便出了舱室去甲板上找他所说那人。果然在从海里捞上来的十多名俘虏当中,有一人的外貌便如冉惠所描绘的一般,他上前蹲下身来盘问了几句,那人却只是摇头,似乎听不懂他所说的汉语。

而刚才出发的时候走得急,“黑鲨”号上也没带个翻译,这下大眼瞪小眼,根本就确认不了这人的身份。不过看这人白白胖胖,倒是一副惯于养尊处优的模样,武森又去捏了一下这人手掌,没有摸着老茧,很显然平时也并非体力劳动者,倒真的很有可能便是脱逃中的菲律宾总督了。

但武森何等人物,当下又心生一计,一脚踢在这胖子身上,他顿时吃疼叫了起来,旁边其他俘虏立刻望向这边,武森见这些人首先望向的都是这胖子而非自己,面上多有关切之色,心里便已经对他的身份又多了几分笃定。

标签:

推荐文章